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抒写工业大国 文学不能缺席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02:45:15

  2019年12月30日,北京北站。随着“龙凤呈祥”涂装的世界首列自动驾驶高铁列车缓缓驶出,京张高铁正式开通运营。同月,我国新开通运营的高铁线路有十多条,让世界再次见识了中国工业的奇迹。

  在此之前的2019年10月,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高铁作证》出版,并在两个月内七次加印,发行量突破6万册。这是中国高铁第一次进入小说书写的视野。

  中国文学与中国高铁的“相互成就”让人欣慰。可欣慰之余,又不免有些遗憾。大飞机、超级电网、核工业、超高压力机制造、重型装备制造……在中国从工业大国迈向工业强国的征程中,工业奇迹太多,可能够像高铁一样获得文学青睐的却少之又少。在日前举办的《高铁作证》作品研讨会上,专家们也普遍感觉,在中国文学的版图上,工业文学的身影过于单薄,在辉煌的工业成就面前,很多时候文学甚至处于失语状态。

  1 工业文学作品总量少,精品更少

  已故女作家草明,被一些评论家称为“中国工业文学的开拓者”。她一生有30多部作品,其中90%以上是工业题材。新中国成立前,她就创作出了《缫丝女工失身记》《原动力》等大量反映工人生产生活的文学作品。

  1949年第一次全国文代会提出了“工业题材”的概念,鼓励作家多写轰轰烈烈的工业建设生活。1957年,随着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完成,飞机、汽车等工业从无到有纷纷建立起来。工业题材文学创作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迎来了第一个高潮,出现了周立波的《铁水奔流》、萧军的《五月的矿山》、艾芜的《百炼成钢》以及白朗的《为了幸福的明天》、唐克新的《车间里的春天》等作品。

  改革开放后,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让工业文学又火了一把,接着张洁的《沉重的翅膀》、柯云路的《三千万》等工业题材作品纷纷问世。可随后,工业题材文学创作便迅速归于沉寂,尤其是21世纪以来,我国工业领域的变革风起云涌,变化翻天覆地,可除了少数报告文学作品对此有所反映,很多作家对此是失语的。文学评论家周纪鸿甚至称,“这些年来,我们对工业题材的忽视、对工人形象塑造的乏力以及对国企改革阵痛的视而不见,已经到了令人难以容忍的地步”。

  工业文学作品稀少在中国工人出版社总编辑董宽那里也得到了印证。他坦言,“中国工人出版社每年出版图书有200多种,但工业题材文学作品很少,2019年有10部左右,其他年份可能不到这个数字的三分之一”。总量少,精品更少。记者查阅了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后发现,农村题材、都市题材、历史题材、战争题材都不少,可工业题材大概只有20世纪80年代出版的《沉重的翅膀》一部作品。

  2 专业作家不愿写,非专业作家写不好

  工业题材文学作品少,优秀的作品尤其缺乏,董宽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专业作家尤其是知名作家的逃避”。事实的确如此。《乔厂长上任记》之后的蒋子龙,《沉重的翅膀》之后的张洁,几乎都再未涉足工业题材文学创作。

  板子似乎也不能完全打在作家身上。工业门类千万种,每一种都有很强的专业性,要想写好工业题材文学作品,作家就要对相关行业特别了解,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储备,否则很难写好,即使勉强写出来,在行内人眼中,也是错漏百出,不堪推敲。蒋子龙就曾形容,许多作家面对工业,“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聪明一些的都绕开工业去寻找灵感和激情”。而农村农业题材文学作品量大质优,很大程度上跟莫言、陈忠实、路遥、韩少功等作家,有农村生活经验,对农民非常熟悉有关。

  专业作家的缺席,抒写工业、描摹工人的担子,自然落到了非专业作家身上。这些非专业作家多为相关行业的从业者,有自己的日常工作,他们凭着一腔文学热情和对所在行业的了解进行着工业文学创作。比如,《高铁作证》的作者孟广顺,现任中铁二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长辛店》的作者黄建东、杨忠华原为工人;《国家荣誉》的作者邓勇、赛文德、陈磊,都是中铁二十局的工作人员。

  文学作品既要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副主任李朝全指出,非专业作家的工业文学作品大都纪实性有余而文学性不足,尤其在想象力、人物心理描写方面普遍偏弱。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李炳银更是指出,工业题材文学作品,稍不留神就会写成工程报告、大事记,干巴巴很枯燥。研讨会上,谈起《高铁作证》的瑕疵时,专家们的共同感受就是因为过于“写实”,而显得不够柔软。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