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網絡文學迅速發展已成中國當代文學不可或缺的存在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07日 13:06:37

原標題:網絡文學迅速發展 已成中國當代文學不可或缺的存在

網絡文學何以進了文學研究“國家隊”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

日前,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網絡文學研究室在京成立,標志著網絡文學學科建設邁出一大步。

“適逢其時。”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白燁稱贊,“以前大部分網絡文學研究是個人化的,不成系統,不成建制。而研究室的成立,意味著網絡文學研究進入了國家學術機構的視野,相信今后會有很多新氣象。”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圍繞舉旗幟、聚民心、育新人、興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務,促進滿足人民文化需求和增強人民精神力量相統一,推進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建設。

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在編制該所“十四五”發展規劃時,專門提到要擔當起推動網絡文學學科發展、加強監督管理、營造良好生態環境、促成跨學科跨項目聯動等任務,繼往開來、守正創新。

“網絡文學研究室的成立,符合當下文學學科發展的現實需要,也是網絡文學學科建設史上的一個大事件,更是推進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建設的應有之義。”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所長劉躍進感慨,研究室將推出一批優秀成果,努力成為國家層面在網絡文學發展和管理方面的重要學術參考,助推網絡文學繁榮健康發展。

網絡文學已成為中國當代文學不可或缺的存在

聽到網絡文學研究室成立,安徽大學教授周志雄為之一振。十幾年前,他剛研究網絡文學時,有人譏笑他“不務正業”。后來,隨著網絡文學不斷壯大,人們也改變了看法。“現在很多人跟我說,你選擇了一個好方向。”周志雄說。

20多年來,網絡文學異軍突起、迅速發展,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學的組成部分和中國當代文學不可或缺的存在。有評論認為網絡文學的崛起是新時期以來“當代文學的第二次起航”“跨世紀的大轉折”“中國文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4.55億,較2018年年底增長2253萬,佔網民整體的53.2%﹔手機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4.35億,較2018年年底增長2527萬,佔手機網民的51.4%。

“實踐証明,網絡文學在傳統的當代文學體制之外鍛造了另一種類型的主流文學,不但在中國社會,尤其是青年群體精神生活中佔據了重要位置,還超越了研究界慣常所理解的‘文學’范疇,深入到當代社會文化各個層面,成為一種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文學現象。”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副所長丁國旗說。

伴隨著網絡文學的發展壯大,網絡文學評論研究也得到切實重視,評論隊伍繼續壯大,研究陣地持續擴充。北京大學、安徽大學、山東大學等高校紛紛成立網絡文學研究中心,國家社會科學研究基金、教育部等也將重點課題給予網絡文學研究項目。

“在我看來,網絡文學研究是需要單獨成立學科的。即使不單列,也應該是當代文學學科中的主體內容。”北京大學網絡文學研究中心主任邵燕君告訴記者,北京大學成立了網絡文學研究中心這個虛體機構,雖然可以授課招生,但不是一個單獨的教研室,在學科建制等方面較難有大的突破。

網絡作家齊橙也深有感觸:“網絡文學很早就進入了學術場,很多高校也成立了網絡文學研究機構,但是網絡文學研究整體偏弱,甚至在不少人眼裡,網絡文學研究仍然是另類,這顯然跟網絡文學的發展實際不匹配。它需要有一個權威的研究機構去帶動和引領。”

發展網絡文學是國家文化發展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2014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就提到“網絡作家”,“網絡作家、簽約作家、自由撰稿人、獨立制片人、獨立演員歌手、自由美術工作者等新的文藝群體十分活躍”,並要求“擴大工作覆蓋面,延伸聯系手臂,用全新的眼光看待他們,用全新的政策和方法團結、吸引他們,引導他們成為繁榮社會主義文藝的有生力量”。

2015年10月,《中共中央關於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的意見》發布,專門提出要“大力發展網絡文藝”,“推動網絡文學、網絡音樂、網絡劇、微電影、網絡演出、網絡動漫等新興文藝類型繁榮有序發展”。發展網絡文學已成為國家文化發展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南大學教授歐陽友權指出,在自媒體發達、網絡輿情復雜的新形勢下,網絡文學不僅是一個“網絡”抑或“文學”問題,更關系我們國家的社會意識形態和主流價值觀建設,關系國家文化戰略、網絡話語權和新媒體陣地管理,關系大眾文化消費、國民閱讀和青少年成長,甚至關系文化軟實力打造和國家形象傳播等一系列重大問題,與當今時代的文學風尚、文化引領和價值導向密切相關。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