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2019年,他们为人类拓展知识的疆界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26日 14:28:03

原标题:2019年,他们为人类拓展知识的疆界

他们因为科学或科普成果,出现在这份2019年度人物盘点名单中。

其中,有的已成名多年,有的刚崭露头角。其实,能被人看到的成就,不过是多年努力成果的冰山一角。

我们往往只看到他们在实验室的一面。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来路和去程。他们有喜怒哀乐,有没实现的小理想,有小爱好,还有真性情。

“科学家”这个称呼,不是一副统一打造的“面具”——那只是他们众多身份标签中的一个。如果说有什么共性,那就是,科学家精神贯穿他们工作的始终。

说白了,他们也是普通人。在自己的主业上,靠着热爱、坚持、天赋、勤奋和信念做出了成绩。

当然,还有更多可爱的科技工作者,用自己的方式,在自己的岗位上,为人类拓展知识的疆界。

高星: 为人类补全自己的历史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说,自己其实是“误入了这一行”。

当年,他的职业理想是当作家和记者,但高考后被录入了北京大学历史系,专业还是颇为冷门的“考古”。

虽然没实现文学梦,但高星在考古专业,依然是成绩优异的学生。他专注于破译旧石器时代的“无字史”,想知道在漫长的演化史中,人类究竟如何生活。

本科毕业后,他进入中科院,为了学到最先进的考古理念,高星又赴美国做访问学者,后用6年拿下人类学博士学位。

在考古领域耕耘30余年,其团队早已成果累累。他们研究北京人、许昌人、青藏高原上的古人类……2019年,高星团队解开了“人类何时登上青藏高原”这一谜题。该课题组自2011年以来8上青藏高原,找到了具有原生地层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并分析出这一时间大约是4万年前到3万年前。

对考古学者来说,外出考察,不是游山玩水,而是跋山涉水。有时所到之处,人迹罕至。替那些不可能再说话的古人类说话,为人类补全自己的历史,为旧石器研究培养更多的新生力量,这是高星的梦想。

刘琬璐:

凭实力成浙大最年轻研究员

27岁,浙江大学博士生导师、最年轻研究员。

一时间,这个标签让90后姑娘刘琬璐成了公众关注的焦点。

刘琬璐应该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她2013年从浙江大学毕业,6年后归来,变身为导师,带起了比自己小三四岁的博士生,并且有了自己的实验室,组建了自己的团队。

在美国读博期间,她在《科学》《细胞》等高水平期刊发表20余篇论文,论文被引用量达500余次。

刘琬璐研究表观遗传学,科研是让她“止不住想念到失眠的对象”。而与生物学结缘,也和刘琬璐的人生经历有关——2008年,她即将高考,家乡四川遭遇大地震。地震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当年我的很多同学都选择了学医或是学建筑”。

其实,刘琬璐能一回校就成为博导,也与很多学校进行的教师聘用制度改革有关。国内高校与国际接轨,采用预聘—长聘制。年轻人有了更多空间,能更早地独当一面,但也肩负起了更大的责任。

王元卓:

是科学家奶爸也是灵魂画手

很多人都以为,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王元卓是研究天体物理的。2019年春节,他因为手绘《流浪地球》科普图走红。几张浅显易懂的科普画,被《流浪地球》导演郭帆亲自“翻牌”点赞。

但画图的初衷很简单——和普通家长一样,王元卓想让大女儿写一篇《流浪地球》的观后感,但女儿说电影没太看懂。于是王元卓亲自动手,给女儿画图讲解,还出了4道“课后思考题”。

对王元卓来讲,手绘是一种习惯性的表达方式。他曾用100多页的手绘,记录全家人的美好生活。

这是一个科学家的理性,也是一个父亲的感性。王元卓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在忙碌的科研工作之余,陪伴孩子。

而一个父亲的手绘图能够迅速走红,也是因为公众对优质的科普内容,其实有着强烈的需求。

王元卓的画有鲜明对象感,兼具趣味性和科学性,还能考虑到孩子的年龄和知识层次。那些没有能力或条件为孩子手绘的父母,其实在点赞王元卓的同时,大概也希望能找到更多鲜活的方式,让孩子对科学产生更多的好奇。

吴伟仁:

和“天”打交道的平淡人

2019年11月,英国皇家航空学会将2019年度全球唯一的团队金奖颁给了嫦娥四号任务团队。

代表团队领奖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