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童年的木屋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4日 01:14:53

 

童年的木屋

 

那是用粗壮的木头搭建而成的两层木屋,在芒果地里随处可见,并不稀奇。择选芒果地地势最高之处搭建,站在上方可清楚地观望芒果地里所有的动静。每到芒果成长之际,人们会选择在夜晚到木屋上看守自家的芒果地。幼时,这个常见而又神奇的两层木屋就成为了我和玩伴们嬉戏玩耍之地。大人们不会阻拦,他们知道孩子爱玩的天性。他们会用心的划掉木头上粗粝的表皮,用锤子敲掉木头上凸隆的部分,将一根根被剥了皮的清凉光滑的木头整齐排列在木屋上层,再铺上席子和被子,给我们提供一处安全舒适的玩乐之所。幼时的我,放学之后便和玩伴们欢腾的爬上木屋肆意的玩闹。

  用手折下蔓延在芒果树下不知名的细小黄瓣花朵,再用一根绳子将它们全部穿成一串挂在木屋的爬梯上,看风如何惊动沉寂垂挂的它们,又看它们如何在风中摇曳。抑或是将这些黄瓣小花放进透明的玻璃杯子,而后每个人小心翼翼的传递着,表情沉重的想象这是一场庄重的花之葬礼。在现实中,我和玩伴们从未看见身边的亲人经历死亡,我们便依着在电视上看到的关于死亡模糊而严肃的画面举办了一场花的葬礼。但好不容易围拢起来的庄重气氛不会维持太久,便会在追逐的玩闹声中倏然消散。

  玩累的时候,我和玩伴们就躺在铺好的席子上静静地凝望着头顶上那片遥不可及的蓝空。热带的天空总是挂着一片永不褪色的耀眼的蓝,一年四季皆如此。我们都对那片蓝空心怀向往,觉得它拥有深不可测的神秘。攀登高耸的山巅也触摸不到它,它比我们小小的脑袋能够散开的想象还要遥远。可我还是喜欢躺在席子上伸出手一遍遍的转动手掌,用渺小的身躯真诚的感受浩渺无涯的蓝空散发的阵阵威慑。

  除了我们制造的玩耍的轻微热闹之外,大人们也会在采摘芒果的季节里制造热闹,巨大的浮动的热闹。一群黝黑涂满全身的挑夫会挑着担子在果地里窜来窜去,大声地吆喝,热闹随风向四周散开,那些费心的在树干上、绿叶里躲藏的静谧便只能擎着眼泪逃遁远去。挑夫们将采摘而来的长势甚好的芒果齐聚于木屋下,另一批人再熟练地分批打包,他们手上的动作有条不紊的进行,嘴里是漫天的家长里短。他们不停地制造暖烘烘的热闹,木屋便蒸在这样的热闹中,暖烘烘的一片。

  夜晚,响彻四周的热闹结束后,纯为木结构的两层木屋便恢复原来的模样,兀傲的立在四面皆是浓郁的黑夜中,默然凝视四周,冷冷的样子。清凉的空气里,我和玩伴们依旧坐在席子上,不愿归家。过了很久,隐约传来大人的叫唤,我们才会慢悠悠的离开木屋,踏上回家的路。

  现在,芒果地里的白日黑夜,时而热闹不止,时而空落冷清,已不见木屋的踪迹。它终究被建成的白漆房屋替代。它已消失不见。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