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宝贝的兔兔(散文)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3日 08:46:21

           

宝贝的兔兔(散文)


                   宝贝的兔兔(散文)


   九月一日,我的大宝贝孙子,欢欢喜喜的走进了小学的课堂,似乎是在喧闹与欢欣中,开启了他的人生之旅。

   踏上征途,自然是要全副武装的。新制作的校服是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一条蓝色的短裤,还系着一条黑白相间的领带。

   当然,最显眼的,是左胸上的校徽。呵呵,这校徽,圆形的,外一圈是金色的底子,配上云一样的花纹,上弧段处写着学校的名字。中间一块绿色的圆,小位小学生托举着一颗星,还有一条大道展现在眼前,似乎就要腾飞了。

   后背上背着的,是新买的书包。书包里除了铅笔盒、水杯,还有新发的书和本子。唯独缺少的,便是宝贝的兔兔了。

嘿嘿,兔兔,可不是真的兔子哟,是一只棉布包裹着棉花的枕头。这兔兔,乃是我那宝贝孙子的相伴之物,尤其是睡觉,那是一刻也不能离开的。

   我这宝贝孙子,小时还是很乖的。还未断奶,妈妈便去上班了。奶奶身体不好,在伺候孙子的问题上,只能做些辅助性的工作。领着孙子疯玩,混时间,甚至带孙子睡觉等实质性的事情,便责无旁贷地落到了我这个爷爷的身上。

我从年轻的时候起,就是个只会上班工作,家里家外什么事情都不会做的人。谁也没想到,当伺候孙子的任务揽下来之后,便什么事情都差不多会做,就连性格都彻底的改变了。

   每天,领着孙子在小区里转悠,在翡翠湖公园的长廊、小径上盘桓。很多熟人见了,都觉着奇怪:“哟,就你,还会带孙子?”

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是令人想不到的。白天与孙子厮混,日子还是好打发的。有一句谚语说:“太阳上墙,娃娃要娘。”真是一点不假,每到傍晚时分,无论在什么地方,玩什么,饿与不饿,小家伙的本能需求,就是要娘。

   此时,小家伙会停止一切正在玩耍的活动。即便,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眼睛却开始东张西望,神情也会在瞬间变得呆滞、木讷,就如同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他那稚嫩的思维似的。最要命的,是晚上睡觉。跟妈妈习惯了,乍和爷爷睡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因为,爷爷身上缺少了他需要的功能,没有了安抚的本质。要想让他安静下来,便在很短的时间内睡着,进入梦香,还真的是很困难哟。

   妈妈先是在网上淘了个塑料奶嘴,让他睡觉时含着。是这小东西打小就精明,还是获得不了实质的需求呢。奶嘴塞到嘴里,只有几秒钟的功效。本来还不哭,当吐出了奶嘴,大概感觉被欺骗了,便哇哇的大哭了起来。没办法,只能抱起来,搂在怀里,拍着,颠着,在房间里转圈。直至他困得忘记了所有的需求,睡着了,才能轻轻的放到床上,让他安静的睡下。

   有一天,妈妈买了个布枕头回来,说让他抱在怀里,可能好些,有助于睡觉。这个小枕头,长长的,圆滚滚的,有两只耳朵,还有个弯弯的小嘴唇,尤其是两只眼睛圆圆的,黑黑的,很是诱人。小家伙第一次看见这个小枕头,先用一只手拽拽耳朵,再伸出双手交错地点着两只眼睛,好像他们早就认识似的,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妈妈说:“这是你的兔兔,是你好好的朋友,以后它就陪你睡觉了。”

   当然,小家伙还很小,听不懂大人的话,也不能理解大人的意愿。但是,兔兔那活泼可爱的形象,还是引诱了他的目光。

从此以后,无论白天、晚上,只要睡觉,就让他抱着兔兔。兔兔在他的怀里,任他抱呀、拍呀、拽呀,好似一切的需求,都在这里获得了满足。睡梦中,小家伙和兔兔成为了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只要是睡觉的时候,就不能没有他的兔兔。

   小家伙会说话的时候,最先说的是:“爸爸、妈妈。”接着,小嘴里冒出来的字,便是:“兔兔。”这兔兔两个字还是连发,一口气说出来的,中间没有停顿。而且,第一个“兔”字发出的是高音,后一个“兔”字说的低音,有些深沉。兔兔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冒出来,就像唱歌似的,很好听哩。这种说法,还定型了,直至今日,依旧是这个说法,一点都没变。

   小家伙三岁那一年,我驾着车,我们一大家子的人,外出作短暂的旅游。出门匆忙,居然忘了携带他的兔兔。车在高速上快速地奔跑着,他也兴奋了好一阵子,终于抵不过瞌睡虫的侵扰,要睡觉了。可是,没有了兔兔,就如同少了摧化剂,没有了温暖的相伴,丢掉了可以依赖的寄托。尽管,被妈妈抱在怀里,拍着,摇着,却都无法代替他的兔兔。

   车一路飞驰,他一路折腾,两三个小时,居然没有睡着。弄得一车人,都不得安宁。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