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地域文学史的价值与意义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8日 12:36:19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春节。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笔者和不少朋友一样,每日心系防控一线,居家隔离读书。书架上,一本皇皇60万言的《淄博文学史》,进入了视野。展卷阅读,底蕴深厚的齐文化、灿若晨星的淄博文学、丰赡精雅的叙事风格,带给人很多享受和启示。于是,一种感觉油然而生:地域文学是一扇视野宽阔之窗,地域文学史应当引起学术界更多的重视。

  长期以来,学界普遍认为,近代著名学者梁启超先生的《近代学风之地理的分布》《中国地理大势论》等是最早涉及中国地域文学的论文。在他看来,地理环境与学术文化之间具有紧密的联系。这为此后的地域文学研究提供了理论依据。

  回望历史,从晚清到今天,中国文学史的撰写不曾间断。一个多世纪以来,不仅有老一辈学人编写的各种版本的《中国文学史》刊行,而且不断有后学尝试重写文学史。与此同时,中国文学史的书写也带动了地域文学史的研究,相继出现了《岭南文学史》《湖南文学通史》《山东文学史》等专著。更为可喜的是,除了省级文学史外,市域文学史的撰写也开始兴起,比如《淄博文学史》《插图本苏州文学通史》等陆续出版问世。自上而下的文学史书写,可谓一种承前启后、补苴罅漏的文学观照,对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具有不可小觑的时代意义、借鉴价值。

  地域文学,是中国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文学便是由丰富的地域文学构成的。没有地域文学,就没有中国文学。如果把中国文学史比喻为一个百花园,那么众多的地域文学便是这百花园中的一朵朵奇葩。虽然从全国范围看,能进入中国文学史的基本都是大作家,都是有影响力的作品,但地域文学成就也不能忽视。这是因为,中国文学史纵然包罗万象,但要囊括或者涵盖一切文学,简直是不可能的。在此背景下,地域文学史从浩如烟海的文学史料中,积极开掘、爬梳、整理本地文学发展的历史踪迹,就显得尤为重要。以《山东文学史》为例,尽管中国文学史会对蒲松龄、王士禛等著名文学人物不吝笔墨,但依然还有一些文学人物、作品,由于种种原因被轻视乃至被忽略,有待地域文学史去拾遗补阙。

  一个地方文学成就的形成、孕育,根植于当地的文化沃土,是本地文学家精神创造的结晶。由于地域文学史对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方面的关注,它的意义,就不仅局限于文学史,同时还是思想史、文化史、社会史等。地域文学史,具有自己的价值体系与传承模式。也正因为如此,它对于当地的读者而言,更具亲和力。想了解这个地区的各地读者,也可以从中获得从中国文学史上读不到的东西,得到更多不为人知的珍贵资料。

  近年来,地域与文学的关系逐渐进入学术视野,很多学人将研究的触角转移到地域文学、家族文学这两个方面,并取得了丰硕成果。由此可见,地域文学史的撰写,有助于推进地域、家族文学的研究,进而为传承与弘扬家风、家学、家脉,提供具有典型意义的地域文化、家族文化样本。正如文学研究者所言,文学是文学家的心血,是文化中最富生命意识、感性活力的部分。文学是大文化的一部分,地域文学既是文学亦是地方史。编篡地域文学史,以大量的地方史为依据,全面、系统地介绍地域文学的发展状况,既是对本地文学进行一次全景式的展现,又能很好地起到保护地方文史资料的作用。

  纵观当下我国地域文学史的编撰,无论从总量还是质量上说,都显得较为不足,有的地方尚属空白。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言简意赅,发人深思。地域文学,是一座文化富矿。此前的地域文学史撰写,在地域文学的保存和传播方面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大大丰富了中国当代文学史,值得肯定。未来,期待更多的优秀地域文学史面世,发挥应有的价值与意义!(孙建清)

[ 责编:李姝昱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