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故乡的“粽子”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14:13:44

 

 

 

故乡的“粽子”

文/柳学斌

日子转眼到了盛夏,热气尚未充斥整个季节,但是真正的夏天就快要来了。城市里到处绿荫覆盖,也是沙枣花开的正盛的时候,阵阵幽香表明离端午节不远了,念家的思绪一下子飘回到了千里之外的故乡。

由于故乡处在河西走廊的中部,历朝历代受到多元文化的影响,在端午节,故乡的人们不吃粽子,而是极其喜爱一种名叫油饼子卷糕的食物,每到端午节就会想起这种美味以及逐渐衰老的母亲的容颜。

油饼子卷糕是庄户人家端午节那天特有的食品。孩子们总说是他从柳林里砍来柳枝插在门楣上的那一刻开始的。可女娃娃却说端午节是五彩线缠上她胳膊的那一刻开始的。端午节是心细如发、勤劳操持一家人吃喝穿戴的母亲思谋如何做油饼子卷糕的那一刻开始的。

端午节处在六月初,尚不是农忙的时候,所以有时间去准备做糕的食材。离端午节还有十多天,集市商铺、村头小店,挤满了做油饼子卷糕的佐料。做糕用的糯米和杂拌儿——红糖、葡萄干、红枣、蕨蔴等,都探头探脑地张着眼睛打量着进进出出的人们,每到这个时候母亲总会邀几个要好的姐妹出去置办做油饼子卷糕的物品。隔年的、枣是不要的;红糖必须是干净的;葡萄干一定是整爽的、大个的,还有那糯米……她们总会走过好几家商铺,最后才确定买谁家的红糖,谁家的糯米,谁家的枣。

端午节一大早,母亲便开始倾心演绎自己心中的油饼子卷糕。

母亲将糯米和大米盛在一个盆子里,撒上红糖,放上红枣、葡萄干。放在笼蒸上,大约半个小时就蒸好了,然后轻轻地、柔柔地、均匀地把糯米、大米、红枣、葡萄干均匀的搅拌在一起,这是对一家人生活的挚爱渴盼、对家人疼爱关怀的最好体现。接着母亲将孩童拳头般大小的面剂子擀成圆圆的、薄薄的面饼从油锅里炸出来。只有铁锅里炸出的油饼子才金黄清亮,但也容易焦。母亲一边在案板上擀着面饼,一边照看着油锅。汗水从额头渗出,浇灌她心头的甜蜜;油烟和着糕香从发梢里渗进她的身体,滋润着她甜美的心灵。油饼子炸完,笼蒸里的糯米糕早已等不及了。母亲盛一块糯米糕放在油饼子里,然后合上油饼子——此时,真正的、真宗的、孩子们企盼的、油饼子卷糕正式亮相于普通百姓家中。我常常想起,雪白的糯米上撒上红红火火的枣子,难道不正是普通百姓平淡如水的生活在他们双手的劳作下变得多彩而更具滋味地倾心演绎吗?

穿着富贵的清亮的金黄中带焦的新衣服、挺着大肚皮从母亲的手中走了出来。纯正的清油的香和着糯米糕的甜,那么深刻地渗进农家人的心田,清晰地在小院里飘荡,在乡村的天空飞升,变成一朵七彩的云,悠远悠远的溢散在记忆中。

这些年在外求学每到端阳节总是错过这样一份美味,如今又在外地工作,有时候回去,母亲总会做出拿手的好饭来弥补我饥饿的思念,但是离开故乡的刹那内心总会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情绪。仿佛在思念着什么,也许这就是远方游子的乡愁!                                                                                                    

上一篇:槐花开时入梦来

下一篇:黑白电视机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