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的北大我的国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0日 13:35:13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北京大学广大师生始终与祖国和人民共命运、与时代和社会同前进,在各条战线上为我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70年,每个北大人都有一段关于北大的记忆,都有自己的北大故事。北大新闻网特联合医学部党委宣传部、深圳研究生院、国际合作部、校友工作办公室、离退休工作部等开设《70年·我的北大故事》专栏。

专栏通过报道70位普通北大人,分享他们印象深刻的、与北大有关的故事,从不同时期、不同侧面、不同角度,记录和反映北大的精神传统、师长风采、校园文化、精神风貌,和读者一起在尘封的记忆里,感触一个更具体更生动的北京大学,进而感受时代的变迁。

需要说明的是,北大有数十万师生校友,我们仅从中选取了70人进行采访。由于时间有限、认知有限,在人物选取上难免有一孔之见,希望读者诸君指正。

新闻网正陆续推出相关报道,敬请关注!

个人简介

董文俊,男, 生于1936年11月2日。1959年考入北京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1965年毕业留校工作,1978年至1985年任经济系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1985年至1993年任经济学院副院长,1993年至1994年任北大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1994年至1998年任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1998年至2009年返聘,负责光华管理学院培训中心和光华管理学院二号楼的筹建工作。

董文俊83岁,今年是他在北大的第60个年头。尽管已经退休多年,他依然保持每周至少一到两天到校园里散散步的习惯。在光华2号楼的咖啡厅与他见面时,不过早上八点,董文俊刚在楼下餐厅吃过早餐。这座他当年负责修建的大楼,经历了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依然整洁美丽,恰如面前的老人,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谈吐之间不见疲态。

“当一个人有能力为大家做点事时,是义不容辞的。”

董文俊1959年入学,1965年大学毕业,期间曾因感染肺结核休学一年。据他回忆,当时大学生有国家发放的助学金,北大是十五块五一个月,而伙食费只要十二块五,这大大缓解了贫困学子的生活压力。毕业时,由于在校期间表现出色,董文俊获得了仅有的两个留校名额之一。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兼具贫下中农出身和受过“资产阶级大染缸”熏染的北京大学教师两种身份的董文俊,在当时作为改造对象,和北大清华的其他教师一起,被下放到了鄱阳湖边的鲤鱼洲农场,每日从事农活和堤坝维护工作。当时按照连队编制,经济系一排分为三个班,董文俊担任一班班长的职务,这也成为他此后近50年管理岗位的开端。

不久后,董文俊被调到连队食堂担任司务长。当时的农活很累,但伙食营养却跟不上。不过这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出于“思想改造”的需要,大家普遍意见很大。董文俊上任后,发挥实事求是的作风,对大家的实际工作强度和伙食需要做了充分了解,最终决定利用鄱阳湖丰美的动植物资源养猪、腌咸鸭蛋,给农场员工们改善伙食。没想到,原以为会遭受批评的一系列举动反而收获了全连上下的一致欢迎,他的后勤工作也就越做越红火。

其实,董文俊敢于冒险“破例”,并非没有原因。

1959年,22岁的董文俊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作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才,他收到了母校留校任教的邀请。考虑到母亲拉扯着兄弟姐妹七人的艰难,再加上年纪已经不小,董文俊同意了学校的安排,但身边的同学纷纷为他惋惜。不久后,他陪好友参加志愿填报辅导。前面的介绍都很平淡,但语文老师介绍到北大时语调却突然提高,“北大有多大?绕起来有公交车六站路那么大!”董文俊极大地被震撼到了,“要是能到北大这样的学校上学,也就不枉这辈子了!”但是已经答应学校留校了,怎么办?了解到董文俊的想法后,主管学生工作的校长非常体谅他的心情,“看来你的大学梦终究是要圆的。这样吧,既然你有这个梦,你就报北大。要是考上了,就去北大学习;考不上,你就回来教书,将来还可以去北大进修。”于是,董文俊只填报了一个志愿——北京大学。那年,他成为天津市十三中唯一一个考上北大的学生。

我的北大我的国

董文俊夫妇探望中学校长

回忆起来,董文俊深情地说:“我失学后又能重新进入小学大门靠的是新中国成立;我从小学考到北大的每一步,一路靠的都是国家的助学金和奖学金支持,以及家人、社会、老师们的帮助。所以我就有个心愿,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要为大家做点事,也算不辜负国家和社会对我的帮助。”

“当老师除了教书,还要考虑怎么为学生圆梦,这是老师的神圣职责。”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