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全景战争史诗剧《跨过鸭绿江》热播 总编剧余飞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22日 13:57:48

  全景战争史诗剧《跨过鸭绿江》热播,总编剧余飞讲述创作经历
  练好内功,无论怎样都可以起舞

  谁都没想到,电视剧《跨过鸭绿江》在央视首播不久,便以黑马姿态屡破收视率,一骑绝尘,创下近两年央视综合频道晚间黄金档收视率最高纪录。全剧豆瓣评分8.7,知乎评分高达9.0,被誉为“2021首部爆款剧目”。

  近日,电视剧《跨过鸭绿江》的总编剧余飞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讲述了这部剧的创作经历。

  开始时非常紧张

  因为“搭建”的过程太痛苦了

  接到《跨过鸭绿江》的创作任务时,余飞正在为《巡回检察组》的本子收尾。第一次接手这么重大的题材,余飞说,亢奋过后的压力“完全没法形容,是一种将要参加一次战役的心情……就是准备去牺牲自己,豁出去了,抛开一切,就拼吧”。于是,刚一接到任务,他二话不说就离开了家,自己掏钱租了酒店投入前期工作,“我想先熟悉熟悉,把大的方向确定一下”。

  那些日子他主要就是看资料,“采访老兵的口述实录、各种回忆录等等,几乎能找到的资料全都找到了,桌上永远都堆得满满的。”在一个酒店呆得烦了没灵感了,就换酒店。余飞换了五六个酒店,每次都是一箱子一箱子地拉着、背着成堆的资料。

  总编剧除了自己要创作具体内容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是搭起框架、组织内容,还要担当起协调、指导的作用。余飞直言,在前期创作过程中,他的太太王乙涵是自己最重要的搭档和助手。两人在央视领导、编辑和有关方面等诸多力量的共同指导之下,一起完成了前期最难的策划和创作任务。

  到了创作中工作量最大的时候,编剧韩冬加入进来,完成了一多半剧本初稿。后来因为疫情原因拍摄推迟,他们决定主动修改甚至重写剧本,此时需要更强的力量加入,编剧辛志海又参与进来,在韩冬初稿的基础上,几乎重写了三十多集。此外,还有央视聘请的编剧郭光荣老师,在之前完成的剧本基础上对重大人物的戏份作了大量的补充……“最开始的阶段是最紧张的,因为这个搭建的过程太痛苦了。”余飞坦言。

  用上悬疑剧的手法

  效果出人意料

  电视剧《跨过鸭绿江》刚一播出,收视率爆棚。有趣的是,很多年轻人起初不知道这部剧,发现父母长辈们都在看,就跟着看,没想到特别入戏。那么,把主旋律写好看有什么秘诀?余飞总结经验:“首要的就是完全掌握历史中的素材和细节。掌握了大量的资料以后,最重要的是怎么吃透史实。同样的素材,怎么起承转合?怎么编排才能反映抗美援朝的全貌?”他翻来覆去琢磨如何搭好架构,后来采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的时间顺序,每一个该出现的重点战役、重大事件自然而然地按照时间线索排开,“最重要的就是,要在顺序和架构间,发生错落有致的戏剧规律,把这些编排好了,是编剧团队的功力,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说这个剧还挺好看的原因之一。”

  余飞强调,编剧时,在本能地往“好看”的方向努力时,也要在历史的缝隙中寻找一些“可以写意的,但又完全不违背历史真实的具体设计”。他自己就很喜欢一个细节设计:“彭德怀老总刚入朝时,就深入到了敌后,但是他就带了几个人,在到处都是敌人的土地上行走,处境非常危险。我们在这个情节上做了重点发挥:在这一集戏里面,让观众就像看悬疑片一样,感到我们的彭老总好像马上就要陷入危险之中,随时可能和敌人相遇,甚至能看到敌人在追踪他。我方这边又暂时跟彭老总失去联系,毛主席半夜连发三封急电询问,但跟彭老总在一起的人都没有回答,气氛更加令人着急、紧张。”事实上,把悬疑剧的手法运用到剧中,收到了出人意料的效果,许多观众都对这一集印象十分深刻。

  让余飞感到棘手的是,在资料有限的情况下,人物如何能给观众留下更深刻的印象?他想了很多办法表现人物身上的故事性,后来在设计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的情节时,他尝试了虚实结合的方法。“不一定非要在英雄身上做文章。我们设计了汽车兵马金虎去战场上找他,还随身带了一张杨根思在北京时照的照片,想亲手送给他,也给前线的将士带去一份来自北京的鼓舞。但遗憾的是,中间发生了一些曲折,送到的时候杨根思已经壮烈牺牲了,最后没有看到这个照片。这样虚实结合,在真实里面寻找可以想象的空间,既没有在人物身上随便乱虚构,同时使人物有更多可以回味的东西。”

  难忘大学生活

  感觉只要呼吸里面的空气就能成长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