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探索中国传统戏曲外译新路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8日 04:59:53

  【核心提示】中国传统戏曲不同于其他类型的文化形式,就其外译而言,对译者的要求很高。尤其是在追求突破内容桎梏、以外语直接表演从而拉近与观众距离的新时代,译者面临更为艰巨的任务。译者不仅需要精通汉语和外语,还必须熟悉中国传统戏曲的专业知识。

  在中国文化“走出去”背景下,对具有重要艺术价值、蕴含中华民族核心价值观的传统戏曲进行外译,成为展示中华传统文化的绝佳窗口。截至目前,已有不少译者对传统戏曲进行了各种形式的译介,研究者也以此为基础开展了多角度的研究。然而,现有的传统戏曲外译作品和研究还普遍存在一些问题,不利于其在新时代的进一步对外传播。例如,翻译内容多囿于少数经典剧目,翻译成果多以文学作品的形式呈现,用于演出的翻译成果较为匮乏,不同传播渠道下的翻译目的不够明确等。有鉴于此,笔者试图对中国传统戏曲的翻译路径作出梳理,以期为新时代条件下传统戏曲的翻译提供新的思路。

  传统戏曲外译的内容选择

  中国传统戏曲剧种繁多,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戏曲有三百多种,传统剧目更是数以万计,浩如烟海。

  译介至国外的中国戏曲剧种剧目则屈指可数,此中大多数又为在国内知名度较高的经典剧目,如京剧《打渔杀家》《凤还巢》,黄梅戏《天仙配》《女驸马》,越剧《西厢记》,以及昆曲《牡丹亭》等。一方面,选择国内公认的经典剧目进行翻译起到了传播中华文化经典的作用;另一方面,这种选择却也在无形中造成了传统戏曲外译主题和内容的局限性。以昆曲为例,《牡丹亭》等以爱情为主题的明清传奇是长久以来昆曲外译的重头戏,这些作品的确也引发了海外市场对昆曲的关注。但是,正如朱玲所言,译介内容长期局限于明清传奇会导致国外市场误认为昆曲只讲千篇一律的浪漫故事,继而感觉乏味。密西根大学教授林萃青针对昆曲在美国的传播情况所进行的调查显示,剧目传统、重复、刻板以及范围狭窄是昆曲无法直接吸引广大美国观众的主要原因之一。林教授还指出,美国文艺界和观众更为关注艺术本身的表现,以及其对社会现象和问题的批判与对话。因此,要在新的时代条件下使追新求异的国外受众对中国传统戏曲保持持久的兴趣,就应当克服以往传统戏曲内容选择的局限,以调查为基础,选择更适合国外受众的主题与内容进行翻译。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稳步推进,消除过去以面向英美等西方市场为主的英译局限,选择能够引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民情感共鸣的戏曲作品,并以相关国家的语言进行翻译和传播,不失为中国戏曲文化“走出去”新的有益尝试。

  从文学视角看传统戏曲外译

  纵观中国戏曲发展历程可以发现,中国传统戏曲大都源于文学作品。自先秦起,《诗经》中的“颂”,《楚辞》中的“九歌”,就是祭神时以歌舞相配的唱词。至唐代,文学艺术高度繁荣,给予戏曲丰富的营养,诗歌声律更是推动戏曲走向成熟。宋代“杂剧”和金代“院本”则为元杂剧打下基础,标志着中国戏曲进入成熟发展阶段。进入明清时期,传奇作家和剧本大量涌现,一时间名作如云,这些剧本日后也都成为中国文化宝库中不可或缺的典籍。

  现有中国传统戏曲外译作品大多以文学作品的面貌与读者见面。例如,为向世界说明中国,我国在1995年推出国家重大出版工程《大中华文库》(汉英对照)系列,这是我国首次系统全面地向世界推出的外语版中国文化典籍,其中便包括了《西厢记》《长生殿》《关汉卿杂剧选》等优秀的传统戏曲典籍。正如《大中华文库》总序所言:“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系统、准确地将中华民族的文化经典翻译成外文,编辑出版,介绍给全世界,是几代中国人的愿望。”翻译中国文化典籍的主要目的是传播中华文化,提升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和国家的文化软实力。因此,文学视角下的中国传统戏曲外译,应当以展现中华文化为第一要义。戏曲典籍包含的大量诗词、典故、文化负载词等富有文化内涵的内容,应当是译者翻译的重点。异化应当是文学视角下中国传统戏曲翻译的主导翻译策略。如韦努蒂所述,异化翻译是一种“极为可取的……战略性的文化介入”,使目标语文化意识到外语文本中固有的语言文化异质性,“将读者送到国外”。在此基础上,合理采用增译、注释、脚注等翻译手段也有助于对中国戏曲典籍中文化内涵的展现。

  从传统演出视角看传统戏曲外译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