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两会声音]期待中国网络文学的第三次跃升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6日 16:33:27

记者:今年的两会,您准备了哪些提案?可否谈一谈?

陈琦嵘:今年两会召开时间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推迟,政协委员们也因中国和世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会思考并提出一些新的提案。我的主要提案是《关于制定重大疫情灾害防治与管控法律的建议》。建议将此次党和政府领导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经验,转变为社会治理的规制;针对此次重大疫情灾害中暴露出来的短板,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依法防控、依法治理重大疫情灾害的法治体系。

第二个提案是《关于希望主管部门关注解决当下网络文学发展中几个重要问题的建议》。提案中罗列了希望党政主管部门关注和解决的5个重要问题。包括:探索国有资本进入网络文学平台的多种形式和途径,明晰网络作家的社会职业身份,协调处理网络作家与网络文学平台的权益关系,严厉打击网络文学盗版,单独设立全国性网络文学奖等。

第三个提案是《关于设立中国诗词日的建议》,这是旧案重提。去年曾提过,但尚未落实。我个人觉得此事蛮有意义,所以准备今年再提出来,希望有一天落地成真。

第四个提案是拆除城市破旧公用电话亭。

记者:最近,阅文集团与网文作者的合同引发争议,新版合同被指损害了网文作者的权益。也有业界人士认为,这是网络文学商业模式的新趋势。您怎么看待此次争议?

陈琦嵘:横看成岭侧成峰,风物长宜放眼量。此事的利弊得失、趋势颓势,需要慎重考量。我的基本观点是:第一,我国网络文学能形成现在的局面和声誉,殊为不易,值得各利益攸关方倍加珍惜、共同维护。第二,网络文学平台和网络作者及其他从业者,是命运共同体,彼此是鱼水关系。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把握好“度”,掌握好“黄金分割线”,是真本事,杀鸡取卵或竭泽而渔皆不可取。第三,网络文学尚处在发展期、成长期。作品要百花齐放,运营模式也可以百花齐放,最终由读者取舍,由文化市场定夺。要鼓励探索、允许试验、包容失败。第四,在各种因素中,网络作者是文化产品的创造者和生产者,调动并激励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永远应当放在第一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道理并不深奥难懂。第五,网络文学说到底是个大众化的薄利的领域,不是一个获取暴利的行业。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创作者,均需具备文化生产者的崇高感与荣誉感,保持平和心态,不以牟利为唯一旨归。

记者:随着近年来短视频等其他娱乐形式的兴起,有观点认为网文的发展走到了“瓶颈期”。比如,经典作品缩减,“爽文”大行其道。您怎么看网络文学的创作态势?

陈琦嵘:网络文学界很早就在谈论网络文学的“瓶颈期”问题。客观地看,出现“瓶颈期”并不奇怪,世界上没有一个行业、产业或产品,可以始终高歌猛进。譬如奔腾的溪流,总是有急有缓;犹似连绵的群山,也会有起有伏。更何况是文学这种高强度的独特的精神文化创造?我国网络文学经过20余年超常规发展,现在出现一段平缓期或曰“瓶颈期”,实属正常。窃以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短视频兴起,只是其中之一。中国网民人数日渐见顶,文化娱乐时间碎片化切割,网络文学跨域传播的局限,网络作家创新能力的衰减,缺乏积极的扶持机制与政策等,都是重要原因。但我对网络文学的发展态势并不悲观。因为我观察到,网络作家们在创作上正在寻求新的突破与超越,正在探索一条玄幻与现实融合、自身发展与社会标尺一致的新路。多种题材、多种元素、多种手法、多种风格的糅合与贯通,使得网络文学呈现出别一般的风采。假以时日,待这种糅合与贯通达到新的高度时,就是中国网络文学创作的第三波高潮。

记者:酝酿近10年的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正正式启动,并于4月26日提请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审议。您怎么看著作权法修正草案在推动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方面的作用?

陈琦嵘:对于网络文学界而言,著作权法修正是一个重大利好消息。众所周知,盗版现象是网络文学行业长期存在的一个顽疾,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有的搜索引擎装聋作哑、视若无睹,以非正版作品流量扩大自己的市场地盘。有的非法网站用流量换广告,做一本万利的生意。我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正一事,本身就给全社会一个明确而强烈的信息:高度重视著作权。此次人大常委会审议的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具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针对信息时代、互联网条件下的著作权问题,作出了一系列新的法律规定,使过去一些模糊界限变得清晰,有法可依;二是对侵犯著作权的违法行为,加大了处罚力度,由此提高了违法者的违法成本。相信随着著作权法的正式实施,我国网络文学行业长期存在的盗版现象必将得到有力遏制和打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