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隆冬湖岸逸景图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7日 18:10:02

隆冬湖岸逸景图

隆冬湖岸逸景图

   

   咆哮了几日的凛冽北风已然散去,迷幻的冬雨也暂停了淅沥的节奏,令人窒息的雾霾也没有了踪影,周末的清晨暖暖的,懒洋洋的太阳,七点多才露出了笑脸,石榴红的阳光把白花花的晨霜熔炼成珍珠,却一点儿也不耀眼,我竟然敢于目不斜视的盯着它细看了好一阵,它竟也笑眯眯的看着我,相互问候:“早上好!”

   其实,冬日清晨的太阳,虽然笑眯眯的,给人的却只是一种心理上的温暖。蓝盈盈的天空给人一种爽心愉悦的感觉,但气温却比下雨时还要低,于是感觉还要冷些。心情所致,不如去楼下的湖边散步吧,去享受那里的清新的安静,对了,还有那几只成日里在湖中嬉戏的小灰鸭子,几日不见,实有些想念那些活泼的小生灵们了。

   湖边的人行道是刚刚铺建完工的红色塑胶路面,约有两米宽,弯弯曲曲,上上下下的穿过湖边翠绿的毛竹林、穿过高高的夹竹桃通道、穿过那些含苞欲放的面包花树丛、就在一簇簇梦冬花前面,我们不由得停了下来,只见一排梦冬花树,椭圆形树叶已从翠绿变得金黄,多半已被寒霜萧杀,又随疾风飞落四方,剩余那些坚韧者,如同黄灿灿的彩椒摇来晃去,似乎在向我招手。走进花丛深处,冰冷的空气中竟然漂浮着淡淡的一缕清香,这气味随着脚步前行越发的浓烈起来,细细寻来,才发现淡黄色的梅花已经含苞竞放,只是被那些欲落不舍的叶片遮掩着,显得似有似无,但那清香却不甘寂寞,早已四处游荡。远望那些八角金盘,绿色的花苞变脸成白色花球。红艳艳的茶花,层层叠叠开怀大笑,就连它们的脚下也鲜红一片。黄灿灿的金菊,虽然花朵显得很小,但万众一心时如同彩云飘飘。花坛万紫千红,远看落满了花蝴蝶,微风吹动花瓣儿,绮丽多姿。

   再靠近一点湖岸,便寻到了另一道风景线——如痴如醉的渔翁们。近观眼前一幕,一根又粗又长的鱼竿不声不响的伸向湖心,它至少也有10多米长,鱼竿的尽头尖尖细细的,细的让人感觉似有似无,如同蜻蜓点水般轻轻地击打着湖面,节奏清晰,不紧不慢。我们再顺着这鱼竿儿把目光收回到湖边的垂钓者,他一身武侠装扮,黑色的皮裤、黑色的皮夹克,身高至少也有1.8米左右,精干利落,神采飞扬,垂钓的姿势也异常的优美!你看,他左手拖着吊杆,右手轻微的上下点压着鱼竿的尾部,幅度很小,小的似动非动,这点儿晃动只能让远端的鱼竿头部那点儿挂着小虫子的诱饵如同自由自在、活泼可爱的来回游动。这位垂钓者以弓身马步姿势站立着,我瞩目观看了许久,他一点儿都不晃动,摆出的姿势简直就如同河边一座垂钓者的石膏雕像,岿然不动的屹立于此。“好功夫!真有一身好功夫啊!”我不禁由衷的赞叹道。我看得都有些累了,可湖堤上那位垂钓者却依然伫立,好似被磁石定在那里……

继续前行,又看到一位垂钓者,这是一位老者,只见他头戴棉帽,就连两边的护耳也放下了,可见老者感觉到了寒冷!毕竟湖边的清冷更加透骨。他面前支起一个双脚架,鱼竿也是像长长的直奔湖心,鱼竿的尾部却是拖着一根绳子,固定在双脚架后面的草丛中。垂钓者双手交互藏在袖筒里,两脚不停的在湖边踱来踱去,眼睛却是死死盯着那鱼竿的尽头,微风轻轻地替他摇弋着鱼竿的末梢,让那诱饵来回晃动着,骗鱼儿上钩。

   又是一处向阳的湖堤,堤边有三块很大的石块,它们呈三角形摆放在湖水中,只露出半边身躯。你瞧这位垂钓者,他真会享受,把三脚架插到湖水中,把鱼竿固定的稳稳当当,他则悠闲自得的坐在一个小马甲凳子上,时而看着手机视屏,眉开眼笑,时而大呼小叫的随着剧情手舞足蹈,我估计此刻若他的鱼钩被鱼儿叼走,他都不会发觉吧。

   我兴致勃勃的转悠到湖的北堤,这里是一处用长木条铺铺设的观光平台。这里垂钓的阵势则庞大许多,也热闹许多。你看!竟然一溜的摆满了四五十只吊杆,而且吊杆上还有小铃铛,是鱼儿咬钩时的报警装置。几个小朋友来回的奔跑着,吆喝着,几个女人在身后或静观,或助威,看来是几家好友相约来比赛垂钓吧。

   驻足湖边的彩虹桥上,深吸一口清冽,却浸透着水汽的空气,顿时神清气爽。美好的隆冬清晨,美好的湖岸逸景,美好的百态生活!我且留恋,我且沉醉!



                                                    责任编辑:萧逸帆

你是否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