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网络文学对当代文学的积极意义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21日 20:59:40

  总体上说,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展现了中国社会正在崛起的群体力量,相对于日本的动漫、韩国的游戏,网络文学是中国式的表述方式。东方世界的这三种新的文化形态都有着自己深厚的民族文化土壤。

  网络文学的民间性类似于中国历史上的口传文学。中国人喜欢讲故事,喜欢听故事。我记得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偶尔还到书场去听说书、扬州评话。这种民间的文化传播方式形成了中国丰富的文化土壤。与西方的精英化方式不同,在中国,乡野的甚至是粗陋的文学,正是滋养伟大文学的摇篮。中国古代的历代战争和王朝更替,对于民间文化来说,好比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俗话说:“皇帝万万岁,小民天天醉,你谈你的庙堂之事,我说我的红男绿女。”但是这个土壤在20世纪实行整齐划一的乡级、村级管理制度之后,逐渐盐碱化了,丧失了活力。当然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只说了其中的一面。我想说的是,在中断了几十年之后,网络文学创造了一个虚拟的民间文化现场,这给中国文学的未来带来了希望。另一方面,在传统文学群落式微的今天,网络小说作者借助网络空间的零距离,使不同区域的作者形成了新的文学群落。

  网络文学的发展具有积极意义,针对它对当代文学发展所起到的推动作用,我有一个简单的总结:

  第一,网络文学解放了文学的虚拟性。虚拟性既是网络的特征,同时也是文学的特质之一。我们可以发现,由多种信息交汇的网络呈现出一个全新的隐喻世界,它为艺术想象提供了特殊的支点。互联网在传统的文学艺术与真实的世界之间构建起一个仿真的世界,它既大大地满足了人们企图通过想象扩展自己现实世界的欲望,又以其比传统传媒艺术更加可感的特性,满足了人们潜意识中“梦想成真”的意愿。

  比如在2000年走红网络的修真玄幻小说《 缥缈之旅 》开头的情节就是:主人公李强在现实生活中遭遇事业和爱情的双重打击后而误入修真界,由此开始了他在修真界所向披靡的“缥缈之旅”。李强这个人物在虚拟环境中十分强大,但并非超人,他时常油腔滑调地轻松搞笑,强敌当前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无论师尊、朋友,还是敌人,都拿他赖皮的本事无可奈何,但他运气却超乎想象地好。这些特征投射了日常生活中消解困境、逃避压力的行为模式,消解了英雄一本正经、高高在上的威严带来的距离感和压抑感,李强的形象符合当代青年融合传统和现代的审美期待,满足读者超脱现实困境、寄托自由精神的向往,从而带来感官愉悦。文学的虚拟性在网络上得到了极大的释放。

  在谈到小说真实性的时候,常常有人指责网络小说天马行空,胡编乱造,缺少真实性。我很赞同吴义勤的一个观点,就是小说的真实性应该有一个参照系。我们拿什么做网络小说的参照系呢?过去,传统文学讲典型性、典型人物,往往对应现实世界,而对于网络小说我们就应该转换视角。我们考察网络小说的真实性,应该充分考虑它的虚拟性。可以这样说:一部小说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其中的人物、环境和事件,是自成一体的;如果你把其中的一部分抽出来,它可能就是荒唐的、不真实的,但它在里面就是真实的。

  第二,网络文学转换了文学的表达机制。有人认为网络文学解构了文学的严肃性,我认为这样描述不准确。实际上,可以理解为游戏精神在网络文学中发挥了积极意义。网络小说《

  悟空传 》是这方面的实例。这部小说的写作灵感源于古典名著《

  西游记 》和现代港片《 大话西游 》。作者借用了前者的人物关系、渊源,提取了后者的叙事方式、语言,以古代西游人物演绎现代西游情节,表现了现代人的思维模式和观念。以《

  悟空传 》为题具有两重含义:第一可以解释为“关于孙悟空的传记”;第二是概括了作品的思想内涵,即“感悟虚空”。这无疑和时代精神密切相关。《

  悟空传 》将原著人物形象作了很好的时空转换,让古典名著里一心朝佛的取经师徒脱胎换骨,变成了有爱有恨有欲有求有苦有痛的“人”,巧妙地诠释了现代人的精神世界,用冷冷的幽默勾得我们笑、深思、被感动。一篇网上评论说:“我们生活在没有英雄的时代,一切神佛都被我们打破了。所以只有我们这一代会对这一作品流泪。”正是由于现实意义与神话背景的完美结合,网络世界的“虚拟真实”与作品的精神诉求相得益彰,才使这部作品的文学表达机制产生了有效转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