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残月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3日 16:14:49

张承志

  作者简介:张承志(1948-) ,生于北京,原籍山东济南,回族。张承志是一位极具精神世界和文学世界的作家, 早年的文风如铁,慷慨硬朗,充满了大漠荒原气息,90年代以后,其人宗教情感增重,文字开始变的诡秘起来,甚至有些偏激。作品多涉及宗教等,引起争议。文学之于张承志,不是目的,不是终极,而是工具,是手段,是表达人生理想和精神追求的物态载体。他的小说具有激情的文学表达、独特的审美风格、浓郁的文化氛围,而弥漫于张承志世界的那种深刻的文化意蕴,鲜明的民族忧患意识,透过历史的思想洞察力,更使人们一次又一次的震撼。张承志更多地是以他执着而独特的精神魅力吸引、感动、征服着读者。文化意蕴,民族忧患意识,审美风格,人文精神,在他的小说中融为一体。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北方的河》、《黑骏马》,长篇小说《金牧场》、《心灵史》等。

  知识点:

  1.识记作者代表作中篇小说《北方的河》、《黑骏马》,长篇小说《金牧场》、《心灵史》等。

  2.简析主人公杨三老汉的形象。

  有这样一种树,它们生长在蒙古阿拉杭盖的一处有“黄狗地狱”之称的火山口,其黄叶如金箔,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它们的根如何扎在黑洞洞的烧得铁硬的砾石斜面上,不下雨时它们如何生存,这都是像谜一样的问题,无法用科学来解答。张承志在惊叹它们顽强的生命力之余,提出了这样的探询:“活着,而且美,又在那样的险境之中,这三者之上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联系。”这是一个关于生命、处境与美的问题的思索。

  杨三老汉正是这生长在绝境的众黄叶树中的一棵,他扎根在长不出“青灵绿草的”粗砺砺的西海固,“成年用晒焉的苦苦菜填肚子”,满门都被镇压回民谋反的国民党的兵杀害了,壮年时又赶上谋反的名,逃到青海的破窑蹲了几年冻坏了腿,然而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和境遇下杨三老汉却熬了过来,非但熬了过来,还感到“碎了一半的心”万般平静。“平静”是一种审美的体验,已经大大超出了生存的层次而进入了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让杨三老汉感觉到了平静,沉入存在的体验中去的呢?是那可以让人为之舍命的“念想”—— 哲合忍耶教的宗教信仰,这就是张承志所认为的在生命、处境和美之上应该存在的“一个什么样的联系”。 在去晚祷的路上,杨三老汉完成了对他自己一生苦难和追求信仰的回顾,意识片刻的游离最终还是回到对宗教信仰的沉浸中去。

  作者把杨三老汉的人生经历通过回忆式的意识流动展开在他去寺院晚祷的路上,这段心路的历程虽然随着意识的跳跃而显得驳杂且没有条理,但是贯穿其中的始终有一个轻若游丝的“神秘的唤声”,意识片刻的游离最终还是要回到对宗教信仰的沉浸中去。在去晚祷的路上杨三老汉完成了对他一生苦难和追求信仰的回顾,这不仅是一条通向晚祷的寺院的路,更是一条通向信仰的路,也许正如基尔凯郭尔所说:“人生道路就是走向上帝的道路。在这条通往上帝(也就是杨三老汉所信奉的胡大)的路上,理智和知识都要让位给信念,只要信,只是信,怀疑的科学精神在那样绝望的境地只能把人引向彻底的绝望,只有坚定的信仰才能把人从苦难中救赎出来,给人以抗拒无边苦难和活下去的勇气,才能把人引向审美的境界”。

  杨三老汉的经历其实完全可以用叙述历史的笔法写一本个人苦难史,但是作者却把他的一生浓缩在短短的心灵的回闪的片段中。作者是在以他的文本形式向我们暗示什么吗?在百来年历史上,太多的杀戮,太多的回民的鲜血已经让回民的后代养成了沉默的习惯,面对着整个外面世界的不解和敌视他们已经放弃了诉说,让真实只在心中淌过,苦难在心间会长成一棵郁郁葱葱的大树,只有真主可以看到。他们已经放弃和和外界的交流而转向内心,转向内心的过程就是接近生命本质的过程。另外,在夜晚独行的杨三老汉的内心独白更容易营造出一种宗教的神秘迷幻的气氛,这表明信仰无须媒介,只在内心,这种内心独白的叙述方式也表达了作者的一种宗教体验。在这段通往信仰的心路旅程中,有几个意象是不断地浮现在杨三老汉意识的潜流中的,它们分别是墨蓝的黑夜、暗红的山峦和锈斑累累残了一块的铁月牙。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