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审视文学中的生态文明与地理书写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3日 17:12:46

  “当代外国文学的生态文明与地理书写”专题研讨会近日在线举行。国内十余所高校及科研院所的与会学者深入探讨了当代外国文学所表征的人与河流、人与地理、人与自然环境等关系,以挖掘文学内蕴的应对环境挑战和生态危机的思考及其涵盖的思想特征。

  与会学者提出,在新时代,我国文学理论研究者要深入研究文学中的生态文明与地理书写,探讨其如何回应时代变迁与孕育新的话语机制。立足人类命运共同体视野,探讨当代外国作家如何重塑人类对自然的认识,推动形成有益的生态价值观,促进当代中国生态文明建设。

  挖掘地理书写中的生态文明思想

  生态文明及地理书写与中国古代“天人合一”的观念不谋而合。心系苍生大地,满载人文情怀,是文学创作者和研究者的时代使命。

  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杨金才表示,当代外国文学的地理书写中隐喻的丰富生态文明思想是值得深入挖掘的领域。

  “文明的发展离不开河流的孕育,比如幼发拉底河之于两河文明、尼罗河之于埃及文明、恒河之于印度文明、黄河之于华夏文明等。”厦门大学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陆建德梳理了世界主要河流与人类的关系,强调了中国传统文化中顺应自然和“天人合一”的理念,对处理人与自然关系具有启示意义。陆建德表示,有些西方学者认为一切江河湖海都是为人类服务的,在这种思想的误导下,人类会走到自然的对立面,对社会发展产生不良影响。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田俊武探讨了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海明威及加里·伯尔森等作家的作品中主人公的成长经历与河流的关系。立足去人类中心主义视角,深刻阐释了河流、海洋与美国国家现代化进程的关联与互动,分析了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的影响。

  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教授金莉表示,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为深刻反思西方社会自工业革命以来产生的“人类中心主义”立场,分析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提供了丰富的研究土壤。

  探讨地理书写被赋予的独特功能

  山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卓探讨了“自然书写”在当代美国本土印第安人的诗歌中被赋予的“叛逆”性格。与美国白人文学家笔下的印第安人都向往皈依自然的刻板印象不同,当代美国印第安诗歌表现了强烈的融入城市生活和现代化进程的冲动。这一貌似“逆”生态文学的书写潮流,恰恰展现了北美印第安人蓬勃的自然生命力和摆脱白人中心主义桎梏、向往美好生活的自由灵魂。

  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罗良功聚焦美国黑人诗人兰斯顿·休斯诗歌中的“反自然”书写,分析了其书写自然的动机与意义。他表示,休斯的诗歌并非真正反自然,而是反对种族主义和白人私有化的“自然”。

  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刘英通过研究美国作家安妮·普鲁的作品后提出,在全球化的语境下,接纳外部世界,与外部世界积极交流,同时立足于地方自身的主体性,对于促进地方的可持续发展大有裨益。

  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守仁表示,探讨生态文明与地理书写在特定族群、特定地域的语境中被赋予的独特功能与属性,为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全新视角,展现了文学空间研究的创造力和发展前景。

  关注文学作品展现的地理空间

  自法国学者贝尔唐·韦斯特法尔提出“地理批评”以来,文学批评界掀起了从空间和地理视角研究文学批评的热潮。与会学者表示,在坚持文学本位的前提下,这一研究热潮打破了传统文学评论研究偏重时间思维的惯性。文学作品中所展现的地理空间和地理景观观照现实,为探索自然保护路径和当代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镜鉴。

  浙江工商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方英通过分析探讨美国学者罗伯特·塔利的地理批评理论,从存在主义、诗学和文学批评三个维度,揭示了空间理论在批评实践中的适用性。

  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陈榕着重分析了美国作家纳撒尼尔·霍桑、夏洛特·吉尔曼、安妮·普鲁等作家笔下的毒花、幽灵树、食人植物等黑暗想象,讨论了颠覆传统植物叙事的哥特式小说叙事传达的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河海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蔡斌探讨了英国小说《纵横交错的世界》独特的后现代叙事策略,分析了作品中“自然”与“非自然”的叙事方式,借助作品中对现代社会人与人关系的描摹与展现,进一步挖掘作品中蕴含的后现代主义哲学内涵。

  河海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张海榕表示,当代外国文学的生态文明与地理书写研究,为长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提供了启示和经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