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迎來“下半場”,網絡文學准備好爬坡過坎了嗎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02日 17:49:26

原標題:迎來“下半場”,網絡文學准備好爬坡過坎了嗎

迎來“下半場”,網絡文學准備好爬坡過坎了嗎

迎來“下半場”,網絡文學准備好爬坡過坎了嗎

迎來“下半場”,網絡文學准備好爬坡過坎了嗎

  【熱點觀察】

  “我們已經被新技術悄悄革命了,網絡作家也可以說是傳統網絡作家了。”網絡作家“月斜舞清”的一番話,令研討現場陷入一片沉寂。

  背靠互聯網,網絡作家怎麼變“傳統”了?很多人迷惑不解。“這不是危言聳聽。”“月斜舞清”說得很篤定。20年前,報紙和電視處於黃金時代,如今的受眾大都通過網絡獲取信息。技術革命導致傳播介質改變,傳播介質改變又造成讀者的分流。“無需二三十年,也許兩三年內網絡文學就會迭代。”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第45次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絡視頻用戶規模達8.5億,佔網民總數的94%。在手機網民經常使用的各類App中,網絡視頻成為僅次於即時通信的第二大應用類型。

  “月斜舞清”呼吁,網絡作家不能隻埋頭寫小說,還應關注世界的變化和技術的革新,“與其被新技術革命,不如我們主動轉型創新”。

  面對新技術的裂變式發展和新文藝形態的層出不窮,在日前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等主辦的全國知名網絡作家研討班上,網絡作家們圍繞網絡創作精品化、網絡文學轉型升級等話題,一邊提出疑問,一邊試圖尋求答案。

面臨短視頻、網絡直播、免費閱讀等多重沖擊

  很長一段時間,傳統文學看不上網絡文學,而網絡文學把傳統文學視為競爭對手。“我們的對手不應該是傳統文學。”在網絡作家“煙斗老哥”看來,網絡文學的對手應該是短視頻以及依托新技術不斷涌現出的娛樂形式和文學形態。“從近幾年的資金流向來看,資本已從網絡文學慢慢轉向短視頻和直播。”

  短視頻時代,文字閱讀的吸引力降低已成為趨勢。晉江文學城總裁劉旭東曾分享過一組數據,2018年網絡文學在各類手機應用中佔用時長7.8%,2019年為7.2%,而到2020年6月,已經減少至4.6%。

  網絡作家“庹政”對此深有體會。“現在網上涌現出很多新的文藝形態,比如短視頻、網絡直播等,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受眾。我們經常開玩笑說,以前的網絡小說都變成傳統網絡小說了。”

  網絡作家“煜素”以前做過網站編輯,養成了愛調查的習慣,在創作的同時也會摸排網絡文學發展狀況。“煜素”問過很多網絡作家,他們都反映近幾年收入不斷下滑,“這裡有短視頻的沖擊,也有很多網站開始推廣免費閱讀模式的因素”。

  閱文集團2019年業績報告顯示,年度付費用戶數為980萬,這一數據在2018年則是1080萬﹔2019年包含付費閱讀等在內的在線業務貢獻營收37.1億元,相較於2018年的38.3億元有所下滑。

  “免費閱讀模式對作家的收入影響很大。三年前,很多網絡作家靠付費閱讀,每個月可以掙到三五萬元,而現在降到了七八千元。”“煜素”說。

  前有“狼”,后有“虎”,網絡作家需要在左奔右突中摸索出一條新路。網絡作家“善水”提出,未來網絡文學還要與文化、文旅、文創深度融合,努力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發展文化創意產業,完善全產業鏈布局。

突破同質化、套路化、粗糙注水等“老大難”問題

  網絡文學自身最大問題是什麼?網絡作家們不約而同地提到一個詞——同質化。

  “跟風很嚴重。”曾是網站編輯的網絡作家“梨花顏”,收到過很多網絡文學投稿。據她觀察,網絡作家尤其是95后和00后網絡作家,特別喜歡模仿,哪本書比較火,大家就蜂擁而上,有的作品模仿部分能達到90%。

  網絡作家“雲淚天雨”也經常思考這個問題。他分析說:“大部分網絡小說創作都是閉門造車,通過看書積累寫作經驗,從書中尋找創作靈感。沒有新鮮的現實素材,隻能在已有題材中打轉轉。”

  網絡文學作品同質化,平台也有責任。網絡作家“長纓”指出,某些網站依靠知名作家創作一些作品,獲得比較好的市場成績。對於大部分不出名的作家,網站編輯就會引導他們創作同類作品,以迎合市場需求。

  除了同質化、套路化問題,網絡文學還存在作品粗糙注水、抄襲侵權,現實題材作品偏少等問題。因此,網絡文學精品化創作迫在眉睫。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