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你我都是金智英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5日 11:19:09

你我都是金智英



  

□新时报记者 徐敏
  第一次听说一个在韩国颇为流行的新名词:妈虫。“妈虫”是结合英文“mom”和“虫”的韩文新造词,用于贬低无法管教在公共场合大声喧闹幼童的年轻母亲。这个新兴名词虽然用于指称部分管教无方的母亲,但也被很多人不分青红皂白地使用在大部分母亲身上,造成了普遍的恐惧和伤痛。2014年底,“妈虫”这个词倏然在韩国流行起来,韩国女作家赵南柱感受到社会对女性、特别是身为母亲的女性的苛责,深受触动之下动笔写成了《82年生的金智英》。
  金智英,一个韩国最常见的女性名字。书中的她确实是那种人们每天都会迎面遇到的普通女孩。她1982年4月1日出生于首尔某医院妇产科,成长于公务员家庭,一家六口人住在七十二平的房子里。从小,金智英就有很多困惑。家里最好的东西总是优先给弟弟,她和姐姐只能享有剩下的食物,共用一把雨伞、一床被子。上小学时,邻座的男孩总是动不动找她麻烦。当她哭着向老师倾诉时,老师却笑着说:“男孩子都是这样的,愈是喜欢的女生就愈会欺负她。”上了中学,公交车或地铁上常有咸猪手掠过她的臀部和胸部。在校园里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也有男老师喜欢对女同学动手动脚。可她们往往只是选择回避、逃离现场,从不敢高声反抗。
  大学毕业,进入一家公关公司。当她环顾办公室,发现虽然女同事居多,高管却几乎都是男性。下班不得不去应酬,被安排坐在主管旁边,忍受对方的黄色笑话和无休止的劝酒。31岁那年,她和相恋多年的男友结了婚,不久就又在长辈的催促下有了孩子。在众人“顺理成章”的期待下,她辞掉工作,准备在家带小孩。递交辞呈时,她一滴泪也没有流。
  《82年生的金智英》探讨了具有普适性的热点话题,比如老一辈人的重男轻女,性骚扰问题和对受害者的“荡妇羞辱”,职场中男女同工不同酬,对全职母亲的苛责,女性就业歧视(长辈建议女孩选择安稳清闲的工作),以及单身女性面临的婚姻和生育压力。这些问题是多么熟悉,熟悉到每天都有人在我耳边唠叨和牢骚。昨天是刚满30岁的表妹被父母催婚催到准备旅行过年;今天是邻居家的全职妈妈吐槽自己带孩子做家务劳累不堪,丈夫还抱怨为什么进家门没能喝上热茶;明天可能是在上海职场打拼的同学使出浑身解数,还是不如条件差不多的男同事更受老板待见……如此看来,你,我,人人都是那个经历无数大小坎坷和烦恼才能长大的女性金智英。
  《82年生的金智英》写的就是这样一个平凡女性的前半生琐碎又普通的小事,普通到这些事情很大概率发生在每一个女孩身上。正如播出多年来一直是韩国电视剧代表作品的《请回答1988》,这样的影视和文学作品没有宏大的文学设定,没有拯救民族和国家的英雄人物,也没有迷离奇幻摄人心魄的伟大爱情,没有强烈的反转。然而,生活的白开水每天必不可少。
  金智英是一个从群体抽象出的概念,她的命运是我们命运的汇总。书里面有一万个让金智英最终走向精神崩溃的瞬间,而我们身为女性绝对能找到那些和她共享的瞬间,东亚国家的女性尤其如此。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