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那浓浓的庄情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9日 13:06:20

  山道弯弯,忽儿陡坡,忽儿路窄,两脚面宽的路,绕山一直走上山顶。那厚厚的野花野草,就像女孩身上的花衣裳一样好看,当地人叫它富子山,表弟的家就住在这座山上。

  山里人家不算多,只有不到百口人的村子。每年我在富子山表弟家都要住几个月,享受那里的风土人情。住的时间久了,就发现山里人情关系特别得浓,按山里人说这不算什么新鲜事。他们一代又一代,自然形成一种和谐关系,这让城里人难以做到。

  表弟家地多劳力少,一个儿子外出打工,眼看是春耕时节了,我都替表弟发愁。他却若无其事地笑笑说:“愁啥哩,我们山里有个风俗叫‘工变工’,会有人来帮忙的,”几天后果然来了几个壮实小伙,吆着牲口扛着犁头向山地走去。两天工夫把玉米种在地里。这种风气也渗透到方方面面,到了收麦、打碾和秋收季节,家家都忙着抢收下种,不是这家少牲口,就是那家缺人手。山里人就商量合作,集中力量一家一家去解决。只要主人家叫一声某人名字:“喂,他叔,今儿有空吧,给我家帮一天忙吧。”对方愉快地答应说:“没麻哒。”主人高高兴兴为他们熬几盅苦茶,端来几个蒸馍,一饱为乐。然后拿了镰刀钻进黄透了的秋田地里,弯下腰一阵便放倒一大片。

  山里人厚道,给别人帮忙没丝毫虚情假意,不讨价还价,实实在在。小到去沟里担一担水,借用牲畜,大到红白喜事,帮完忙就得走,主人家过意不去,硬留下吃一顿饭。女人的节奏往往比男人快,从地里赶快回来,急急燎燎的,抱一搂柴走进伙房,点火烧水,揉面动杆杖。一会儿薄薄的大头面片出锅了,提了小罐和白嫩的花卷子赶到地里。给帮忙者,满满盛一碗油泼辣子葱花汤面,香喷喷的肉丝丝,于是帮忙人端起碗呼噜、呼噜,美美饱餐一顿,几碗下肚,一时又来了精神。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