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旧时王谢堂前燕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7日 09:24:02

(一)廖先生其人

廖先生,其实只是一个中学的美术老师,他却坚持要让大家称呼他为“先生”,因为自古先来,人们对才德并重的人都会这么称呼。

廖先生喜欢油画,办公室里,家里也总堆放着许多作品,我看去大都是些油油腻腻,不知所云的画作罢了,廖先生却视如珍宝;

廖先生很少去参观别的画展,他是不屑去的,尽管廖先生自己并没有办过什么像模像样的画展,至多就是学校里逢年过节,请他写一写,画一画,供师生们评点评点。

廖先生的名讳还是很有名的,至少很多人听到了都会感叹一下,露出一种“久仰久仰”的神情,虽然最后总会意识到此廖先生并非他们所知晓的那何香凝先生的后人,但是廖先生很满足于这种被“久仰”的感觉,即便本不属于他。

廖先生很喜欢下象棋,但是棋友们都不喜欢他,因为他不肯服输,总要为着一招棋跟别人争论不休。

廖先生身材瘦削而高大,他说颧骨高隆的人不是帝王之相,也是富贵之相。因而,小时候的我,总是高高的抬起头来看他,我知道,他喜欢被人敬仰的感觉。

() 旧时王谢堂前燕

廖先生来过我家里,那时我们刚搬进母亲工厂分配的一套新居里,宽敞明亮的两间大房子,南面窗口的阳光一直铺到了房门前,金灿灿的,我非常喜欢那种温暖的感觉。而廖先生则背着手,在屋里踱来踱去,敲敲墙壁,摸摸门板,又向窗外张望了几下,皱起了眉头说:“乡下地方,有什么好?砖头堆砌的房子,有什么好?哪里比的我家的宅子,那可是真正的宅子!我便好奇了起来,好奇着他口中的宅子是什么样子?值得他那样不屑我的新家?

廖先生就站在窗前,幽幽的说:“我们可是住在城隍庙后面的巷子里,你知道那里以前住的都是什么人? 肃王爷家的亲戚啊!我摇晃着脑袋,表示我不认识什么肃王爷,也没有去过城隍庙。廖先生便摸摸我的头,又摇摇他的头,轻声的说:“乡下孩子,可怜啊!

我很不服气被廖先生称为“乡下孩子,便央求着姥姥带我去廖先生的家看看。

后来,我到底还是去了廖先生的家。那时,他家真的就住在热闹的街市里,那是真的老城厢,差不多就是上海城隍庙附近的感觉吧。走进曲曲拐拐的巷子,城隍庙侧墙的第一棵大柳树下,便是廖先生的家了。

廖先生站在他家的门口等候我们,引着我们进去了。那也的确可以说是个大宅院,是旧时比较气派的那种,据说曾是廖先生家的祖宅。高挑的院门头上,似乎有一些雕刻的痕迹,却已经斑驳的无从辨识。进门先是一个小小的石照壁,右转绕进院子,便能看到一个长方形的庭院,正对一座通开三间的北房,木梁木门和木窗,而且还需要上几阶石梯,所谓“上屋”, 多少有些高高在上的味道了,房门口还悬一只大葫芦, 据说是请了风水先生挂上去的,左不过是主人祁佑家宅平安的心思罢了。北房三面都修建有许多间小屋,屋前或堆着陈年杂物,用白色的塑料布罩着;或码放着许多蜂窝煤;或在树与树之间牵起一个绳子,晾晒着衣物。使得庭院显得格外拥挤,视线也格外慌乱。

廖先生便站在院中央,给我指点着,讲述着,说以前那个上房是他的爷爷奶奶住的,他平时都不敢进去;而那时下房也都是标致的古派建筑,哪里像现在看到的这些破旧小屋,说着,言语里便有了气愤,气愤的他颧骨两侧的青筋斗暴了起来,手指在空中抖动。我本来憧憬着我是不是可以去住那间挂着葫芦的上房,谁知却被他牵着,走到照壁后边左侧的角落里,拉开一间屋子的门。那里阴阴仄仄的,也是木格子的小门,木格子的窗,屋子里阴暗暗的,最初进去,眼前好像被人蒙上了黑色的布帘,然后再一点点的掀开,屋里的世界才一点点展现出来。那是一处套间,正对着门的是一张大床,床右侧靠墙根摆着一个大柜,柜旁的窗口处放着一张八仙桌。门的左手侧是一扇小小的木格门,通向里边的套间,也是摆着一张大大的床,一张斑驳了漆面的书桌。仅此而已,仅此而已,这就是廖先生夫妻和三个女儿所拥有的家。那时,我是质疑的,质疑这种老城厢里真正的城里人,所拥有的我渴望的大宅生活,还不如我家的两间大房宽敞呢。我用眼角撇着这个房间,心底涌动着不屑的思绪,却不小心写在了脸上,又不小心让廖先生看到了。他站在屋门口,大声的说道:“这个院子,这间,那间,这里所有的房间,以前都是我家的!我家的!后来被征收了,分给了穷人住,就留给我这么小的一间房了。你以为我骗你? 这是哪里?这是肃王爷家的亲戚才住的起的地方!搁以前,这是有身份的人才住的起的,你知道吗?他不住的絮絮叨叨着,引得其他屋子的人都探身出来观望,廖先生却坚持着他的慷慨,任凭唾沫点子溅在地上,恨不能砸出一个坑来。那是一个没落贵族在彰显他过往的不凡与高贵,按道理,他的言语的分量足可以在地上砸一个坑了。我却还是难以在他家幽黑黑的小屋里呆着,我害怕屋梁上悉悉索索的老鼠,也害怕衣柜里那断了一条腿的布娃娃,我不喜欢抬头读屋顶糊着的报纸时,发现报纸的另半张已经被新的报纸覆盖了。

于是我宁愿站在院门口,站在阳光里,张望这个我不曾了解过的城里人的世界。

上一篇:且把生死冷眼看

下一篇:春来草自青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