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扶貧路上的文學力量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7日 16:20:20

一覺醒來,詩人高凱發現,自己寫的《在臨潭我就想擼起袖子拔河》被朋友們轉瘋了。“臨潭的朋友告訴我,大家都在轉,覺得這首詩提氣,寫出了咱們臨潭人擰成一股繩、拔掉窮根的決心。”高凱說。這首詩的靈感來源於詩人在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臨潭縣採訪時的見聞,在鼓舞士氣的同時,當地政府還真的准備來一場萬人拔河比賽。

如今,越來越多的作家加入到脫貧攻堅隊伍中。

記錄下這場貧困斗爭史

如果不是被選派到四川省脫貧攻堅驗收考核抽查組,作家章泥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寫出《迎風山上的告別》這部小說。“我的創作之前很少涉及農村題材,但是到眉山市仁壽縣、達州市開江縣、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等精准扶貧一線一看,‘脫貧攻堅’這個大詞,一下子具體了。”章泥說,“在調查走訪中,我發現自己已經深入到現實的褶皺和細節裡了,創作沖動一下子被激發出來”。

在海拔4000多米、氣溫零下十幾攝氏度的高寒山區,在煥然一新的易地搬遷集中安置區,在一個個炊煙裊裊的村庄、一戶戶雞犬相聞的農家小院,章泥親眼見証了貧困戶們今非昔比的生存狀況、扶貧干部艱苦細致的“繡花功夫”和社會各方面力量的真情投入。陳貴群一家觀念的轉變,殘障兄弟陳又木、陳又林被送到特教學校的情節,貧困戶對“第一書記”小武的熱愛,都有真實的故事原型。

豐盈廣袤的社會現實給了作家創作的素材、靈感與動機,也點燃了他們忠實記錄扶貧工作中感人細節的熱情。

一天中午,高凱一行結束在臨潭縣術布鄉藏民龔永平家的採訪,坐到小餐館准備吃飯,發現平時負責點菜的臨潭扶貧干部全志杰不見了。找了一圈發現他正在復印店裡給幾張獎狀覆膜。

一問之下才得知,全志杰發現龔永平家三個孩子的獎狀貼在牆上,時間一長已經被煙火熏黑了,他摘下這18個獎狀,給它們覆了膜保護起來。扶貧干部的暖心之舉讓貧困家庭的孩子一下子懂得了珍惜榮譽,這件小事也被記錄在高凱正在創作的報告文學中。“孩子們回家看到獎狀都‘穿’上了新衣裳該多麼高興!”高凱說。

在實地採訪中,作家對扶貧工作的認識也逐步加深。

作家老藤的《戰國紅》寫遼西一個叫柳城的小鄉村,以陳放為代表的3位駐村扶貧干部在治賭、辦書屋、建企業、打井、栽杏樹、引自來水等一系列扶貧工作中化解矛盾,村民在脫貧過程中,思想觀念發生了轉變。

小說為什麼落腳在貧困戶思想觀念的轉變上?老藤說:“《戰國紅》主要突出了本村年輕人在扶貧中的成長,這是我在採訪中受到的啟發。扶貧關鍵在於扶人。尤其那些處於凋敝狀態的村落,建再好的房子、修再好的路、辦再好的企業,如果人沒有改變,項目沒有本地人接手,這種發展也不可持續,扶貧干部一走,一切喧囂又會歸於沉寂。”

“當代作家的創作,某種意義上就是制作‘時間膠囊’。”作家趙德發說。文學在為歷史存証的同時,將扶貧路上的感人故事傳遞給更多讀者,同時也堅定了扶貧工作者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心。“這種潤物無聲的宣傳,為脫貧攻堅廣泛凝聚社會共識營造了良好的氛圍。”老藤說。

發揮扶志扶智的特殊作用

2019年5月21日,雲南昭通學院的同學們迎來了兩位著名作家——葉梅和弋舟。在題為《有一些善惡終將由文學流傳》的講座中,葉梅說,“文學要洞察生活,見証善與惡,不能讓惡成為毒氣彌漫在茫茫人海中,也不能讓善淹沒在不斷流淌的長河裡”,向同學們分享了她對文學道德觀的理解。

這是中國作協社聯部的品牌活動——中國作家“文學公開課”的特殊一站。昭通地處雲南東北,貧困人口多,卻涌現出以“昭通作家群”為代表的諸多作家,形成獨特的“昭通文學現象”。

“文學公開課是一項播撒文學火種的公共文學服務活動。在昭通這一貧困地區舉行,有特殊的意義。我們希望通過直面名家,點燃同學們心中的文學夢。”中國作協社聯部主任李霄明說。

除了向貧困地區輸送新鮮思想與文化知識外,一些作家還直接幫助貧困地區建立基層文學組織,讓點燃的文學之火長明。

四川作家稅清靜2014年3月到樂山市金口河區挂職,他發現這裡的文學力量十分薄弱,文聯、作協都沒有,於是牽頭組織起金口河區作協。一些基層作者的作品登上了《人民日報》《民族文學》等國家級刊物。彝族女青年鄒燕以前是金口河的一名環衛工人,因為熱愛文學,通過不懈努力成長為金口河電視台記者,后來又擔任了金口河區圖書館館長。

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隻有改變貧困地區人民的精神面貌才能和貧困永遠說再見。各級文學組織正充分發揮文學扶志扶智的作用。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