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寻找妈妈的故事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14:13:35

    

 

 

    天华,在我们这个盆地边缘的丘陵小县也著称为“小西藏”,人们把它视为艰苦和贫瘠的代名词。但我却常听妈妈讲她在天华工作的故事,所以,一直期待走进天华去寻找。

终于,在丙申年春暖花开之际,作协文友相约,驱车进入了那片向往已久的神秘山区。水泥路面的乡村公路,弯弯拐拐,穿行在起伏连绵的丛林,上坡连着下坡,坐在越野车里,也必须牢牢抓紧拉环。

司机兼导游小曾是当地人,他告诉我们:这条水泥路是近年镇上修高铁站才开通的,之前的小马路更窄、更弯、更陡、更险,再之前,就只有人们用双脚走出来的崎岖山路。

难怪妈妈说,64年前,他们从县城到天华,足足走了一整天。

那年初春,妈妈和她师范学校的3个同学,接到县政府教育科的通知,到天华建立学校,同时,宣传政府工作。

在哪激情燃烧的年代,20岁刚出头的他们已经历经了改天换地的解放运动、流血牺牲的征粮剿匪和当家作主的土地改革。他们像战士,打起背包就出发,从县城到区政府报道,由区文教带路走进山区。

在哪茂密的树林里,越走,路越险,很多地方根本就没有路,只能一步一步地踩着有石块或者是有脚印的地方前行,上坡是抓住树枝攀爬,下坎是拽着藤蔓梭滑,说是10多里路,却走了大半天,到达山顶目的地,已是暮色苍茫。

校长带着四五个当地的教师迎接他们,指着那两间破旧的土墙瓦房说:这就是我们的学校。

4位县上去的同学,分别担任教导主任和大队辅导员,他们带去了上级的指示:面向农民,立即开学。

青春盎然的教师们,次日就开始工作,他们分别到每一户山民家中去劝学,方圆10多里,一户不漏,很快,就登记招收到60多名学生。

他们动员了所有的老百姓,自己动手修学校。男人们采石头、夯土墙,老人们划篾条,编箢篼,女人们挖土、挑泥巴上墙。一边干活,还一边教大家唱南泥湾。山民们高兴地说:这山里面还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呢。

一栋两层楼的土墙瓦房子,在热火朝天中拔地而起,6间教室,两间办公室兼宿舍,桌凳全是用石板和树桩做成。1-6年级6个班,每个班八九个、十多个学生不等,学生的年龄从六七岁到20多岁,有童养媳“姐姐”背到学校来读书的大丈夫,有带着自己的奶娃来上学的小夫妻,不少学生比老师的年龄还大。

在喜庆的鞭炮声中,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升起在学校房顶,开课了,寂静的山区有了琅琅读书声,年轻的教师们用自己的青春热血,在这片原始的山林撒播文化的种子,把外面的世界带到这片封闭的天地。

课堂上,他们是教书育人的老师,放学后,他们就是政府的干部。几乎每天晚上,都是打起火把,挨家挨户做家访,向学生家长宣传农业合作社,宣传秋征、农税、统购统销,乡亲们的家长里短,婚姻矛盾等等等等,他们都得管。

在他们的引导下,不少农民积极分子,从学校走出来,在后来成立的乡政府及农业合作社中,成为建国后的首批农村基层干部;还有些学生走出大山,考上了县城的学校。

次年秋天,妈妈接到新的工作任务,匆匆离开了那片日夜奋战了500多天的山区,一别就是60多年。

今天,我来到这片丛林,踩着早已荒废的山间小径,拔开没膝的荆棘杂草,寻寻觅觅,想找到妈妈他们当年留在这里的青春脚印。爬上山顶,鸟瞰群峰,侧耳倾听,想听到密林深处飞出琅琅书声。

可是,岁月无情。地震,崩裂了山顶的巨石;泥石流,冲垮了衰老的山体,当年妈妈他们修建的学校早已没有了一点点痕迹。

但是,人间有情。导游告诉我,曾经听爷爷说过:他们的老师,都是干部,教他们认字,还教他们当家作主人。山下的校长告诉我:山上的村小虽几经拆并,但它永远是我们学校坚固的奠基石。

我很欣慰,妈妈他们当年辛勤栽种在这片山林里的故事还在,虽然能寻找到的只是些淡淡的碎片,但它却镶刻在这连绵群峰的骨子里,珍藏在这参天大树的年轮里。阵阵山风吹拂,新学校旗杆上的国旗猎猎招展,仿佛是在向人们讲述它见证过的山上的老故事。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