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胶卷年代“伤心事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14:25:19

 

感受时代纪实随想录-1

---------------------------------------------------------------------

                                                       胶卷年代“伤心事"

       现在八0、九0后的运气可真好,都赶上了“数码一切”的好时代。可不是,现在几乎啥都与数码有关,这

当中独占鳌头的当数数码相机。

       要说数码相机,现在的三岁小孩儿都会玩,个个都能当摄影家,用手机随用随拍,还有自拍粉丝团等等那

就更不稀罕了。

       八十年代之前别说数码相机,即使普通的胶卷机械相机都难得一见,普及率连“千百分之一”都不到,别

以为写错了,没法测算,只能用数千分之一来形容照相机极低的普及率,低得令人咋舌而夸张。  

       自然,那时候大多数人对120型还是135型相机一头雾水,更是知之甚少,遥不可及。

       那些专业型的单反相机还及变焦镜头、长焦大炮等行头更不是普通人所能及、所想象。如果谁家有那么一

架,必定成为焦点、热点而大出风头,那他一定是“政府的人”,不是大记者就是那啥的,同时也会因为机械

相机视同黑科技一般,又因为操作复杂被看成神秘的家伙,没有多少人敢去碰那“娇贵之身”。

       正因为金贵,相机的所有者一般都深藏不露,无事不“亮相”。在街上,如果见到谁背一架135单反相机,

毫无疑问,就会被羡慕嫉妒恨眼光包围。

       所以,不仅知道照相机的人少,对光学感光材料的胶卷或相纸基础知识更是一窍不通,自然,闹笑话的人

就不在少数。即使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普通照相机的普及率依然极低。

       接近九十年代,由于“傻瓜”相机的问世,老少皆宜的简易型相机才逐渐普及到百姓家庭,但也仅仅百分

之零点几。
       那是八六年的事情,与往年一样,按不同季节需要,我利用二十天的创作假,到西南地区少数民族腹地去

寻觅一些原生态的最佳灵感,外出采风时,我极少关注到处一致的城市场景,对原生态极具热衷。

       当然,多数创作假都肩负重要使命,创作假可不是白逛的哦。
       这回采风因为钻进了西南少数民族的腹地,镜头里采集了众多精彩纷呈,甚至绝后的精彩场面,可说是大

获丰收。
       在远乡僻壤的少数民族腹地采风的日子很快过去,二十多天不经意之间“咔嚓”了三十多个胶卷,“西南

行专题摄影展”的框架已经在脑际之中了。

       我想,以“赞辽阔祖国,扬精神文明”之主题的框架构思必定会给大家带来视觉盛宴,不用说,那感觉真

是好极了。
    “大家好啊!”终于回到了离别二十多天的办公室,
    “哎呀,是大师回来了,这回成果一定不错,辛苦啦!” 同事们都喜欢戏称我大师,当然也不完全是戏称。

       同事们兴奋不已,一边于我开玩笑,一边围拢过来问长问短,一种久违了的热情。
    “是啊,不错,收获还真是不小呢。”我充满了自信。
       没顾及休息,赶快整理一下狼藉的行囊。
    “大师,”小马急急的跑进来,道:“书记请你去一下。”

    “好的,谢谢。”

       看来是书记等不及了,我随手从摄影包里拿出一堆胶卷随手放到桌上。我想,得先给书记汇报一下,再拿

出去冲印不迟。
       没想到,书记的“接见”竟然用了近一个小时。他非常详细的听我规划着“西南行”影展的具体部署,没

插一句话,末了站起来,一拍我的肩膀,道:

    “很好,你是专家,我没意见,你这个影展代表单位参加全国精神文明成果汇报,非常重要,全靠你了!”

       没想到书记竟然将我这次采风寄予那么大的厚望,我觉得肩头担子还真不轻,得赶紧着手啊。
    “大师啊,你出去一大圈都拍些啥呀,咋啥都没有啊!”

       没想到,刚离开一个多小时,同事们就围在我办公桌前,迫不及待的争睹胶卷里的一切,表情木然的冲着

一堆已经抽出来的散乱胶片发呆,个个都是一脸的疑惑茫然,老孙还在用放大镜不甘心的仔细寻觅,试图找到

胶片上的“精彩”呢。

    “我的天!”

       一声发自内心的悲嚎,只是没有爆发出来,我那一堆还没冲洗的胶卷都被他们的“好奇心”全拉出来给曝

光了!

       自然,我的“西南行”影展就这样“流产了”!

       不用说,光用遗憾一词远远不够,很多场景的镜头不少都可能属于“绝后”画面。

       结果,这一“破坏”精神文明建设成果的“严重事件”导致办公室除我之外,所有“涉案”的同事都被扣

了一个月工资,三个月奖金,同时,为让大家吸取教训,取消部门年度精神文明奖。由于造成了精神文明建设

的重要活动的参与丧失,“负面影响”极其严重,孙科长不单是代表科室写检查,科长大人本人还下浮一级工

资,行政记过一次。

       许副科长大人出差在外“逃过一劫”,但逃不了集体的“同甘共苦”。

       我深感事情重大,在处理决定下发之前,我这个“办事员大师”赶紧越级找书记游说交心,反复强调,同

志们都是因为缺乏摄影常识造成的“过失”行为不能认定主观行为,试图竭力阻止涉及一大片同事受到处分的

事情发生。

       还真没想到,我的游说还真的起了决定性作用,竟然取消了已经草拟好了的处分决定。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09:24:23
2019年07月12日 09:24:48
2019年07月12日 14:25:30
2019年07月12日 16:14:52
2019年07月12日 14:39:17
2019年07月12日 14:39:03
2019年07月12日 14:13:51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4:46:23
2019年07月12日 14:39:18
2019年07月12日 09:32:45
2019年07月11日 16:23:05
2019年07月12日 14:13:44
2019年07月12日 14:25:26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