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蜗牛的自择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09:49:15

蜗牛的自择

                  蜗牛的自择  (散文)

盛夏,是蜗牛活动最为洒脱的时节。
      在一个夏雨飘斜的早晨,我持伞阔步于重复了十余年的林荫小路,这路直通澄海区一遥控玩具厂,也是我日常上班工作的地方。当我急匆匆地走至小路的中段时,突然留意路两边旁树干上和花草的叶片间,被雨水洗得干干净净的路上,还有那被雨水侵得湿漉漉的泥土里都爬上了蜗牛。它们一个个若有所思地在各自的地盘范围内不停地忙碌着,乳白色的躯体从不同颜色的躯壳里伸出,头部那两个触角一会儿齐伸;又一会儿齐缩;再一会儿一只伸一只缩,好像探雷器似里,在空气里左左右右地试探着前进的路途。
       在这美好的夏雨里,蜗牛在其纷纭世界里,各自放荡不羁、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各奔前程.......
       第二天早晨,天气无雨转阴我又走上了我的那条上班小路。有意看眼,那昨天雨中竞相自择东西的蜗们。爬上树干的多数就又回到地面了,只有少数爬得更高向树顶爬去。爬上叶片的还是一动不动地,吸食在叶的背面安心啄食。爬进路上的多数被车轮碾压碎掉了,少数又回到了原处。爬在泥土里的多数还在不停的蠢蠢欲动左
右觅食,少数又步入其它蜗牛昨日里的后尘。爬上厂院墙的多数尾部在墙壁上拉扯一路,弯弯曲曲的乳白色的透明液,又返回到墙脚的泥缝里。
       第三天早晨天气晴朗,我又来到每天重复走过的上班路上,刻意地去看那昨日阴天里的蜗牛们。爬至树顶的已钻进了枝叶间,由参天大树的遮挡,子孙后代就随枝叶的茂盛而茂盛了;爬至花叶间的已吸附在花瓣下,由红花绿叶的装扮,子孙后代随花叶的凋谢而凋谢了;爬至高墙上的已晾晒于墙面上,由石灰砖墙的坚毅;子孙后代随墙壁的风干而风干了。而只有爬回到泥土中的蜗牛,群居群生攝取着大地的精华,随大地的枯竭而枯竭······
        在茫茫的蜗牛世界里,蜗牛为了更好的生存和安逸的繁衍就在美好的雨季里,各自择路奔波追求优质环境——沃土,去奋斗、去努力、去生活。     
        走进厂后我在沉思:蜗牛离开自己生育的沃土,到树上、路上、石上、墙上......去寻找靠山和安逸,风雨过后就将会死掉的;那么,远离人群的人心,常沉沦于唯我、自我、利我惠我......去寻找生活和工作,当时光从万物生灵中匆匆飞逝而过后,将会是个怎样的结果呢?


乔本占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  写于乔湾村

蜗牛的自择

上一篇:与书香牵手漫步

下一篇:骗人的童话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