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文学的自省与自强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1日 20:46:37

  时代的呼啸前行,尤其是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使我们生活于日新月异的变化之中,也不断动摇乃至颠覆人们以为牢不可破的常识与逻辑。著名相机制造企业尼康,曾因产品质量优异而备受市场追捧,近来却不得不在中国关闭工厂,打败它的不是索尼或佳能等同行业竞争对手,而是几乎与它不相干的另一行业产品智能手机。零售业的传奇商场大润发,连锁店开遍大江南北,号称19年来不曾关闭一家店铺,商场巨头沃尔玛、家乐福等没有击败它,但在“网购”如火如荼的今天,也只能被阿里巴巴所收购。大润发创始人抱憾出局时说:我赢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时代。类似这样被时代淘汰和抛弃的事例,似乎每天都在人们不知不觉或习以为常中悄悄发生。

  那么,身处“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当今时代,在互联网无孔不入地覆盖社会生活的每个角落,人工智能见缝就钻地渗入各行各业的形势下,文学创作领域又是怎样一番情景呢?

  文学遭遇“陌生对手”

  最近,首部由机器人小封写作的诗歌集《万物都相爱》,在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小封是《华西都市报》旗下“封面新闻”数据研究公司开发的最初用于新闻互动聊天的机器人,经过不断迭代升级,通过每天24小时不间断学习数百位诗人写作手法和数十万首现代诗,运用知识图谱、自然语言处理等技术,已能够熟练进行现代诗和古体诗的写作。2019年3月5日,封面新闻正式开设“小封写诗”专栏,迄今已发表诗作200余首。请看这首《爱情》:“用一种意志把自己拿开/我将在静默中得到你/你不能逃离我的凝视/来吧 我给你看/嚼食沙漠的仙人掌/爱情深藏的枯地”。诗作只有短短的六行,富有层次和节奏感,语言流畅而不失张力,尤其是将爱情比作荒凉沙漠中绿色诱人却又浑身带刺的“仙人掌”,堪称意蕴丰赡、极富阐释空间的精彩暗喻。评论家杨庆祥在该书序文中断言:作为一首命题诗作,相关工作人员输入“爱情”题目,让小封进行写作,“这是一首完成度很高且不乏创造力的爱情诗,甚至放到人类创作的爱情诗的谱系中去,也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位置。”

  自2016年智能机器人阿尔法狗战胜多位围棋世界冠军震惊人类以来,人工智能在诸多领域抢关夺寨旌旗招展。就文学创作而言,小封机器人写诗远非个案和偶然,不仅微软小冰的诗作早已在传统纸媒发表,AI(人工智能)李白创作的诗歌也不乏可观之处。人工智能超越人类无可比拟的优势在于,它具有强大的“深度学习”能力,可以多层次运用人工神经网络轻松地处理海量数据及事例,一层神经网络把大量矩阵数字输入,通过非线性激活方法取得历史数据的规律权重,再产生另一个集合数据获得相对恰当的结果。文学创作固然有“虽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曹丕《典论·论文》)的一面,但总体而言,前辈大师用心血构筑的大量经典名篇,仍然是有经验可以参考、有方法可以掌握、有路径可以遵循并逐步登堂入室的。完全可以预测,人工智能以其超强的学习、吸收和整合大数据的本领,除了能够创作一首首诗歌以外,推出中等水准的探案故事或武侠小说、写出尚可一读的游记小品或记人叙事散文,也并非高不可攀、难以胜任之事,何况网络文学中早已有电脑小说《背叛》流行呢。

  在《万物都相爱》的序中,杨庆祥曾明确判断:“人工智能的写作是一面镜子,可以让人类更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写作已经穷途末路。”这里“穷途末路”四字虽然有些耸人听闻,但在一定意义上说却并非毫无根据地夸大其词,足以让我们注意和反省。

  网络新锐生机勃勃

  如果说,人工智能写作在文学创作的百花园里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那么,网路文学作为文坛后起之秀则展现出“十月遍地桂花香”的繁盛景象,令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以1998年蔡智恒的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为起步标志,中国网络文学刚刚走过20年的生命旅程。然而,正如互联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入千家万户一样,网络文学也以难以抵挡的魅力吸引无数读者。不久前在北京发布的《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网络文学用户量高达4.3亿,国内主要文学网站驻站写手达1755万人,其中签约作者61万人,创作各类作品2442万部,网文整体阅读时长约30亿小时,越来越多的人用整块或碎片的时间、沉迷或随意的方式浏览网络作品。许多由出版社出版的畅销并获奖的纸质书籍,常常是先以“网文”的身份在网络上受到追捧,才被出版社编辑关注和青睐。如长篇历史小说《芈月传》即是先在网络连载走红后,被拍成电视连续剧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首播,并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同步推出180万字六卷本的图书。该书除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布的 “2015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外,还由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等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作品研讨会,在“第十届作家榜全民阅读节”上荣登作家榜金榜。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