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代外国文学纪事丛书:谁言史不著当代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1日 10:55:02

当代外国文学纪事丛书:谁言史不著当代

  “当代外国文学纪事(1980-2000)”丛书 金莉 总主编 商务印书馆

  编者按 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赵德明时常会想起,在1980年到2000年的20年间,那些熟悉的拉美作家们情况怎么样了?然而,相关的资料太少。后来得知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成果“当代外国文学纪事(1980—2000)”编纂工作的启动,于是他一直催促着负责拉丁美洲卷的主编郑书九,快些,再快些。

  历时约十年,包括拉丁美洲卷在内的十卷本“当代外国文学纪事(1980—2000)”(以下简称“丛书”)终于完成,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该项目由北京外国语大学王佐良外国文学高等研究院院长金莉主持,外语院系师生共同参与。这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在外国文学研究领域多年来完成的规模最大的科研项目之一,也是我国首套外国文学纪事丛书。日前,由北京外国语大学王佐良外国文学高等研究院与商务印书馆联合主办的“当代外国文学纪事(1980—2000)”丛书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众多专家学者参会并探讨“丛书”内容,光明读书会摘取其中部分精彩内容,供读者品评。

  嘉宾: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 陈众议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丛书总主编 金莉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丛书俄语卷主编 张建华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丛书英语卷主编 张中载

  缘起:我国首部外国文学纪事丛书诞生

  金莉:我曾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提到,当下国内的外国文学基础研究很薄弱,在高校的一系列评审制度中,仍然是写学术论文多,做基础资料性研究少。由此,我想到可以发挥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优势,做一些外国文学的基础性研究。最终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申报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顺利获批。

  “丛书”在设计之初,申报了13卷,但实际情况困难重重。比如有一卷,没有人能承担这个项目;再比如埃及卷,我们到了埃及图书馆才被告知,只能手抄,不能照相,不能复印,资料有些也无法带回,最终只能遗憾放弃;还有保加利亚卷,这一卷的主编在编纂过程中去世了,而全国范围内,保加利亚语种只有北京外国语大学有,而且只有两三个人,带头人去世了,只能终止。最终,我们做了调整,确定下来十卷。

  “丛书”以时间为线索,按国别、地区分卷撰写,系统梳理和介绍了20世纪最后20余年间,德、俄、法、拉美、罗、美、日、泰、西、英等十个国家和地区的文学发展历程,评介了这一时期的作家作品和文学事件,并包含了对于外国文学发展态势和规律的综合评述。

  张中载:“丛书”的问世,无疑是我国外国文学研究史上一件可载入史册的里程碑事件。

  过去百年间,我国外国文学的研究步履进展较慢。“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外国文学研究的重点是外国文学的译介,真正意义上的研究尚未形成气候。新中国成立之后,除了苏联文学之外,对其他国家和地区文学的研究,主要是20世纪以前的经典作品。当时间已经步入20世纪70年代时,我国的外国文学研究并未与时俱进。

  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有论述当代外国文学的专著出版。如1994年王佐良、周环良主编的《英国二十世纪文学史》,1996年的《当代英国文学》,以及1998年瞿世镜等人主编的《当代英国小说》,而这些都是英国一国的当代文学研究。像“丛书”这样涵盖近30个国家的当代外国文学研究著作的出版,在我国尚属首次。

  1980年至2000年,是全球文学文化转型和变化的时间节点。世界风云变幻,政治、经济、文化格局发生重大变化。20世纪80年代,影响广泛的英语文学率先打破高雅文学和通俗文学的界限,大大拓宽了文学的边界。

  举两例为证:

  一是英国人伊恩·弗莱明的邦德惊险小说以及依此拍成的“007系列”电影,从20世纪60年代起风靡世界,至今不衰,并走进了美国大学的文学课堂,与莎士比亚的经典戏剧一样,成为文本分析、讨论的对象。

  二是美国歌手鲍勃·迪伦出人意料地荣获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瑞典学院认为他对美国民歌传统作了“诗意的表达”。迪伦的获奖,说明当今文学的疆域已经扩展至歌词,甚至摇滚音乐歌词。

  “丛书”是在我国经历了30多年改革开放后,中国学者用新思想、新视角编写而成的,立足于新世纪,对20世纪最后20年多国、多地区的文学作全景式、多视角、多维度的梳理、分析、总结和评论。“丛书”反映了我国外国文学研究者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外国文学研究中既尊古又厚今的兼收并蓄,扭转了我国外国文学研究中长期厚古薄今的偏向。

  特点:披沙拣金 取精用弘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