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追寻久违的年味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9日 09:39:09

                   

追寻久违的年味

追寻久违的年味

小时候过年是有标志的。大寒小寒,杀猪过年。一说大队部要杀猪了,这就是将近年关了。杀猪的场面是宏大的。我们这些小孩子最爱看了。几个壮汉按着猪,其中一个拿着明晃晃的刀子,以屠夫干脆利落的速度与气质,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看的我们触目惊心。猪疼的嗷嗷叫,一会功夫就奄奄一息了。一只肥胖无比的猪就这样倒下了。然后我们就看到了猪褪毛后白花花的身体,里面的五脏六腑都暴露无遗了

那时候每家都秤好多肉,少则半扇,多则整头猪,用小推车拉回家。院子里架起一口大铁锅,一米宽的大铁锅,把洗好的肉一块一块的码好,放上葱姜蒜等各种煮肉调料,燃起劈好的木柴。80年代农村都是烧火做饭。拉着风箱,呱嗒呱嗒。熊熊的火焰,蒸腾的热气,散发着浓郁的过年气氛。锅里的肉渐渐变色,糯软,香气扑鼻,秀色可餐。弥漫的满院子的香气。街上也散发着各家各户不同的香味。那时候,吃肉还是很享受很奢侈的事情。那时的肉真香。那时的猪长得也很壮,纯粹的生态养殖。吃五谷杂粮,没有所谓的饲料,高科技的东西。我们围着大铁锅大口吃肉,吃的满嘴流油。父亲还把大块骨头里的骨髓弄出来给我们吃,骨髓真是好东西。一吸就到嘴里了,比猪肉还要好吃。锅里热气咕嘟咕嘟的冒着,年的盛宴就这样开启了。

赶年集是过年必不可少的一章。忙碌了一年的人们,都来到年集上,置办年货。汹涌的人潮,摩肩接踵。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放眼望去,各种年货琳琅满目,一应俱全,应有尽有。赶集的人们说说笑笑,赶着小毛驴的,套着大马车的,好不热闹。

我和弟弟坐在小土坡上,拿着一两米长的甘蔗,听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啃着酸酸甜甜的糖葫芦,真的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大好年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心也一起兴奋着,雀跃着。过年喽!什么是年,对于我们来说,过年就是有新衣穿,有好吃的,好玩的。一个盛大的节日。

那时候还流行戴发卡,戴头花。每个小姑娘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自己有一个红色的头花,是奶奶给买的。现在看着那些旧照片,一眼就能感觉出那个年代审美的土气,自己戴着像个小媒婆似的。但就是这些曾有的小物件,带着喜气与热闹,装扮了我们的童年。让我们的年味十足。至今想起来依然怀念。

过年了,糖是家家户户的必备品。我们小孩子的嘴里吃着糖,口袋里装着糖。五光十色,是每个孩子都抵制不住的诱惑。吃完糖,糖纸我们都攒起来,大有用途。我们把花花绿绿的糖纸叠好,用线缝成花的样子,然后放到水瓶里冻起来。第二天起来,我们就能欣赏到自己的杰作了。真的是赏心悦目,心里高兴的不得了。那时候没有琳琅满目的玩具,我们的世界很简单,快乐也很简单。

大年初一到了,人们都挨家挨户的拜年。你来我往,好不热闹。爷爷奶奶给每个孩子准备好平整的压岁钱。崭新的嘎嘎作响。我们自是喜笑颜开,喜上眉梢的撒着欢儿,乐得没完。

晚上去奶奶家,一大家子三小家子围在一起,说着话,聊着天。看电视、吃瓜子、打麻将,难得聚在一起的红红火火的热闹。团团圆圆,承欢膝下的热闹。晚上各回各自家。玩了一天的我们都累的睡着了,爸爸妈妈抱着我们。自己趴在爸爸肩上,朦朦胧胧中,那时的皎洁月色,那时渐渐安静下来的胡同,都在自己心里留下深刻的眷恋。

这就是记忆中的年味,渐行渐远。那时的热闹,那时的简单纯粹,那时的温暖记忆,留存在心里。像是久违的故人,带给我们久别重逢的万语千言!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