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以文学拓展“南京非遗”生命力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15日 15:52:01

一柄金陵折扇,两种画面,一面历史,一面现实。有人在默默传承这门流传千百年的古老技艺,有人则用小说的形式为其全新赋能,拓展这项非遗的生命力。

一部非遗小说《纨扇新裁》近日让全国读者再次领略“金陵折扇”的江南风情,引发热议。无独有偶,《荣光不会晚》则让“南京泥人”重回大众视野。南京非遗小说题材创作日益渐丰,越来越多人以“文学之眼”守望非遗,为这些古老的传统技艺全新赋能。 

作品勾起

读者强烈购买欲

夏日将至,若非一本《纨扇新裁》,很少人会想起去买一柄金陵折扇——与苏州檀香扇、浙江黑纸扇、广东葵扇并列中国四大名扇的传统手工制品。 

近日,这本以金陵折扇的传承与保护为切入点的非遗小说,在拥有4亿用户的南京网络文学平台连尚文学连载,让读者的目光都聚焦至南京这项流传千百年的古老非遗技艺。 

古扇跨越千年,在摩登都市中与现实碰撞出火花。 

小说以传统扇业在现代社会面临的传承问题为背景,通过女主亲自制扇、招募男主、请回扇庄老员工、网络营销、研制扇品、文创融合、参加工艺大赛等一个递进的过程,展现扇艺传承。 

小说尚未完结,已然勾起读者探知的欲望,“还没看完,我就踅摸着去买了一把折扇,爱不释手”,读者钟女士告诉记者,看这类非遗题材的小说,不仅产生对传统技艺的求知欲,也会勾起强烈的购买欲。 

无独有偶,不久前一部将南京泥人与职场女性相结合的小说《荣光不会晚》,取得了阅读量与口碑双丰收,获得由江苏省委宣传部、省新闻出版局、省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2019扬子江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大赛”优胜奖。非遗技艺在小说中穿古说今,甚得读者之心。 

厚重文化吸引

全国作者为南京创作 

无论是非遗小说,抑或是其他题材,近年来,文学作品中看见南京的影子越来越频繁,参与其中的作者也越来越多。 

写下《纨扇新裁》的孙静姝,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在高淳长大。当地浓厚的非遗文化让孙静姝从小耳濡目染,厚重的文化一直滋养着她成长。 

“大马灯、小马灯……我从小就是看着这些长大的。”起源于唐朝的东坝大马灯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被誉为江南一绝,至今仍活跃在高淳,孙静姝告诉记者,“非遗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小我就对这些感兴趣。” 

发自内心的喜欢,让孙静姝在接触到金陵折扇之后迅速被其吸引,并决定通过自己的方式去向更多人展现南京这项非遗技艺,进而爱上它们。 

“早在宋代,南京制扇业就已远近闻名。明初,明成祖朱棣也十分欣赏金陵折扇工艺,下诏令宫内工匠制扇,并吸取金陵工艺所长。使用折扇的习俗一直影响至清代。”从查阅历史资料到寻访老艺人,孙静姝前后准备半年终于开始动笔,将现实融入虚构,让全国读者领略金陵折扇风韵。 

相比之下,《荣光不会晚》作者高明霞则是一位深受南京厚重历史文化吸引的“外来户”。

受父亲影响,生活在石家庄的高明霞对古老技艺与传统文化产生了兴趣,“偶然接触到南京泥人,立刻被这个小如豆的古老技艺所吸引。”高明霞告诉记者,古典气息与现代都市完美融合的南京是其从小就心之向往地,“我很多大学同学在南京,他们时不时会给我讲述南京的风土人情,让我更加爱上这座城市。”于是,执笔为南京创作成为高明霞的有感而发、深情流露。 

每一处细节

都是地道南京味

描写南京的文学作品,自然离不开南京城中之人、一景一物。 

“南京传承人的真实故事融入主人公身上,而南京城中那些最接地气的地点、景物,都能在小说中看见。”这些细节,让南京人读来熟悉,更让全国读者品出了最地道的南京味。 

“譬如市井烟火气浓郁的三七八巷,大隐隐于市。”孙静姝告诉记者,在动笔时,这个被誉为南京“美食天堂”的街道就被决定写进书中。而作品中与金陵折扇关联最大的地点,就是充满历史文化气息的“扇骨营”,“在金陵折扇发展的鼎盛时代,夫子庙三山街一带集中了许多销售金陵折扇的店铺,位于通济门外秦淮河南岸的扇骨营,也成为制扇匠人的集散地。南京城中有很多像扇骨营一般充满故事的街巷,徜徉在其中就能感受到南京人的情怀。” 

每一处地名的呈现,每一处细节的考究,都有孙静姝的深意,“高岗里、武定门、迈皋桥……每一个地点都能勾起南京人深藏的记忆,也让更多的全国读者认识了解南京。” 

高明霞则在书中重点提及了秦淮区与建邺区,“我总觉得秦淮区里藏着最浓的南京味,所以我将书中南京泥人的店铺放在了秦淮区。” 

文学介入产业链

拓展非遗生命力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