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追问文学史研究的意义:走进历史的必由之路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21日 20:59:47

什么是阶层?其实就是人在社会中的不同地位。不同阶层自有不同的文化需求,因而也就有不同的文学形态。其实,这已经进入了社会学的观察范围,即研究一个社会 的结构性变化。所谓社会的结构性变化,就是各种社会角色和社会地位之间的比例关系变化,社会互动关系形态变化,以及规范和调节各种社会互动关系的价值观念 变化。宏观上,对整个社会影响极大的结构性变化,包括人口结构、家庭结构、城乡结构、区域结构、所有制结构、就业结构、职业结构、阶级阶层结构、组织结 构、利益关系结构以及社会价值观念结构等11种重要结构的深刻变化。理论上,可以把这11种结构分为5组:1.社会基础结构,包括人口结构和家庭结 构;2.社会空间结构,包括城乡结构和区域结构;3.积极社会活动结构,包括就业结构、职业结构和组织结构;4.社会关系结构,包括所有制结构、阶级阶层 结构和利益关系结构;5.社会规范结构,也就是社会价值观念结构。社会阶层发生重大变化,不再是过去的两分法,而是变成了若干个阶层,就这涉及非常重大的 理论问题。

我们的文学史长期以来只关注一个阶层,即所谓的精英文化。虽然不用这个词,但实际所叙述的主要是这个阶层的文学。事实上,文学发展是多样性的,不可能只有一 个阅读群体。例如我们关注曹植,阅读和介绍的,无外乎像《赠白马王彪》、《送应氏》这样的作品。如果我们开放视野,可以看到在曹植创作中,还有另外一些作 品,譬如《鹞雀赋》、《骷髅赋》、《令禽恶鸟论》等,文学史似乎从未关注,这些作品很怪异。近年,江苏连云港地区一座汉墓出土了一篇《神乌赋》竹简,作品 叙写了一对公鸟和母鸟的对话,用鸟语说的又都近于传统儒家的话语。这使我们想起了汉乐府中的《枯鱼过河泣》、《战城南》等,或借用动物的语言,或通过人与 禽鸟的对话等方式来表达人的感情。而这,正是当时下层文学的一个特点。显然,曹植的创作,多少也反映了下层文化的某些特点。

《三国志》记载,曹植为了见当时著名的小说家邯郸淳,要焚香沐浴,赤膊上身,与其彻夜“诵小说家七千言”。从一个“诵”字看,这里所说的“小说”应当不是案头 小说,而是带有一定表演性的作品,可能就是民间作品。曹植怎么会对下层文学这么感兴趣呢?我们知道,曹操有25个儿子,曹彰、曹丕、曹植都是卞太后所生。 卞太后原本是“倡优”出身,来自社会底层。这样的生活背景对于曹植不可能没有影响。锺嵘《诗品》评价曹植是“骨气奇高,词采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 所谓的“情兼雅怨,体被文质”,就是有俗有雅的东西。雅,自然是上层的特征,而怨,则代表了下层的情绪。《文心雕龙·时序》篇说建安文学“风衰俗怨。”俗 与怨相联系,可见两者的关系。

我们的文学史在写到建安文学时,总是这样说:建安文学为什么感人呢?一是它描写了时代的离乱,二是它展示了知识分子建功立业的情怀。其实,中国历史上真正统一时间并不多,多数是处在一种战乱的状态,那为什么只有建安文学描写战乱就感人?还有,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文学事业就是立言的事业。因此,这两个结论远远不能用来概括建安文学的成就。我觉得,建安文学所以感人,主要还是因为这个时代的作家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文学形式反映了社会底层的心声。也就 是说,当时的精英阶层和下层民众对文学的理解和欣赏确已达到高度的默契。

这就需要我们走近历史,真正了解作家的生存环境,了解一个时代的社会状况。一个人的生存状态如何,一个社会的经济状况如何,直接影响到一个作家的思想感情。

文学史研究的基本途径

不论是社会阶层研究,还是物质环境研究,终究与文学史研究尚有距离。面对着我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我们该如何整理文学史的文献资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 们都知道,说有易,说无难。钱穆曾经认为《老子》这部书不可能成于先秦,顶多成于汉初。但上个世纪70年代在长沙马王堆汉墓中就出现了《老子》帛 书;1998年,在湖北郭店竹简也有《老子》。由此来看,钱穆的观点就站不住脚了。梁启超在《中国历史研究法》中提出十二条辨伪的方法。比如说,这本书在 目录上从来没著录过,也从未有人提及,后来突然冒出来,甚至加入很多后世的材料等,这书一定是伪书,如此等等。今天来看,这十二条所谓铁门限,条条都可以 提出相反的证据,因此,也是靠不住的。中国古书的流传很特别,往往经过了一代又一代的传抄和改造,这就涉及了一个问题:众多的文学史现象说明,根据现有的 资料,对某些作品硬性做时代的界定,往往容易顾此失彼,很难周全。可见,研究文学史,应该有一种通达的观点:首先要还原历史,进入历史,同时还要走出历 史,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看待历史的发展。

走近历史,文献学是一条必由之路。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