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个明亮鲜活的现象”:万比洛夫作品的英译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9日 08:18:44

作为“革新俄罗斯社会—心理现实主义戏剧传统体裁的新经典作家”,万比洛夫(А.В.Вампилов/A.V.Vampilov,1937-1972)著有《窗户朝向田野的房子》(TheHousewithaViewtotheField,1964)、《六月的离别》(FarewellinJune,1966)、《长子》(TheElderSon,1967)、《打野鸭》(DuckHunting,1970)、《外省轶事》(ProvincialAnecdotes,1970-1971)、《去年夏天在丘里木斯克》(LastSummerinChul⁃imsk,1972)等为数不多的经典剧作。他留给世人的文艺遗产数量并不丰硕,体量亦不庞杂,但却充满深刻的思想性和高超的艺术性,足以构成莫斯科国立师范大学М.И.格罗莫娃教授所言的“当代俄罗斯戏剧中一个复杂难懂、从不重复、明亮鲜活的现象”。作为当代俄罗斯戏剧当之无愧的经典名家,万比洛夫与阿尔布卓夫、罗佐夫、沃洛金等人一道,在当代英美世界得到了积极的译介与多元的接受。万比洛夫的英译与其在俄罗斯的境遇,既彼此呼应,又有所不同。其中的重叠与交集,吻合与逸出,赞赏与误解,诠释与过度诠释,不仅彰显着万比洛夫剧作高超的艺术魅力和恒久的经典价值,也显示出英美知识界对万比洛夫的创作内涵及其意义空间的不断探索与逐步深入。

    万比洛夫作品的英译历程

在当代俄罗斯戏剧的英译历程中,万比洛夫应是译介次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传播影响最广、文学声誉最高的戏剧家,这成为一个新颖独特、发人深思的戏剧现象。万比洛夫天才般的艺术才华,与主流意识的有意疏离,对契诃夫传统的创造继承,与现代人个性体验的高度契合,以及其悲剧式的过早殒命,获得了英美世界极度的认同和欣赏。

作为当代俄罗斯戏剧创作的魁首,万比洛夫不仅在俄罗斯得到著名话剧团体、艺术剧院、青年作家、著名导演以及知名演员的青睐和模仿,而且,一如石公在《万比洛夫戏剧集》(赵鼎真等译,1980)的序言中所言,“国际戏剧界对万比洛夫也日益重视起来,西欧、美国、日本、东欧各国不断上演万比洛夫的戏;大量研究万比洛夫的学术论文相继出现;1979年,法国的一个国际戏剧节也认为万比洛夫在苏联当代剧作家中是一个值得研究的人物”。万比洛夫离世五年后的1977年,维克多·科米萨尔热夫斯基(VictorKomissarzhevsky)以独到的艺术眼光和敏锐的学术直觉,主编出版了《九部现代苏联剧作》(NineModernSovietPlays,1977)。其中,万比洛夫的经典之作《去年夏天在丘里木斯克》由维特林(MargaretWettlin)译为英语,由此开启了其作品英译之旅。

独幕喜剧《窗户朝向田野的房子》(Домокнамивполе)是万比洛夫的处女剧作,刊登于《戏剧》杂志1964年第11期。从创作特色和戏剧传统来看,该剧已然包含了日后万比洛夫剧作的特质,即任光宣主编的《俄罗斯文学简史》(2006)所言,“对俄罗斯腹地普通人生活的关注、轻松的幽默、对人际关系善意却又严厉的打量、善于展示人物复杂而丰富的生活”。1980年,费多洛夫(A.Fyodorov)将万比洛夫充满淡然忧伤的处女作《窗户朝向田野的房子》译为英语,刊发在专业文学期刊《苏联文学》(SovietLiterature)上。1980年,《1970年苏联最佳五部剧作》(FiveoftheBestSovietPlaysofthe1970s)在莫斯科出版,其中,高尔杰耶娃(MayaGordeyeva)与达维多夫(MikeDavidow)合译出《长子》。该剧在风格上充满悲喜剧性和幽默性,在内容上设有偶然性与巧合性的关联,在思想上探讨青年成长,反思人性,颇能体现万比洛夫早期剧作幽默隽永、忧伤淡然的特质。

1983年,温德尔(KevinWindle)与梅特卡夫(AmandaMetcalf)合译的《六月的离别:四部俄罗斯剧作》(FarewellinJune:FourRussianPlays),作为“当代俄罗斯书写”(ContemporaryRussianWriting)丛书之一,由昆士兰大学出版社出版。作为集中展示万比洛夫戏剧魅力的独立选集,该译文集收录《六月的离别》《长子》《打野鸭》和《外省轶事》四部剧作,基本囊括万比洛夫的主要代表作,意义重大。一般说来,万比洛夫的戏剧风格独特,与主流意识保持一定距离,极具个人辨识度和艺术独创性:戏剧背景具有边缘化特点,通常发生在远离首都的外省和偏离中心的小镇;剧作情节具有散文化倾向,比较老式平淡,带有比较复杂的荒诞性;戏剧人物具有多面性,彼此关系比较简单,人物多为圆形形象。一如阿格诺索夫主编的《20世纪俄罗斯文学》所评论的:“这是些不很善良的人,但又不是很坏;他们知道一切原则,但却又不总是遵守原则;不是绝对的傻瓜,但却根本也不真是聪明人;他们也识文断字,但绝不是博览群书;他们也关心父母、供养孩子、不抛弃妻子,但却不是爱他们当中的任何人;他们也在完成工作,但并不爱自己的工作;他们什么都不相信,但又迷信……”作为万比洛夫的第一部多幕抒情喜剧,《六月的离别》(Прощание в июне,1966)揭露了庸俗社会风气和物质交换准则对美好爱情和光明理性的侵蚀,既是作者对大学生活的致敬和纪念,也是对社会拜金主义和物质主义的批判,更有对人性的反思和对心理世界的探索。援引胡佛(MarjorieL.Hoover)的书评,在《六月的离别》中,“主人公的善良导致了一个与典型的万比洛夫女孩相爱的怀疑危机”;“在《长子》中真爱取得胜利,尽管必须承认,最初不太可能的借口是主人公只是房主的一个私生子”;“《打野鸭》只是对堕落主人公进行揭露,但对他的惩罚性质却未定”;《外省轶事》由《密特朗巴什事件》(AnInci⁃dentwithaPaginator,1971)和《和天使在一起的二十分钟》(TwentyMinuteswithanAngel,1970)两个独幕剧组成,风格清新隽永,忧伤淡然,引人深思,令人发笑,表现出作者对道德伦理的忧思、对社会丑恶的憎恶、对丑恶人物的嘲讽、对等级制度的抨击。遗憾的是,“万比洛夫可能最成熟的剧作,《去年夏天在丘里木斯克》,未出现在该文集中”。不过,“当然,这本选集的妙笔翻译,是受欢迎的。美国人会喜欢这个用他们自己的外省风格写成而非澳大利亚式的选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