最新文章

论今朝

看了看昨天发表的两篇小文,加在一块也是只有三十多的阅读量,而唯一的一个赞还是我自己点的~~~ 不由得小叹一声,为什么这年 […]

时间太狠

与黄河一直是蛮有缘分的。 这些年里,家中世事变迁,搬了不少次家,跨越了两个省份,却诚然,总是相伴与它左右。 恰似,史铁生 […]

天空

这个学期不想住宿了,办了走读卡。于是,我的时间开始用秒来计算,总是时不时地看一下时间,后来便变成了一种病,想改也改不掉了 […]

奶奶的麻袋

作者:方奇诺 三年前,在我家客厅的一角,总是放着一个麻袋,这是奶奶的。她每天早上都要去爬山,也都要带着这个麻袋。因此,奶 […]

小鸡出壳

鸡蛋分为两种:一种是没受精的,一种是受精的。受精的鸡蛋不同的地方是蛋青里会有一个圆圆的、像气泡一样的东西。 一般来说,受 […]

论父亲节

中国历来是孝道大国,中国人讲孝道就像用筷子吃饭,它已经是中国人几千年间融入到骨子里的东西了。 到了21世纪,在信息高架桥 […]

母亲节

往事如串串风铃,在叮叮咚咚的乐声里,我们成熟了,母亲却变老了。母亲节到了,写下这些文字,愿母亲安康。 以前母亲每次来我家 […]

霸王别姬

他,再一次出征。 她,一如既往,于营帐内忙碌,备好佳肴美酒,待王凯旋。 收拾妥当,她进入内室,着一身素衣翩翩而出,他说喜 […]

驻足思母的小马驹

我已经记不清是那一年的夏天,我和妈妈跟随着赶集的老人进深山老寨找草药,也记不清随同老人的模样,只记得其中一个赶马老人,给 […]

另一个故事

–亲爱的,对不起,原谅我,一直没告诉你,我爱你。。。 叶子跟朋友泰去喝酒,泰跟刚交往不久的女朋友分手了,叶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