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有速之客(微电影故事)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09:43:24

    命运中的不速之客永远比有速之客来得多。所以应付前一种客人,是人生的必修。他既为客,就是你拒绝不了的。所以怨天尤人没有用,平安地尽快把客人送走,才是高明主人。

                                                                     ——题记

 

 

    灵子午休后在微信群里看到,飞娥说她创作的一部电影剧本得到了某导演的青睐即将签约,以及葵花安排今晚在老地方聚餐的广而告之,高兴之余感慨道:“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群里尽是灵子这样的恭喜类言辞,却迟迟不见该喜不自禁的飞娥有任何回音。灵子想,难道庆贺还未到时候?

    其实聚餐和喝茶已经成了这个文人圈子的惯例。喝茶是他们为捕捉写作素材而搭建的一个平台——邀请有故事的人侃大山,聚餐则是他们出了作品后为之庆贺的一个仪式。看来今夜又将是个欢乐的美好时光。

 

    老地方,即是这个城市大塘河边的一家小酒店。天色渐暗,华灯初上,圈内人士欣然而至。神采飞扬的飞娥坐在主宾席上。她是个三十开外的老姑娘,面容娇好,身姿曼妙,今天更是光彩照人。大家落座后,话题一直围绕她的剧本《有速之客》,争相了解故事梗概。圈内人自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席间笑声连连,高潮迭起,仿佛今天是飞娥的出道之日。

    酒过三巡,飞娥的脸色却变得沉重起来,情绪渐渐低落,似乎有难言之隐。灵子见状,微微咧嘴一笑,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莫非故事的主人公原型是他?灵子欲言又止。

    灵子是圈子里的长者,亦是大家的主心骨,从不沾酒的他今也斟满酒端起杯,并站起来说:“我们人才济济啊!飞娥这一创作成果,对圈子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石榴的那篇评论文章经晚报发表后被多家媒体转载,也同样具里程碑意义。来吧,大家干了这一杯!”(灵子因故未参加上次石榴坐主宾席的聚餐,觉得今也要点赞一下。)

    飞娥这个剧本,自去年杀青后,只有灵子看过并提过意见。灵子曾探询过故事人物原型,而飞娥三缄其口,为此她总觉得自己不够朋友。其实她是在等待一个合适时机。她创作过不少中短篇小说,而创作电影剧本只能说是初涉;再说,似竹篮打水的事儿并不少见,该剧本能否搬上银幕她这个业余写手心中也无底。今天便是个好时机,这个好时机可是她期盼已久的。对于剧情,导演再三要求飞娥守口如瓶,平时快言快语的飞娥今天公开前,郑重其事也和大家约法三章了,尽管重要环节没透露,精彩桥段没披露。但这些似乎又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乃是剧本的署名问题,在她看来。这也是飞娥今天试图求助大家的一个问题。

 

    仲秋乍寒还暖的一个早晨,一辆红色轿车疾驰在修道路面上。轿车驶过一个水坑时溅起的水花殃及了一个衣衫袒露的中年行人。行人口念“倒霉!”后跳上了人行道。继续赶路的行人一抬头,见红色轿车在前方戛然而止,车上下来一个年轻女子,“对不起,对不起。”声银铃般飘来。“没啥,没啥。”行人受宠若惊般说。“乃俺走错道所致也。”行人回话后,却转身往回走了。“许是俺走错方向了。”旋即他又补充了一句。女子目送行人远去。“俺必须改道,必须,必须!”行人这下似在自言自语。女子走回车转念一想:怪相行人衣衫褴褛像是个乞丐,而闻其谈吐绝非等闲之辈。于是她再转身,快步追上了他……

 

    自从离开家乡,陈欢首站来到平昌。“午正抵平昌,一下车,感觉像是静谧的清晨。四周青色遍野,翠色满目。虽有点疲累却绝不腻烦。平日里带着的那份烦燥不安,一到绿水青山就影迹全无。绿很庄严。俺却卑微。”他在日记中写道。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