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个童年的六一节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14:28:50
  一个童年的"六一"节  (故事)

        父亲有个起早的习惯,一般冬季里是六点,夏季里是五点就起床了。
        记得我十一岁那年过儿童节的清早,我还在床上评算着怎么度过这一佳节时,耳边就想起了父亲喊我起床声音,原来是父亲让我帮他把家里收藏多年的大缸,献给集体刚开设的醋房放醋用。因为地里麦子一片金黄了,父亲献完缸后还要上地割麦子去。所以,今早四点就起床了不到五点他就用一盘同我手腕粗的绳子,把大水缸兜底拦腰栓得结结实实的,单等我起床后帮他把家里这口个同我胸口高,口径与我双臂长的大水缸抬进集体的醋房。
        我起床后上洗脸间抹了一把脸,就来到大缸前。栓牢大缸绳索的最上面,早就被父亲穿好了一个枣木扁担。我走前父走后,我们父子一前一后抬上大缸向集体的醋房走去。因为那是的乡村路还没有硬面化,一路上净是坑洼不平的。再因我个头不足四尺,缸一上肩,缸底就离地平面仅有三四寸的样子,路上那缸底儿不时地“啃”我的脚后跟;再加上我身单力薄一压得我脸红肩痛的,一路上左歪右斜、踉踉跄跄艰难地行走着。父亲见状半途上就说:“缸放下来,歇歇再。”我一听这话,就迫不及待地抽下放在我肩上的扁担。只听我身后那大缸缸底撞地“咚”的一声,我急忙涨红着脸转身看看父亲的脸。还好,那大缸很结实没破。原本父亲在扁担上就担了一多半缸的重量,现在又见父亲埋着头将穿在扁担的绳索空,向他的那一边继续跨了二尺。我想再抬起大缸走路时,父亲就要哈着腰趴在大缸沿上的了。我忙对他说:“不垮了,我能行的。”。父亲脸上只是漂了一丝笑意,没吱声。
        上午的男女劳力都去上地割麦子去了,村里便是我们孩子们的天下了,到处都是孩子们的戏嘻和吵闹声。我打算到邻家帮天工赚点外快,晚上来家里与家人庆贺庆贺,也不枉费了这个一年一度的对节日的期盼。
        邻家就住在我家房后,这一富农出身的家庭,家境原本就有些生活基础,再加上他家祖孙三代都是单传,家里负担轻有点积蓄铺底,能做点小商小贩的小本生意。所以,生活得自由自在,成为村里的一旺户之家。大收麦天里,一家人不是去地里忙乎割麦子,而是一家人在家赶制着明天,上街游乡零卖给孩子们的零食“雪花糖”。
        “雪花糖”的原料是以糯米面作原料,用白糖做配料的膨化食品。做法也简单:按比例用糯米面加糖水,在厨房的案板上和成面团后,再用双手把它揉成指头粗的长面条,在蒸笼里烧开水蒸熟后出锅。冷却后用菜刀切成三毫米左右的薄片,摊进筛子里放在太阳下晾晒得没水分,即可装进爆米花锅里升温炸开,就成了白如雪花孩子们喜爱吃的膨化食品——“雪花糖”了。卖的也不贵,掌心大小的一片儿就卖一分钱一片儿,十一、二片用针线串起来也就卖一毛钱一串,再把二十几片半片的串为一串,也卖一毛钱一串。剩下的无法卖的小碎片,就当工钱分发给我们几个同学,做一天的劳酬了。
        中午,邻家门前的桑树下,挤满了午餐的孩子。个个从家里端来一碗照人影儿的面饭。虽说是当地人称之为家常饭——汤面条,着实地说真真是碗野菜汤,因为一碗面条汤里才足足一筷头面条儿,剩下的就野菜和面汤的了。就是这个小伙伴们,一年四季若不是遇逢年过节的,吃的次数也就寥寥无几地,今天是儿童节家家才特为孩子们改善生活做的节日饭,平常家家都是千篇一律的红薯饭。所以,伙伴们个个都吃得津津有味的呢!时不时还玩一场吃法比赛呢。那就是看谁能把填到嘴里的面条儿,不用牙嚼就囫囵吞到肚子里。有时候,还比赛吞饺子吞黑馍哩。比赛时,小伙伴们个个都是闭嘴、瞪眼、伸脖子的,把整个嘴里的食物不嚼就咽进肚子里。每当此时,伙伴们都是指指点点的褒贬不一。那喋喋不休地争吵与争执,最终也就嘻嘻哈哈地终结了。然后,就彼此大家欢天喜地的一块儿,去村野、村林、村河里做游戏去了的。
        晚上,因为中午家里改善了生活,家人都饱吃了一顿汤面条饭。所以,家里就不再做晚饭的了。我就又来到邻家,继续做起了加工活来了。邻家奶奶从她家锅里,铲来半碗糊汤面饹馇对我说:“这剩下的锅饹馇可香着呢,倒了怪可惜的,给娃儿你趁热把它吃了算了。”她硬是勉强的塞进了我手里。我三口两口地把这半碗剩饭,装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去了。我嘴里不吱声,心里却十分的满足。动作很麻利,不多时我就把邻家分发给我的活儿干完了。然后,拿上邻家给我一天应得的报酬——一小半筐破碎雪花糖,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一到家里,我的弟妹们蜂拥过来,把那一小半筐雪花糖抬进房子的正间里,各自放手抓一把雪白的雪花糖往嘴里一填,满屋里只听到“咔嚓、咔嚓”,我弟妹们用牙嚼碎雪花糖的声音。看到弟妹们尽情的享受着我的劳动果实,我心里美滋滋的。“这次的‘六一’节我过的真值得啊!”我长长地呼吸了一口长气后,就去休息去了。身后不断地传来,我弟妹们“咯咯咯”的笑声。

                                                                                                 乔本占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八日  写于乔湾村

编辑点评:童年是每一个人记忆里的天堂,也是再也回不去的回忆。。。——责编:郁之光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09:24:23
2019年07月12日 09:24:48
2019年07月12日 14:25:30
2019年07月12日 16:14:52
2019年07月12日 14:39:17
2019年07月12日 14:39:03
2019年07月12日 14:13:51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4:46:23
2019年07月12日 14:25:26
2019年07月12日 14:13:44
2019年07月11日 16:23:05
2019年07月12日 09:32:45
2019年07月12日 14:39:18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