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胡适在北大的最后时光是如何度过的?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9日 09:54:57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胡适于当年9月与钱端升等人到美国宣传中国抗战,争取美国的同情和支持。1938年至1942年,胡适任驻美大使,卸任后在美国从事《水经注》研究。

抗战胜利后,胡适于1945年9月被任命为北大校长,在回国前,由傅斯年代理。

1946年7月初,胡适由美国回到上海,月底到北平。9月20日,正式接任北大校长,开始他在北大的最后时光。

胡适在北大的最后时光是如何度过的?

1920年3月14日,蔡元培、胡适、蒋梦麟、李大钊合影于北京西山。原件藏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档案馆。

一、北大转入正轨

胡适归国就任之前,傅斯年代理校长,对复员后的北大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顿。胡适到北平后,于8月16日主持北大行政第一次会议,主要讨论了北大新建院系和教室聘任问题,决定在文学院下添设东方语言文学系,理学院的生物系分为两系:动物系和植物系,新建农、工、医三院。

胡适就任校长后,在他的主持下,经过多次协商讨论,聘任樊际昌为教务长,陈雪屏为训导长,郑天挺为总务长,汤用彤为文学院院长,饶毓泰为理学院院长,周炳琳为法学院院长,马文昭为医学院院长,俞大绂为农学院院长,马大猷为工学院院长。此外还完成了各系主任的聘任,胡适自兼国文系主任。至此,抗战回迁的北大经过傅斯年的整顿和胡适的调整,开始走上正轨

10月10日,胡适在北京大学开学典礼上发表演说,他在分六个阶段回顾了北大的历史后,对新北大提出希望:“希望教授、同学都能在学术思想、文化上尽最大的努力作最大的贡献,把北大做成一个像样的大学;更希望同学都能‘独立研究’,不以他人的思想为思想,他人的信仰为信仰。”

胡适还说:“自由研究是北大一贯的作风。‘自由’是学校给予师生的。‘独立’则为创造的。”胡适还引用南宋吕祖谦“善未易明,理未易察”的名言,告诫北大学生要独立思考,不盲从。

胡适在北大的最后时光是如何度过的?

1924年9月,胡适与北大研究所国学门同人合影。前排左起:董作宾、陈垣、朱希祖、蒋梦麟、黄文弼;二排左起:孙伏园、顾颉刚、马衡、沈兼士、胡鸣盛;三排左二为胡适。原件藏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档案馆。

二、发展北大的梦想

胡适任北大校长期间,积极谋划北大的学科发展和教学条件的改善,但由于时局等原因,很多未能付诸实践。

胡适接手北大之初,曾向人表示,他很想把中文系某些教师的繁琐考证风气加以扭转,使他们能做到他所主张的“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史学系主任姚从吾任河南大学校长后,胡适曾想兼任史学系主任,以便对史学的研究方法有所改进,考虑到已经兼国文系主任,就由秘书郑天挺兼任,自己则在史学系开了一门史学方法论的课程。由于胡适作为名人太过忙碌,他对北大国文系的改造设想没有得到充分实现。

胡适曾屡次向人说,蔡元培任北大校长期间,修建了红楼;蒋梦麟任北大校长期间,修建了图书馆;他在任期间也要为北大修建一座值得纪念的建筑,他想修建一座礼堂。后来胡适正式提出此议,与建筑学家梁思成商谈,并积极为此事筹措经费。可惜由于时局动荡,这个想法未能实现。

胡适在北大的最后时光是如何度过的?

1924年5月10日,胡适与泰戈尔(左三)、钢和泰(左四)、Elmhirst(左一)、Garreau(左五)等人合影于钢和泰在京寓所。原件藏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档案馆。

任北大校长后,胡适还为争取经费殚精竭虑,除了教育部的经费,还积极争取中基会(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的支持。

1947年3月14日,胡适在中基会年会上提出中基会与北大第二次合作议案,具体内容是:北大向中基会借美元三十万元,分两年支付,作为购买图书设备之用。北大每年付息五厘,由教育部担保,用美金付还。两年之后,分十五年还本。

胡适任北大校长期间在学科建设方面的一个重要计划就是物理系的发展和筹建原子物理研究中心。大约在1947年,胡适给当时的国防部长白崇禧和总参谋长陈诚写信说:“我要提议在北京大学集中全国研究原子能的第一流物理学者,专心研究最新的物理学理论与实践,并训练青年学者,为国家将来国防工业之用。”

热点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