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如果战争真的来临。。。。。。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1日 22:34:01

原创 堡仔 译言
业已西沉的日照使得四周围的光景看起来一片苍白,无论是在河暗的上方、或是河岸的下方,都可以看到那样的人,他们的身影投映在水面上。
那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
是男人吗?还是女人呢?脸部肿胀得歪七扭八,几乎是到了无法辨认的程度,于是眼睛被挤成像丝一样细、嘴唇彻底的溃烂,并且还暴露出痛处不堪的肢体。气若游丝的这些人们横躺成一排,随着我们的脚步从他们面前经过,那些奇怪的人们发出了细细、柔柔的声音,召唤着我们说“请给我一点水喝”、或是“请救救我”,几乎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请求。
闪闪发光的碎片和灰白色的余烬,宛如无限延伸的连续画景……
这是日本作家原民喜目睹罹灾后广岛的悲惨景象而记录下的文字,他流水般讲述死亡的种种事故,广岛现在依然有人在不断地找人,不断死去的如惨白人偶的孩子,叹息的农妇,大量关于当时场景的描写。除了惨状,文字无奈、苍凉的气质,弥漫开来,如空气一样包围着人心。
1945年,日本长崎和广岛遭到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原子弹袭击。出生于广岛的原民喜于1945年返回家乡,不久便遭遇原子弹爆炸。目睹广岛的悲惨景象,他写出了一系列以原子弹袭击为主题的作品。《夏之花》是他的代表作,书中如泣如诉地再现了广岛被炸前后种种人间地狱的惨象,揭示了遭受灭顶之灾的人们心灵、肉体所受的无可言状的残害。
1

如果战争真的来临。。。。。。

在夏季饱含水气的黄昏里,吴娑娑宇山显得鲜活动人、栩栩如生。平日里,与之相连的其他山峦总是展现出假寐的浅淡身姿,今天却精气蓬勃。云层在它们深不可测的身影间飘来往去,仿佛山峦们马上就要左右摇摆,大声呐喊,真是不可思议的风景。忽然之间,正三的眼前,围绕着这座城市,抑或更大的地方,描绘出如此画面……电车驶出市外,不知不觉飞越清冽的河流,正三目不转睛地凝视窗外的风景,沿线所见,是过去洗海水浴的人们嬉闹的景象,窗外吹来的风也满含怀旧的回味。而从刚才开始,那些令正三惊艳的中国山脉,也依然神采奕奕。暮色遍染的天空下,群山越发葱郁,濑户内海的岛影也清晰浮现。那波浪,那些蓝色平缓的波浪,被无穷的飓风煽动,眼看要狂躁而起。
正三的眼前,经常呈现熟悉的日本地图。广袤无垠的太平洋边际,散落着星星点点的日本列岛。B29编队从马里亚纳基地起飞,穿过云层背面,如星辰般闪过,日本列岛一下子近在眼前。八丈岛的上方,这支编队一分为二,一支径直朝富士山的方向去了,一支则沿着熊野滩,向纪伊水道前进。然而,有一架飞机却脱队越过室户岬,猛然飞向土佐湾……青色的平原上,耸立着巍峨群山,飞过山峰,便是如镜般平静的濑户内海。飞机一面检阅散布在这块镜面上的群岛,一面慢悠悠地在广岛湾上空盘旋。夺目的白昼阳光下,中国山脉和毗邻湾口的城市都泛起淡紫色的朦胧……不过,宇品港的轮廓倒是清晰可见,从这里开始便可以一眼俯瞰广岛市的全貌。沿着峡谷流淌的太田川在城市入口处分流,分支变得愈来愈多,整座城市在三角洲上不断延伸。这座城背后围绕着一圈低矮的山体,两处四方形的练兵场闪耀着强烈的白光。但是最近被这条河划开的城市,所到之处都是残余疏散痕迹的白茫茫空地,这些空地曾是针对燃烧弹攻击,铸下的铜墙铁壁……望远镜的镜头里,乍现一座大桥,此刻豆粒般的人群还在忙碌地来回穿梭,那应该是军队。军队在近段时间已经占领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别说练兵场满是他们如蚂蚁般的群聚身影,就连普通的楼房周围,都散布着他们的人……警笛是不是响了?无数排子车驶过街道,玩具般的火车慢吞吞地在市郊田野里行驶……寂静的城啊,永别了。
一架B29飞机迅速转身,从容地转舵飞走了。
2
.

如果战争真的来临。。。。。。

离我们躺着的地方约两米,有一株枝叶疏落的樱花树,树下躺着两个女学生。她们的脸烧焦了,瘦削的脊背暴晒在炎炎烈日下,呻吟着讨水喝。她们两个是女子商业高中的学生,来这里挖土豆,却不料遇难。接着又走来一位脸色乌黑,身穿裤裙的妇人,她放下提包,无力地伸开腿……日暮西沉,想到要在这里过夜,我一下子觉得无比的凄凉。
天亮前便不时传来诵经声,好像不断有人死去。朝阳高高升起时,两个女子商业高中的学生,都断了气。警察检查完趴在沟里的尸骸,朝身穿裤裙的妇人走去。她已瘫软,看来是凶多吉少了。警察打开她的提包一看,里面装着些存折和公债,原来是个遇难的异乡人。
中午时分,空袭警报伴着爆炸声响起。我们差不多适应了周遭的惨状,可疲倦和饥饿却越来越强烈。二哥家的大儿子和小儿子,都去了市里的学校,如今依然生死未卜。人在不断地死去,尸骸却无人收殓。人们怀着无望的心情,不安地走来走去。而练兵场方向,这时却自暴自弃地吹响了嘹亮的喇叭。
烧伤的侄女们哭得厉害,女佣不断地讨水喝。正当大家虚弱不堪时,大哥回来了。他昨天去了大嫂疏散的廿日市町,今天与八幡村交涉雇了辆马车来。于是,我们乘马车离开了这里。
马车载着二哥一家、我和妹妹,绕东照宫到饶津。就在马车从白岛进入泉邸时,二哥不经意瞥见靠西练兵场的空地上,有一具尸骸穿着眼熟的黄色短裤。他下车走了过去,嫂子和我也随之离开马车跟上。看着眼熟的裤子上实打实地缠着的腰带,瞬间了然,是侄子文彦。他的上衣没了,胸口附近拳头大小的肿块上流着液体,脸色乌黑,洁白的牙齿隐约可见,胳膊伸着,手指僵硬地朝里攥紧,指甲嵌进肉里。他身旁是一具初中生的尸骸,不远处,还有一具年轻女人的尸体,都以各种姿势僵直着。二哥打开文彦的手,将腰带作为遗物拿走,挂上名牌便离开了。遭此变故,真是泪干肠断。
之后马车朝国泰寺方向进发,穿过住吉桥便是己斐,醒目的废墟一览无余。刺眼的烈日下横亘着银色的广漠虚空,其中有街道,有河流,还有桥梁。到处是肿胀的尸体,血肉外翻。这无疑是精密布置出的新地狱,这里抹杀了所有人的气息,就连尸体的表情,也被某种模式化、机械化的东西所替代。尸体在痛苦挣扎的瞬间僵直,带着诡异的节奏。由四处散落的电线和无数碎片构成的这片虚空,画面令人痉挛。看着突然翻车燃烧的电车,倒地的马匹,巨大胴体四仰八叉,让人不禁联想到超现实主义画家笔下的世界。国泰寺的大楠木也被连根拔起,墓石散落一地,徒剩一堵外墙的浅野图书馆,成了尸体收容所。街上到处冒着烟,臭气熏天。过河之际,桥梁竟没有塌,着实让人意外。此处景象,或许用片假名乱描一气更为恰当。下面,我便插入一节。
闪耀的碎片
与烧成灰白的余烬
犹如空旷的全景图
赤红烧焦的人的尸体带着奇妙的旋律
一切都发生了吗 果真发生了吗
突然剥落了的 此后的世界
翻倒的电车旁
马的胴体 肿胀着发出
扑哧冒烟的电线的气味
本文所选片段摘自《夏之花》,想要了解更多请点击阅读原文
推荐文章
2019年08月17日 09:24:02
2019年08月31日 11:07:46
2019年11月30日 06:55:15
2019年09月23日 08:46:21
2019年07月12日 14:39:03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