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重磅!毕飞宇入围《扬子江文学评论》2019年度文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3日 10:24:40

2020年伊始,就用一单年度文学排行榜打开新年的书单!

刚刚(1月4日),“《扬子江文学评论》2019年度文学排行榜”(第三届)(即原《扬子江评论》年度文学排行榜)在南京正式发布。

邓一光的《人,或所有的士兵》、田耳的《开屏术》、迟子建的《炖马靴》、 于坚的《父亲记》等作品领跑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诗歌、散文(含非虚构)五大榜单。江苏作家毕飞宇的《李商隐的太阳,李商隐的雨》入围散文(含非虚构榜单)、韩东的《韩东的诗》入围诗歌榜单。

为通过评论家的共识视野发现大时代里具有大格局、大气象的作品,推动当代文学健康繁荣发展,“《扬子江文学评论》年度文学排行榜”创办于2017年,已连续举办三届,这是国内首个由文学评论刊物推出的排行榜。前两届排行榜榜单发布后,立刻在全国范围引起巨大反响。提名评委采用分组提名的方式,将评委分为长篇小说组、中短篇小说组、诗歌散文(含非虚构)组三组,根据分组情况提交相应文学门类的候选作品名单,使提名作品较更为集中,共识度也更高。终评评委阵容强大,结构多元。主办方邀请了19位全国知名的权威的批评家、权威评论刊物主编担任终评评委,力求融合、体现职业背景、文学观点、地域、性别、年龄的多元性,以保障排行榜的视野足够开阔、全面。

“2019年度文学排行榜”提名程序于2019年11月1日启动,2019年12月1日截止。本届评审共邀请了39名提名评委,其中33名为青年评论家。提名评委分为长篇小说组、中短篇小说组、诗歌散文(含非虚构)组三组,根据分组情况提交相应文学门类的候选作品名单。同时,另设主编提名程序,提名评委分别为《人民文学》《收获》《钟山》《十月》《当代》《花城》六大文学期刊的主编。

经统计,提名阶段共回收榜单89份,有效提名413部作品,涵盖75家文学期刊和出版社。其中长篇小说29部,中篇小说78篇,短篇小说90篇,诗歌97首(组),散文(含非虚构)119篇。

终评评委之一、《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认为,今年的《扬子江文学评论》2019年度文学排行榜视野非常开阔,进入榜单的年轻作家的作品都可圈可点,“看这些作品不难发现,作家都不同程度打开了与现实的通道,自觉与现实、时代建立关系,每个人的笔数都回到了人的现实世界,审美的人性的世界。”

复旦大学教授郜元宝重点点评了散文排行榜,“能入围散文榜的作家往往不是黑马,而是文学界的‘成功人士’,在其他类型取得成绩之后笔墨深入散文,反而能写比一辈子只写散文的作者会更好,比如毕飞宇,所以跨文学的方向也很有必要。”

毕飞宇曾经在清华大学时代论坛举办了一场名为《李商隐的太阳,李商隐的雨》的讲座。

熟悉毕飞宇的读者都知道,一本《小说课》辑录了毕飞宇在南京大学等高校课堂上与学生谈小说的讲稿,所谈论的小说皆为古今中外名著经典,既有《聊斋志异》《水浒传》《红楼梦》,也有哈代、海明威、奈保尔、乃至霍金等人的作品。从事小说创作逾三十年的他有意识地避免了学院派的读法,而是用极具代入感的语调向读者传达每一部小说的魅力。毕飞宇在清华大学的这篇演讲延续了《小说课》的风格特点。演讲分两个部分,分别讲解了李商隐的《登乐游原》和《夜雨寄北》两首诗。李商隐《登乐游原》中“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两句最为脍炙人口,但毕飞宇独辟蹊径地从诗歌境界的系统性入手,结合李商隐的生平和晚唐的时代背景,讲述了“登古原”这几个字对于整首诗境界的提升。对《夜雨寄北》,毕飞宇从小说家的角度,分析了《夜雨寄北》的内部是如何隐藏了一部长篇小说的。在他看来,李商隐只用了23个字就写成了文学史上最为漫长的一场雨,秘诀在于他天才地处理了诗歌内部的时空关系。《夜雨寄北》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压缩了时间。这就像《百年孤独》,通过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压缩了时间,小说篇幅变小了,但容量变大了。而《夜雨寄北》这首诗内部的时间能够产生多大的爆炸当量,完全取决于读你的想象力,取决于你的人生阅历。

对于如今文学奖项越来越多的现象,北京大学教授陈晓明则认为,当下文学奖其实依旧偏少,“上个世纪80年代共创作出1000部长篇小说,现在一年就有一万部,作品太多怎么向读者推荐?如何进行经典化推荐?关注哪些作品?文学奖都对强调文学价值有一定意义。”

1

2

3

4

5

6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