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英国花园与植物采集的谎言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2日 15:16:47

  【深度解读】

  2019年,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厦门博物馆、南海博物馆、成都金沙博物馆等地陆续举办了清代外销艺术展,其中绘画作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门类。自乾隆二十二年(公元1757)广州被钦定为唯一的通商口岸,整个西方世界与中国的商贸往来便集中在珠江江畔的一小片土地上。这里的十三家洋行商馆成为中外贸易的枢纽。许多外销画便是以广州十三行景观为主题,描绘了清中期至鸦片战争前后珠江口岸的繁茂景象,为人们了解前现代时期的中国外贸提供了一幅幅微观而生动的画面。细心的参观者会发现,这些十三行风景画中的景致因年代不同而有着或大或小的差异,其中最显著之一便是关于英国行之前的花园。

  英国人建造花园之时,清廷已是风雨飘摇、内忧外患。1822年,十三行遭遇火灾,商馆毁于一旦。英国行在清理废墟之后,于门前广场建造了一座花园,后又企图扩建,招致广州官府反对。1831年,英国行的“违建”被拆除,园中林木也被连根拔除。不过,到了1834年,广州官府默认了英国花园的存在。此时距离鸦片战争爆发、英国海军舰艇驶入珠江仅有6年。一边是山雨欲来的中华帝国,一边是在珠江江畔花园中闲庭信步的英国人。清帝国垂垂老矣,而列强环伺,蠢蠢欲动。

  英国艺术史家孔佩特《广州十三行》一著以近半个章节的篇幅巨细靡遗地记录了这段造园史。随着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五口通商章程”的签订,广州作为中国唯一通商口岸的枢纽地位成为历史,十三行也胜景不再。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一场大火将十三行夷为废墟,英国花园荡然无存。不过,这一时期的大量外销画中都有对于这片园子的再现,或粗略或精细地记录了它的布局和形态,让我们一瞥园中景观。《南京条约》之前,十三行这片外贸飞地寸土寸金,商馆鳞次栉比,如晚清时期英国外交官巴夏礼所说:“房间与房间之间如此毗邻,门窗与门窗之间相对而开,几无隐私可言”。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单辟一片土地种植花草呢?这些向来标举实用主义的精明的英国商人,何以有如此的闲情逸致在异国土地上养花种草呢?是因为思乡心切,才把他乡作故园,将英伦景致移植到中国土地上吗?

  自然,造园一事似乎无关宏旨。在远离家乡的地方,有一座赏心悦目的园子,既可以陶冶性情,又可以暂缓对于故土的眷念。众人也多将园艺视作一种纯粹的审美对象,探讨内在于花园设计的艺术价值以及其结构形态的发展变化。然而,花园的筑建也指向了深层的文化意义。英国汉学家柯律格在《蕴秀之域:中国明代园林文化》一著中如此写道:“作为物质文化的表现形式之一,花园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品。”对于花园的理解不能脱离特定的历史语境与文化传统,将之视作一种自洽而抽离历史的观赏对象。花园或园林概念本身及其所指处于动态的历史变化之中,并没有恒定不变的意义。

  英国人向来热衷于造园。莎士比亚《理查二世》中将英国比作一座“以大海为围墙”的花园。剧中,感时忧国的园丁种下了一列芸香,将之称作“忧愁的芳草”。这也是英国文学中常被征引的名段之一。英国作家凯特·福克斯指出,“园艺可能是这个国家最普及的业余爱好了”。2011年,英国历史学家麦克法兰在清华大学国学院的讲演中,也颇费了一番唇舌强调“花园”之于英国文化的重要性。他认为,“早在18世纪后半叶城市化工业化之前很久,英国人对花和花园的兴趣已经广泛而浓烈。”更为重要的是,英人的花园美学与其国民性密不可分,“体现了某种独特之处”。他援引佩夫斯纳《英国艺术之英国性》一书,指出:“英式花园……不对称,不中规中矩,而讲究变化多端。”有意思的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麦克法兰并未进一步详述这一特征的缘由,只是强调18世纪之前,英国园艺并无出色之处,人工雕琢痕迹明显,“谈不上奇崛”,在18世纪中叶之后,英国的园艺风格才“大举侵袭”欧洲,对整个西方造园艺术带来了深远影响。那么,究竟是什么带来了这一变革呢?实际上,麦克法兰引以为傲的“不规则的、自然天成的”英伦风格恰恰师法于中国。

推荐文章
2019年09月23日 08:46:21
2019年08月31日 11:07:46
2019年07月12日 14:39:03
2019年08月17日 09:24:02
2019年11月30日 06:55:15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