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想做故乡一朵荷花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14:20:09

 

 

 

 

 

想做故乡一朵荷花

文/风子九天

              
    记忆里,村前村后的河塘内,到处都是荷花。那是岁月留给故乡,无法抹去的一份美好。
    我喜欢荷花,喜欢她的含苞待放,喜欢她的净洁清纯,更喜欢她的唯美倾城样的盛开。那时,我们都很单纯,单纯的一如这朵朵绽放的荷花。不沾染一滴水色,一片污渍。那时的村庄,也干净,也简单,简单干净到只剩下一片祥和的静谧。
    荷塘里的水很清澈,不只是照出荷的影子,也一样能照出我们的影子。村里人同吃一口井里的水,那井就凿在两个荷塘中间。有小路穿过荷塘,那条路一直通到小学堂的大门,还有各家各户。我们的校园,就面朝着两汪清清浅浅的荷塘。隔着窗,就能一眼望到塘里鲜鲜艳艳的荷花。
    去学堂读书,要经过一座石桥。每次去,都要坐在石桥上玩一会儿。看荷花盛开,看游鱼戏耍,看一河葱绿拼命地生长。看得傻了,竟忘了上课的铃声。那时,难免要常被老师罚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觉听老师咿咿呀呀地教课,竟不如站在教室外看波光潋滟的荷塘。
    荷塘里的水,从山里来,带着草药的清香味,喝一口,能润贴到脾胃。那里的水,是我有生来喝到的最好的水。只有那样的水,那样的清澈,才足以配给那一池池荷花。
    荷塘里有好多鱼,几乎是成群结队的。隔着水声,你能看到鱼的鳞波和欢笑的神情。鱼动,莲动,人的心几乎也要跟着动。晚上,母亲常用一块纱布做成吊网,扎起四角,放一包炒熟的豆粕,垂到水底下。几分钟后,提起,白花花的鱼,能把一个池塘都惊扰得欢天喜地。有时还能钓到虾、螺丝,还有泥鳅。夏日里,我们更喜欢去荷塘里,和小鱼们一起洗澡。鱼儿见我们去,欢快得不行。一齐跑过来,亲吻着我们的肌肤,吮吸着我们的指尖。做着各式各样,惹我们欢喜地乱。不小心,有一条大鱼扑入你的怀,让你一个晚上的心都怦怦跳。
    放学去割猪草,回来时总要绕道来石桥,把一篮篮猪草放在水中长。哪里是要长什么菜,就是想去玩玩水,去看看荷花,去戏戏鱼。荷花灿烂着,我们也灿烂着。水的清澈,能把我们的脚和手,都浸泡得雪白雪白的。有小鱼跑到篮子里来,跑到我们脚边来,手一挽便能捉住好几条。我怀念那些小鱼儿,只要有水的地方,它们就会恣意地嬉闹,没有一点要逃和害怕的意思。
    最喜夏日里,晨光熹微中的荷塘。荷花向着阳光开,开成浅浅的白,又浅浅的红。阳光里,多像青春年少的我们。积极向上,而又朴素真诚,仿佛要撇开世俗的所有羁绊,还有浑浊,静悄悄地开向空中,努力开成自己单纯的模样。荷花开满荷塘的样子,最可爱。一层层绿,一朵朵粉嫩,高低错落着,铺在一片清澈的水声里。那样连贯着又层层叠叠的美,开得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心花怒放。掐一朵荷叶,顶在头顶,把它当做遮阳的伞。擎着那绿荫,我们欢快地奔跑在夏天的热烈里。
    塘里的荷花,清一色的粉粉艳艳,极像一盏盏宝莲灯。女孩子喜欢摘一朵,放在胸口或书桌的一端。那朵朵红,多像女孩的脸蛋,嫣然粉嫩,娇羞妩媚。荷的芳香,不带一点脂粉气,既清清凉凉的,又鲜鲜嫩嫩的。那花瓣,无论是单瓣或重瓣,都像涂了一层脂蜡,滑滑的明亮着,又清清柔软着,仿佛女子秀手里织出的一段锦。难怪古代那么多文人,喜欢将她入诗入梦入自家的宅院。
    月光下,也喜欢去荷塘。月光下的荷塘,有不一样的美。一片清辉,洒在荷叶上,也洒在荷花上,羞涩得仿佛有一种夜的魅,要惑着人的心。夏日的夜晚,村里人最喜欢把席子拉到荷塘边的柿子树下。枕着水声,闻着荷香,听着蝉唱,数着星光,这是怎样一个奢侈的夜晚。夜深处,偶有蛙鸣鱼跃。这样的夜,一个荷塘都要生动了。我喜欢这种安静里的心跳,它能留给人太多美好的遐思。
    年少时,一刻都未曾离开过荷塘。即便是去了镇上读书,每次回,也都绕道去看那几池荷花。算是有感情了,这满心里都是荷花,都是它那葳蕤盛开的样子。爱上荷花,也是从故乡始。
    工作中,有时遇到了一些不顺心的事,也要回去跟荷塘说。城里一直喧嚣和浮躁,而我的心里始终装着故乡里的那一片荷塘,装着周敦颐一样的荷花。想着她,我的心就会安静澄明,开阔成一片蔚蓝。
    不知几时,荷塘没了,河塘里的鱼也没了,就连学堂也没了,只剩一座石桥。荷塘早已淤积成一段往事,水黑黑的臭。荷塘中间的那眼老井,早被填上土石。去学堂的路,已长满了蒿草。尽管如此,每次回,我都要去那座石桥上坐一坐,瞅瞅发黄的青苔,看看寂寞的河床,想想曾经的过往。心也会得到片刻的宁静。坐在石桥上,我仿佛看到一池池荷花正接二连三在盛开。我想荷花了,想年少时的自己了,想那一片清澈的水声了,想那个安静美好充满诗意的乡村了。想着,自己就好像又回到那个美好的时光里去。
    村里人已走散,人与人之间似乎也多了些陌生。村庄里杂草丛生,炊烟不再。转遍整个村庄,你再也不能找到一株荷了。童年的伙伴,也都寻不见。也许他们,都生存在各自不一样的烟火里。我故乡的荷塘呢?我故乡的清澈呢?我故乡的袅袅乡音呢?我故乡那纯情美艳的荷花呢?这一切,怕是再也找不到。
    我多想做故乡的一朵不染的荷花,依然盛开在故乡那片曾经美丽的清澈里。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09:24:23
2019年07月12日 09:24:48
2019年07月12日 14:25:30
2019年07月12日 16:14:52
2019年07月12日 14:39:17
2019年07月12日 14:39:03
2019年07月12日 14:13:51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4:39:18
2019年07月12日 14:13:44
2019年07月11日 16:23:05
2019年07月12日 09:32:45
2019年07月12日 14:25:26
2019年07月12日 14:46:23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