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文化陕西系列报道之小说篇(上)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8日 03:49:19

  在今年9月由中国作协小说选刊杂志社、中国小说学会、人民日报海外网主办的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小说论坛暨最有影响力小说评选活动中,陕西有四部作品入选,分别是陈忠实的《白鹿原》、贾平凹的《浮躁》、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和《人生》。在中国长篇小说最高奖项——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中,有三部来自陕西。此外,还有多位陕西作家摘取了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重大奖项。

  改革开放以来,陕西作家为中国文坛奉献的优秀小说作品层出不穷,在文学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以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红柯、叶广芩、冯积岐、高建群、吴克敬等为代表的陕西作家群体,为陕西文学赢得了至高荣誉,也使陕西成为中国小说的创作重镇。尤其是从20世纪90年代以“陕军”的响亮名号享誉全国,到近年来“文学陕军”新梯队建设初具规模,陕西小说的金字招牌在时间的大浪淘沙中越发闪亮。

  20世纪80年代 文字写就人生

  陕西小说崭露头角 

  改革开放以来,新的社会生活也为小说创作带来新的方向,贾平凹的《腊月·正月》、邹志安的《哦,小公马》、莫伸的《窗口》、陈忠实的《信任》、京夫的《手杖》、王戈的《树上的鸟儿》等作品,都展现出陕西小说蓬勃发展的生命力。

  1982年,路遥发表中篇小说《人生》。朴实笔触下饱满的情感与对现实的真实描写,引发了读者的强烈共鸣,小说获得第二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由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获第八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人生》的故事并不复杂,却有着震撼人心的力量。导演贾樟柯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书中描写的那个年代,让我们对自己的生存、社会的变革有一个清晰的了解。我一直说,路遥的《人生》让我从一个对现实没有反思的人,变得有反思。”

  1986年12月首次出版的《平凡的世界》,再次奠定了路遥在文学界的重要地位。这部小说以恢宏的气势和史诗般的品格,全景式地表现了改革时代中国城乡的社会生活和人们思想情感的巨大变化。《平凡的世界》以中国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的十年为背景时间,通过复杂的矛盾纠葛,以孙少安和孙少平两兄弟为中心,刻画了当时社会各阶层众多普通人的形象,深刻地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1991年3月,《平凡的世界》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这也是陕西作家首摘中国长篇小说的最高奖项。

  思想解放与改革开放的良好环境,为小说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土壤;日新月异的社会发展,自然学科、人文学科的交叉与整合等,都如营养液般促进了陕西小说创作的快速成长。1982年后,就职于西安市文联、从事专业创作的贾平凹在文坛崭露头角。1988年,贾平凹推出长篇小说《浮躁》。该书一出版便引起轰动,并获得了美国第八届美孚飞马文学奖。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在叙述态度和审美理想上体现了他对自然的追求,在作品中表现为对小说叙述者或叙事人的隐藏,以及对故事情节的淡化和具体叙述时的自然呈现等。贾平凹也在他的长篇小说中创造了大量的自然意象,人、事意象和社会、文化、民俗意象,形成了他别具一格的长篇小说特色风格。

  20世纪90年代 小说观照现实

  “陕军东征”火爆京城 

  1993年,文坛忽然刮起了强劲的“西北风”,让人们再次把目光投向陕西这片文学热土。陈忠实的《白鹿原》、贾平凹的《废都》、京夫的《八里情仇》、程海的《热爱命运》、高建群的《最后一个匈奴》,这五部陕西作家的作品同时在北京的五家出版社出版,引起轰动。时任《光明日报》记者的韩小蕙在当年5月发表了题为《“陕军东征”火爆京城》的文章,“陕军”这个说法由此叫响。“北京的报道像点着了的爆竹一样,很快引燃了陕西各级刊物的连锁性反响,出现了整版的评论、特写和创作体会。这些报道大大鼓舞了‘陕军’们,成了陕西省作家协会第四次代表大会上的热门话题。”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地区白鹿原上白鹿村为缩影,通过讲述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表现了从清朝末年到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变化。1997年,《白鹿原》获得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白鹿原》以对历史描写的深刻性和丰富性,使这部小说既是一部家族史、风俗史以及个人命运的沉浮史,也是一部浓缩的民族命运史和心灵史。

你是否喜欢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