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35年,记录当代文学的始末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8日 02:04:31

35年,记录当代文学的始末

涂自强的个人悲伤,《十月》2013年第2期。

35年,记录当代文学的始末

来来往往,《十月》1997年第4期。

长江商报消息 文学杂志《十月》创刊35周年,“最具影响力作品奖”昨日颁发

本报记者 卢欢

“一看《十月》发表过的作品目录,真吓一大跳。竟有这么多让我们熟悉不过的文学作品。”作家方方新近发出的微博里如此感叹。

昨天,大型文学杂志《十月》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颁发“《十月》创刊35周年最具影响力作品奖”以及“第十届十月文学奖”。获奖者莫言、铁凝、张洁、张贤亮、方方、池莉等当代文学名家均到场。方方新作《涂自强的个人悲伤》、池莉作品《来来往往》以及刘醒龙作品《天行者》获得“最具影响力作品奖”。作家林白凭作品《北往》获得“第十届十月文学奖”的“长篇小说奖”。

一本刊物

《十月》:见证中国当代文学的黄金时代

大型文艺杂志《十月》到今年已经走过35年。熟悉文学界的人说,“新时期文学”的持续繁荣,《十月》功不可没。“35年前,在北京市东兴隆街的一幢简易木楼里,北京出版社文艺编辑室的编辑们创办了《十月》杂志。20世纪70年代末和整个80年代,中国当代文学难以复制的黄金年代,《十月》顺应文学发展的变化,大量名动一时的佳作接连在此推出。”《十月》杂志35周年纪念刊上如是写道。

“这是‘粉碎四人帮’后首创的大型文学杂志,具有划时代意义。”方方称,“那时《收获》等老牌杂志尚未复刊,它的出现带动了各省市文学杂志的争相发展。之前国内很多文学杂志只青睐刊发短篇小说,而《十月》把中篇小说变成了当代文坛的主要形式,推进了新时期的中篇小说的繁荣。”

“新时期以来,《十月》杂志出人出作品出影响,是读者最喜爱的文学期刊之一。”王蒙说。张洁则感叹:“35年,就是我文学生命的始末。”许多作家都感叹自己与《十月》一起走过的“文学之路”。“我是和《十月》一起走来的,回头一看,脚印一串。”王安忆亦有此感。

一个奖项

获奖名单:一部当代文学史的精华版

“《十月》创刊35周年最具影响力作品奖”获奖名单上,28位作家的35部作品获得“最具影响力作品奖”。

从这份名单来看,诸多1980年代的文学骁将及他们的代表作重回读者视野。张洁的长篇小说《沉重的翅膀》、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废都》、张贤亮的中篇小说《绿化树》、李存葆的中篇小说《高山上的花环》、古华的短篇小说《爬满青藤的木屋》、海子的诗歌《太阳》、高行健和刘会远的话剧《绝对信号》,这些当代文学中极具分量的作品均“榜上有名”。更有眼尖的读者发现,当代文学史上的重要作家和作品,除了余华、韩少功、张炜、格非、***等作家外,该榜单几无遗漏。

莫言的两部长篇小说《天台蒜薹之歌》、《生死疲劳》双双获奖,这使得他又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并代表获奖作家发言。“那一年,大家都在传看《没有衬衫的红纽扣》……”,莫言此语一出,引起全场笑声一片。

本地作家

方方、池莉、刘醒龙获“最具影响力作品奖”

湖北三位作家及其作品名列获奖名单。方方凭借小说新作《涂自强的个人悲伤》获奖。这部小说把目光聚集到现实生活中的“蚁群”身上,揭示了“时代之痛”,在《十月》上首发后就被多家刊物转载。提起这次是发表后的首次获奖,方方显然很高兴:“这至少说明它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不过,对于得奖这个事,不能看得太认真,得了奖也没多了不得。你看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后,都忙晕了。”

池莉凭借1997年发表在《十月》上的《来来往往》获奖。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后,几乎是家喻户晓。这部作品通过下乡返城青年康伟业和几个女人之间的故事,揭示出人们在拥有了物质生活之后,在思想、道德、观念上的变化,以及对自我价值的找寻。刘醒龙的长篇小说《天行者》讲述民办教师艰苦卓绝而充满希望的故事,则是在荣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后再次获奖。

此外,“第十届十月文学奖”也于昨日颁出。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林白获得“长篇小说奖”,从莫言手中领到了获奖证书。她今年最新发表的长篇小说《北去来辞》始载于《十月》,题为《北往》。“她去了趟埃及后,加入了另一个人物的一条线索,扩写了《北往》。于是,《北去来辞》应运而生,被评论家认为是“为当下社会绘制了一幅精神图谱”。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