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戴锦华:我大概二十年不追踪中国当代文学了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3日 12:48:04

戴锦华:我大概二十年不追踪中国当代文学了

“我是标准的文学青年,曾经。后来很不成器成了文艺女中年、文艺女老年。文学青年在我的时代甚至70后的时代,很多时候意味着一种世界观,它是一种对于世界和人生的整体理解。”戴锦华坦言。

那么,文学到底是什么?文学对于文学青年意味着什么?为什么我们仍然需要文学? 对此,戴锦华的回答是: “ 一个文学青年后来发生了什么,不在于与文学相关。 尽管我是一个电影人,尽管我视电影为我的生命,但是好像电影也不可能具有和文学一样的丰富、庞杂和沉重,以及可能。 保持作为一个文学青年是一个状态,到今天为止,如果有一段时间不看电影,我会觉得我放假,我逃学,我偷懒,但是我没 有办法不读小说,不读小说我就活不下去。 ”

在作家路内《雾行者》的首发式上,戴锦华表达了对文学的追问,对文学青年的看法,以及1998-2008十年里的故事。

01“超过30万字,一律改名叫网络文学,不许叫严肃文学”

我首先必须跟在座的朋友们声明,我大概二十年不追踪中国当代文学了,所以其实我可能还不如你们有资格,我坐在这儿只是因为牙口比较老。我的评论只是我作为一个读者阅读了《雾行者》,还有我所走过的生命的路,和我对于今天世界文学的一点点认知,而不代表着文学评论,或者说权威的专业性的文学评价,我没有办法代表。

其实这本书交给我的时候,我就很发怵,因为我的基本观点是,严肃文学不能写太长。

我开玩笑,我说超过30万字以后的一律改名叫网络文学,不许叫严肃文学。因为网络文学的生产方式、发布方式、接受方式可以使得文学篇幅无尽长。而要捧读的严肃文学不允许太长。所以,我确实是带着某种拒斥的、陌生的和毫无期待的方式进入这本书,但是人物、角度抓住了我,使我读了下来。

我并不是认为他学了波拉尼奥,虽然他像《2666》一样分成很多不同部分,每个部分的叙事风格、角度、语言基调都不尽相同,尽管不像《2666》那么南辕北辙,可以当作五个长篇来读,每一个长篇都越读越精彩,近十年来我爱的小说就是波拉尼奥的《2666》。

罗贝托·波拉尼奥,《2666》

我也不要拔高路内,说路内和波拉尼奥一样伟大。因为

我对波拉尼奥的定位是二十世纪最后一个伟大作家和二十一世纪第一个伟大作家。

路内是非常重要的中国作家,他正在向伟大的作家进发,我没认为他已经抵达了伟大的作家的行列。但我没想到,这本厚厚的——一开始我有心里拒斥的,想把它贬低成网络文学的——小说抓住了我,我就读下去,没有障碍地,没有疲惫地把它读完了。

我觉得这本书抓住我的东西在于,路内很准确把握到一种

间性

,我只好用一个理论术语了。他小说所表现的人物、基调是他准确命题的(就是云中人、雾行者)。而这些人的生命过程、生命指向、自己对生命的体认和把握都是不可确定的,他们在云里雾里之间,他们甚至好像在悬浮之中。你可以说是被抛洒的、拨弄的小人物、棋子,但是他同时整个的书写基调、语言、人物、人物生活是如此“现实”。那种平实的语言和对这些人物生活的有质感的、细节的书写,和人物生命的悬浮,似乎始终被拖拽的状态,我觉得他在这两种力量之间书写。

所以,我觉得我们阅读这个小说,如果你们很喜欢路内,你们也很喜欢这一类型的小说的话,也许你会读很多次,每次读不一样的东西。第一次你一定读故事,你一定读人物的命运。

因为它有一种一个人物在严肃文学的深处召唤你的感觉。我是很久没有在中国当代文学当中读到了。

我说的是严肃文学,因为我们现在还有一个庞大的以网络为依托的市场化的东西。这里不褒贬,不一定说市场化的东西一定是低俗的,严肃文学一定是高雅的,但是在严肃文学的脉络当中,你很难再体验到人物在找你的感觉。

但是同时,你可以有一种不断的追问,同时又是小说自身的追问,关于文学是什么。已经问了一百年没有答案的问题。关于文学对于你意味着什么,文学对于文学青年意味着什么,文学对于作家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仍然需要文学,文学和叙事的关系,文学和语言的关系,文学和美的关系,文学和每一个人的生命追问和自我追问的关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