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专家谈中国当代文学在西方的处境:简直是沙漠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13:16:21

内容摘要:在昨天举行的一场“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上,面对采访的几位国外翻译家表示对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在国外的翻译出版很不乐观,他们毫不留情地用“太差了”、“沙漠”、“怪怪的”等来形容中国当代文学在西方的处境,令记者感到意外。”王健说,加拿大的汉学家和翻译家不少,但有个共同的“毛病”,就是重视中国古典文学,轻视中国当代文学,包括他自己,作为叶嘉莹的学生,也更喜欢翻译古诗词。为什么中国当代作品的翻译连资深汉学家都发憷对于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不被国外接受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跨文化的翻译过程让作品失去了其魅力。菲萨克告诉记者,尽管已经有三十年的翻译经验,但是在翻译当代作品时还是发憷:“翻译当代的文学作品有些困难,大部分都是通过英文和法文的译本再翻译成西班牙文。

关键词:翻译;当代文学;出版;罗季奥;汉学家;俄罗斯;王健;中国文学;学生;文学作品

作者简介:

  在昨天举行的一场“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上,面对采访的几位国外翻译家表示对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在国外的翻译出版很不乐观,他们毫不留情地用“太差了”、“沙漠”、“怪怪的”等来形容中国当代文学在西方的处境,令记者感到意外。

  怎么了

  俄罗斯曾经三年没出版一本中国当代文学书籍

  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东方系常务副主任罗季奥诺夫很形象的控诉中国当代文学在俄罗斯的“惨状”:“与政治经济的热相比,中国文学在俄罗斯不能说是冷的,但至少是凉的。”罗季奥诺夫介绍,“翻译逆差明显,达到了20倍,俄罗斯的80后和90后根本就不知道当代中国文学是什么,他们只了解西方文学。”

  据他统计,1990年到2005年这15年间,中国当代文学在俄罗斯一共只出版了8本书,平均两年一本,“简直是沙漠”,2005年到2008年因为有合作项目,出版了几本书,2008年金融危机后到2010年的3年间,一本书也没有,2011年出版了1本,才卖出去1000册,2012年好一点,出版了2本,一共卖出去8300册。

  加拿大西门菲莎大学教授、汉学家Jan Walls痴迷中国文化,不但给自己起了个地道的中文名字王健,还会表演数来宝。“我注意到,2013年我们的作家门罗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后,中国的出版社出版了9本她的小说,而2012年莫言得了诺奖后,却没有同等的待遇,加拿大并没有因为莫言得奖就多出版他的书。”王健说,加拿大的汉学家和翻译家不少,但有个共同的“毛病”,就是重视中国古典文学,轻视中国当代文学,包括他自己,作为叶嘉莹的学生,也更喜欢翻译古诗词。

  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翻译家达西安娜·菲萨克,在上世纪80年代就翻译了大量的巴金、钱钟书等名家的作品到西班牙。她也直言中国当代文学在西班牙的境况不乐观。

你是否喜欢
推荐文章
2020年01月01日 10:33:00
2019年12月01日 14:05:46
2019年07月12日 14:39:10
2019年09月20日 13:35:13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