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停摆的剧组:制片人每天睁眼就要计算停工损失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5日 11:49:06

  停摆的剧组

  90后演员洪浚嘉,自从年前回到老家过年,至今还在家里晒太阳。他盘了下手头的工作表,总结出4个字,“有出无进”。“《人民的正义》年前刚刚杀青,原计划4月完工、正在拍摄中的《玉昭令》停工了,已经谈好角色、年后要开拍的《雷霆令》延后……”

  北京演员武笑羽参演《危机先生》,戏份原本2月11日就能结束。她在家过完年,1月27日回到成都刚拍了一天,1月28日,剧组停工。为了能随时复工,连同主演黄晓明在内的300多名演职人员,都在酒店原地待命。

  在横店,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清落》最迟不会晚于3月25日杀青;如今,拍摄进行到三分之一,停工。“整个剧组有260-300人,停工后离开了100多人,留下来的人我要管吃管住。”《清落》制片人陈益韬说。

  在桂林,《谢谢让我遇见你》去年12月16日开机,拍了一个多月,1月28日主动停工。制片人刘一说:“从来没发生过这么长时间的停工。2月是没有希望了,最乐观的是3月。”

  有人在微博上做了“待复工剧集”的不完全统计:《大江大河2》《有翡》《青簪行》《谢谢你医生》《亲爱的自己》《亲爱的戎装》《你微笑时很美》《我就是这般女子》《一起深呼吸》《传家》《涩女郎》《危机先生》《小女霓裳》《玉昭令》《雪中悍刀行》《我的小确幸》……

  因为疫情,向来争分夺秒赶进度的影视剧组,时钟骤停。

  2月1日,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和演员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新冠疫情期间停止影视剧拍摄工作的通知》,要求在疫情防控期间,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影视剧组及影视演员,应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暂停影视剧拍摄工作。

  事实上,1月27日,横店影视城就发布了暂停剧组拍摄活动的通知。当时,横店共有20个剧组在拍,11个剧组、6000多人在筹备,包括《传家》《迷局破之深潜》《燃烧大地》《夜凜神探》《清落》等。

  面对骤然停工,陈益韬曾发微博称,要保障剧组人员近200人的餐饮、住宿等日常支出,“一天亏50万元,不知道多久能重新拍摄”。另一位有两部戏在拍摄中的制片人朱文玖也对媒体表示,“我们组总共800多人,每天一睁眼就是100多万元,压力太大了。”

  陈益韬说:“如果3月中下旬能复工,损失大概在100万(元)以内,还能接受,不至于关门倒闭。现在所有演员都接受了无条件延期,不和下一部戏撞档期,各方承担各自的损失。大家都互相理解,不然都没活路。”

  《谢谢让我遇见你》剧组是主动停工的。“我到现在都认为,(主动停工)这个决定非常对。想想有点后怕,每一天都可能出现情况。”刘一说,“家里有做医生的亲戚,1月中旬就提醒我要小心,所以我们剧组很早就戴上了口罩。桂林当时还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想着加班加点能拍完。”

  剧组原定1月24日全员吃顿年夜饭,初一放一天假,接着抓紧开工。然而,当1月23日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刘一和剧组核心成员开了第一次会,决定取消年夜饭,改成包饺子,各自拿回房间吃;不久,桂林出现病例,公共场所也陆续封闭不再接受拍摄,刘一开了第二次会,为了保证大家安全,同时避免整体滞留带来更大的损失,剧组决定停工,并暂时解散。

  大部队解散后,留守桂林的只有制片人、导演、剪辑师等六七人,“库房、服装间都还在,我们留下来看东西,也抱着一线希望能尽快复工”。剧组之前都住在同一个酒店,这家漓江畔的酒店早已不对外营业,只保留了刘一等人的房间。距离酒店200米的一家医院,是此次疫情的定点收治医院。刘一从酒店窗户望出去,能看到医院,进出的人不多,“整个城市都很安静”。

  为了节约时间和成本,剧组把之后的工作提上来做——先剪辑。这几天,刘一的生活特别简单规律:上午不用起特别早,下午和导演、剪辑师一起,看素材、看片子,有时候也捋下剧本,看看还缺哪些戏、哪些戏要改,晚上各自回房间。

  疫情之下,制片人每天睁眼就要计算停工损失,而无戏可演的演员也一样焦虑。

  《危机先生》剧组所住的酒店早已不接待新客人,人员出入都要戴口罩、量体温。酒店只提供早餐,不能堂食,只能打包;午餐和晚餐,剧组不允许大家叫外卖,都是统一做、统一送到房间吃。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