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追觅 乡 韵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14:19:53

 

 

 

       每到清明、端午、中秋、春节这些传统民族节日的时候,心里总是充满期待,因为不仅又能回到别离多时的家人身边,还可以参与那些流传久远、沁润乡土人情、代表传统礼教、教人成熟长大的民俗活动。或许从小家庭的培养和灌输,在我的意识里很早的时候变产生了对传统文化和习俗以及家族观念的认知,这也促使我每到佳节便想方设法回到老家。
       离开家乡,来到城市,故乡和过节也总是在记忆中经常浮现。记得小时候,逢年过节总会有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活动,让人早早便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每当节日来临的时候,我们总是兴高采烈、喜气洋洋,跟在长辈左右按照祖辈相传的规矩一起参与。
      清明时节,万物回春,斜风细雨。在微弱的南风吹佛下,山野慢慢褪去了萧瑟的外衣,封冻的小溪和大湖开始融化了,向阳坡里的小草露出了新芽,树梢上的花苞也即将睁开惺忪的睡眼,农人们已经开始了春耕,山坳里呵牛声此起彼伏,一副早春耕作图景。大人们会提前准备好祭祀祖先的各类祭品,清明当天早晨选择吉时合族老幼的男丁开始赶往散布在四处的黄土坟地。插起挂纸、摆起祭品、烧起纸钱,一缕缕青烟寄托着生者对于逝者的哀思飘向了泛青的冬麦地。
        端午佳节,阴阳涨平,天气日暖。六盘高原腹地气温低凉,虽是初夏却依旧山花烂漫,草长莺飞。端午清早,我总会跟着爷爷去折柳梢,捧回来一大把冰冷的柳梢插在门楣窗台。妈妈会给我们带上五彩绳、别上艾叶,祈求健康平安。听爷爷说他们小的时候每到端午黎明还要去登高山,因为没有灯火只能拽着牛尾巴爬到高高山。小时候的我对那样的经历充满了憧憬,也明白了为什么每个山头都矗立着一座高高山。农历五月,尚不是最农忙的时候,端午将近,村里便早早开始排练试演,准备搭台唱戏。和鲁迅先生在《社戏》中描写的一样,孩童的记忆总是最美好的,大人们挤在一起讨论着看过上百遍的秦腔剧目,评论着每个演员的演技和唱腔。而我们却哄闹着从人群中间挤进挤出、去小货摊买冰棍、去高庙烧香磕头。那个时候,戏台下全是附近村庄的村民,有的甚至不远十里八乡赶来看戏,难得闲暇时节,淳朴憨厚的庄稼人总是在百听不厌的戏文里品嚼着古老的人生哲学。
        八月中秋,天高云淡,秋高气爽。经过一个夏天的生长和劳作,满山遍野都是成熟了的庄稼,低垂的谷穗、撑破土包的土豆、壮硕的玉米棒,还有飘香的瓜果,丰收的季节总是充满欣喜。中秋月夜,在院子里摆上方桌,献上贡品,遥望着如玉的满月在漫天星斗拱卫的山头缓缓升起,晶莹的月光洒满大地,大地沐浴着皎洁的月光,微风送来,树影婆娑,山河静怡。中秋是团圆的时候,老家以前没有吃月饼的习惯,我们习惯了母亲做得油饼,端上热腾腾的蜂蜜,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闲话家长里短,享受着无尚的天伦之乐。
         初冬不久便是“十月一”,记忆中的这一天天气总会突变,冬天的第一场雪也多会在此时降下。在这阴阳交替,天气转冷的时候,自然会勾起人们对于逝去亲人的思念,送寒衣无疑是最好的慰藉和寄托。大人们用纸剪成各类衣服的形状,用红色墨水印制冥币。晚间的时候,乡亲们聚在一起,在每个十字路口烧掉寒衣和冥币,夜幕下村头的路口火光息息,跳动着的火苗随着冷风升腾在漆黑的夜幕里。
        而今,在外地工作,回家也成了一种奢望。父母还很年轻,但也早早的成了留守老人,好在差不多每个月都会有假期,也让我能够有期盼常回家看看。每次在节日回到家乡,看到亲人们熟悉的面庞,感受到家里特有的味道,心里总是很放松、很享受。然而,令人感伤的是年轻人大量进城,导致农村人口锐减,十里八村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往昔这些年轻人主要参与的活动却难以看到年轻人的身影。老家里以前一年中会组织唱多场秦腔,而今老旧的戏台在累年的风雨中早已坍塌,每次经过戏台,父亲都会指着戏台上高悬的一个大碗说,那是我爷爷挂上去的,睹物思人,坍塌戏台上的空碗依旧在风中摇晃,而远处的坟地里蒿草却已经长过了坟头,让人痛切心扉。
        一年又一年,祖祖辈辈守望的黄土大地上,传承着久远的民俗活动,在时空往来中散发出独有的味道,令人心神向往,我想这就是乡韵吧。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09:24:23
2019年07月12日 09:24:48
2019年07月12日 14:25:30
2019年07月12日 16:14:52
2019年07月12日 14:39:17
2019年07月12日 14:39:03
2019年07月12日 14:13:51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4:46:23
2019年07月12日 14:13:44
2019年07月11日 16:23:05
2019年07月12日 09:32:45
2019年07月12日 14:39:18
2019年07月12日 14:25:26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