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向丽杯“诗画梅江” 全国文学创作大赛优秀作品展示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8日 06:02:53

向丽杯“诗画梅江” 全国文学创作大赛优秀作品展示

 

西阳镇的白宫水徜徉在村庄的怀抱里。区摄协 张文祥 摄

 

向丽杯“诗画梅江” 全国文学创作大赛优秀作品展示

 

白宫河沿岸设置了专门介绍当地人文风采的“文化廊”,引来游客前来观看。区摄协 张文祥 摄

 

向丽杯“诗画梅江” 全国文学创作大赛优秀作品展示

 

每到梅花开时,游客置身梅花的锦绣堆里游玩。区摄协 张文祥 摄

 

向丽杯“诗画梅江” 全国文学创作大赛优秀作品展示

 

在“红色村”北联村的茅坪之战遗址,游客听解说员讲述曾发生的革命历史。赖俊权 摄

 

编前语

通过创作“千年嘉应,诗画梅江”的散文、诗歌(包括诗词和古风)文学作品,全方位、多角度、多层次展示梅江秀美山水、毓德人文,反映梅江区近年来改革发展日新月异的变化和未来美好愿景,扩大影响,树立形象,吸引更多的人关注梅江、热爱梅江、向往梅江、扎根梅江。

初识鲤溪

□唐 梦

白宫实际上就像一卷古色古香的线装书,随意地翻开哪一页,都会有满眼摄人心魄的意境。就说今天要去的地方:鲤溪——连名字都那样充满诗意,人未到便已有几分醉意了。

位于梅江区东边的西阳镇白宫,是不折不扣的侨乡。乍听起来这个名字让人想起美国的心脏:白宫,这确实使人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无论如何,白宫的美,是从很表面的地方都能感受得到的。出城十几公里,就到了白宫的地界。也许是春天的缘故,放眼便都是清脆嫩绿的颜色。山是蓊郁苍翠的娇容中显出几分富丽的神态,路树的新叶仿佛脆生生地吐出几句欢迎的语言,俨然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就在这些嫩与绿之间,满布着从茂密的山林里奔涌而来、散流而来……的水,大的河,小的溪,细的涓流成涧。她们一齐徜徉在白宫村庄的怀抱里,有的嬉戏,有的撒娇,有的依膝而眠。一幅升平盛世、安居乐业的迷人画卷。在幢幢新楼与田野之间,山脊之间,依然有许多被拾掇得非常整洁的旧屋,其主人大都是早年出洋谋生,功成业就后回乡筑下这些今天看起来依旧华丽的居所。一切的景象,都和一个叫做白宫的著名侨乡的身份是那样的吻合!

一路在侨乡风情万种的眼眸里疾行,不久便到了国道的一个转弯处:“鲤溪”两个扣人心弦的字样已经赫然在目。沿着牌子所指的方向眺望,骤然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惊诧得一时不敢声张。就是现在,面对印在脑海里的鲤溪初初的容貌,依然是心中忐忑,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下笔!在国道的旁边,岔出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远处近处,零零散散地点缀着几处山里人家的屋顶,清澈的溪水就在小道的一旁哗哗地流着,溪堤上,一位村姑没来由地和黄牛对峙着,各不相让。

尽管鲤溪就在国道的旁边,并非居住在深山僻壤的世外桃源,但为何多少次呼唤却擦肩而过?为何今生今世到此时才有缘相识?也许正因为这种朴素平凡的美丽,常常被人们所忽视。骤然见到的鲤溪,她那天真无邪的笑靥里珍存着不施粉黛的惊世容颜,一如面对青葱岁月的初恋情人,惊惶而无助。

沿着鲤溪小道向山中进发,一曲曲婉转低回的流水清音伴随着浓浓重重的绿,在眼前婆娑起舞。不远处就是鲤溪的“燕生岩”,岩下建了座小小的寺庙,寺庙前的溪流里筑起了一道水陂,围住一洼绿水唤作“放生池”,这是佛家慈悲为怀、善待生命的亲切举动。

我们像一群高兴坏了的孩子,纷纷丢掉身上的累赘,褪去鞋袜,赤足奔进了溪中……光洁圆润的溪石充满诗情画意地摆放在水流中间,水流很有情调地在我们的腿边、在我们的指缝间流过。此时正值春的四月,一切的一切都在焕发着无尽的生机,没有贫富贵贱的藩篱,没有门庭族类的歧视,大树在高歌青天的旷达,灌木沉醉于晴空的缠绵,甚至崖下的小草,也在那一方狭小的空间里,安享春阳雨露温情的馈赠……

同伴在溪谷里尽情地嬉戏、拍照,仿佛全然忘却了时间的流逝。中午在寺里吃过斋饭,饭后,我们继续向鲤溪旁的山道上爬去。山路愈来愈险,茂密的林木遮天蔽日,像闯入了巨大的原始森林。尽管前些日子刚刚下过几场雨,山路难走了许多,但同伴并不觉得累,这是天然大氧吧的缘故。走过潮湿阴凉的林区,眼前有了一些开朗的阳光,是一排排谁种植的毛竹。正值收获春笋的季节,一根根笋尖很有情义似地从土里冒了出来,等待着种植人的采挖。再上去一点,便是一片豁然开朗的枇杷林,串串青中泛黄的果实挂满了枝头。枇杷林下一方古井,过滤着从更高的山上流来的泉水。枇杷林的一旁,有几处瓦房,前边是养蜂的旧屋,后边是山上人居住的家园。我们向前张望之际,窜出一条黑狗“汪汪”地叫了两声,吓得我们呆在原地不敢动弹。山上主人闻声而出:“不用怕,山里一年到头见不了几个人,它是高兴地通知我来客人了!”说着热情地招呼我们用茶,摆了满桌黄熟的枇杷和几根春笋,要我们带些回去。我们连连谢过,继续往山上攀爬,不一会便到了山顶。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