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国际影响力提升国外对中国文学作品需求增大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5日 22:33:54

作家格非的小说《隐身衣》(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最近获美国苏珊·桑格塔翻译奖。如今,中国作家越来越多地在国际上获奖。一些中国文学作品在国外的销量也非常可观,比如《三体》英文版全球销售超过25万册,《解密》英文版和西文版销售均超过5万册,英文版进入美国亚马逊总销售排行榜前100名,西文版名列西班牙文学销售总榜第二。《人民文学》外文版推出了英文、法文、意大利文、德文、俄文、日文、西班牙文等9个语种的版本,2016年一年出版各语种版本共计20期,得到了世界各国读者、专家的好评,其中,《人民文学》杂志阿拉伯文版在埃及发行12000册。中国文学越来越受到国际上的关注,影响力越来越显著。文学界和其他有关方面作出积极努力,传播中国故事、中国声音,展现中国风貌,让外国民众通过欣赏中国作家的作品深化对中国的认识,增进对中国的了解,感受艺术魅力,加深对中华文化的认识和理解。

国外对中国文学作品需求越来越大

以前我们向国外推介中国文学作品,现在国外主动找我们买文学作品版权的越来越多。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肖丽媛介绍,中国文学作品输出的地域扩大了,以前主要是亚洲,现在输出到欧美、拉美、阿拉伯国家,输出语种越来越多。今年4月22日的阿拉伯书展展出10本中国文学作品,其中人民文学出版社有4本,是国外主动提出翻译。铁凝的《永远有多远》泰文版发行了两万册。

谈到中国文学越来越受到国际关注的原因,肖丽媛认为,随着中国国力增强,世界对中国越来越关注。而政府对于文学走出去的资助力度也越来越大,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丝路书香工程、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等几大走出去工程的实施,加大了中国当代优秀文学作品的翻译出版和海外推广力度。同时作家本人国际意识越来越强。

《人民文学》杂志阿拉伯文版总监艾哈迈德·赛义德说,《人民文学》阿文版在埃及发行后,埃及整个国家都在谈中国文学,大家对莫言、迟子建、刘震云、吉狄马加等中国作家的作品很感兴趣,他们向阿拉伯世界讲述中国故事。“我们只是提供给阿拉伯读者作品,让他们自己去了解。‘一带一路’倡议受到阿拉伯政府和人民的关注和欢迎。我们向阿拉伯世界翻译出版了上千册中国图书,其中包括中国文学作品。通过这些图书的翻译和介绍,阿拉伯语读者开始意识到,世界上有一种模式叫中国道路,它和西方国家不一样,这很重要。”

“80后”作家张悦然说,意大利有两家出版社看到《人民文学》意大利文版上刊登的她的小说后找到她,如今她已经跟这两家出版社签订了出版合同。《人民文学》外文版对外推广中国文学和中国作家确实是有效的。

五洲传播出版社2011年就启动了中国当代文学西语推广项目,第一批推出30个中国作家。五洲传播出版社副社长荆孝敏说,当时中国作家受拉美文学影响很大,而中国作家在拉美的影响与此不对等,这其中包括语言问题、文化差异问题。开始推出这个项目很难,当时中国与拉美文化交流还不多,缺乏相关渠道。中国作家也不感兴趣,麦家当时就表示,自己作品在国内有很大发行量,不愿走出去。对此,出版社做了艰苦的工作。如今中国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与拉美交流越来越多,高层互访越来越多。2012年莫言获诺贝尔奖后,作家走出去积极性越来越高,影响力越来越大。麦家的《解密》《暗算》由西班牙最大的出版社新星出版社出版。2013年出版的西语版《解密》,3万册都卖完了。五洲传播出版社对外出版了32本当代作家作品,对外版权输出20多种,秘鲁甚至有这些作品的盗版。

荆孝敏说,随着中国走到世界舞台中央,国外对中国文学作品需求也越来越大,自己见证了这个过程。“1999年参加美国书展,我们送他们书他们都不要,现在他们花钱来买版权,需求大,热情也高。”

中国当代文学海外阅读取向发生变化

肖丽媛发现,与国外读者需求对路、反映时下中国社会现状的作品更受欢迎。国外读者希望通过文学作品了解中国社会,对反映当下社会生活的年轻人作品如“70后”作家作品更重视。

“中国文学的巨大体量、中国作家在时代变革中的复杂经验,能够产生出很多优秀作品。”科幻作家王晋康对中国文学充满信心:“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曹文轩获得了国际安徒生奖,刘慈欣的《三体》也获得了雨果奖,这充分说明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的质量过硬。他们几位绝不是中国当代文学的孤峰,希望更多的作家作品能够走出去,产生更大的社会影响。”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