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法国在慢慢理解中国当代文学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18:35:07

[摘要]有关中国文学的书比较受欢迎,法国出版社也比较愿意出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不一定销量特别多,但这个现象已经不错了。

腾讯文化 陈默 发自重庆

法国中学开始大规模学中文

安妮·贝尔赫雷特·居里安在中国

“今天我坐在船上,真的感觉是在看一幅打开的中国卷轴山水画。”11月20日下午,在行驶于长江的游船上,法国翻译家安妮·贝尔赫雷特·居里安告诉腾讯文化。

“汪曾祺的文字也像画一样,即视性很强。”居里安接着说。作为译者,她曾把汪曾祺、陆文夫、韩少功、李锐、史铁生和香港作家梁秉钧的作品介绍到法国。

译者之外,她还有一重身份:法国国家科研中心近代现代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她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国当代文学、香港文学、侗族文化和比较文学。

居里安说起了自己翻译生涯是怎么起步的:三十多年前,还是法国东方语言学院法国文学系学生的她,因为对唐诗、中国绘画和现当代文学感兴趣,开始学习中文。后来,她又读到了冰心的《致小读者的信》。“它给我带来快乐的阅读体验,我很喜欢。后来,我就开始翻译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她说。

接下来,居里安详细讲述了自己翻译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的经历。

法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很喜欢汪曾祺

腾讯文化:你第一个翻译的中国作家是谁?

居里安:汪曾祺。我翻译了他的短篇小说《受戒》《大淖记事》和《晚饭花集》《岁寒三友》等。我特别喜欢他小说中的文化氛围。他描写1980年代人的眼光,使用了1940年代的民间文化资料,给我很多启发。

我非常喜欢他的审美态度。他恢复了一些传统,让1980年代的读者发现几十年前中国社会、文化的丰富性。当时经过“文化大革命”,年轻人对这一点并不清楚。那时候中国的新时期文学刚刚起步,很多伤痕文学作品也很有价值,而汪曾祺是用有点距离感的写法,讲述主人公的一些故事。我喜欢他用这种手法描写当代人的宏大问题。他的语言朴实、深刻,很简洁,很美,让人感动。老百姓看他的作品,也会感兴趣。

汪曾祺也画画。今天我坐在船上,真的感觉是在看一幅打开的中国卷轴山水画。汪曾祺的文字也像画一样,即视性很强。他擅长写短篇,在很短的篇幅中虚实结合。法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很喜欢他。

腾讯文化:接下来你又翻译了谁?

居里安:翻译汪曾祺的同时,我和一个中国朋友合作翻译了陆文夫的《美食家》——一般都是我对出版社推荐想翻译的中国小说,但这次是出版社邀请我翻译的。

陆文夫通过美食的故事,讲述了苏州在新中国成立后四十多年的历史。他跟汪曾祺一样,文化味很浓。不过他写的是长篇,汪曾祺是短篇。这本书比较好读,在法国各地都受到欢迎。

腾讯文化:听说你还翻译过韩少功的作品。

居里安:是的。我翻译了韩少功的短篇小说《诱惑》《山上的声音》《暗示》以及中篇小说《女女女》等。他的《鞋癖》也非常好,他曾在法国住过一个月,在海边写了这篇很有诗意的小说。现在我在翻译他的《马桥词典》,里面有韩少功考虑了很多年的文化问题。

韩少功通过独特的文字,关注社会性的问题,有哲学方面的一些思考。他很重视大自然,还写到“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文章内容丰富。他的写法很有力量。

“史铁生去世得太早了,我们都很难过”

腾讯文化:你还主编和翻译过《中国当代小说选集》。那是在什么时候?

居里安:1990年代。这本书由法国伽利玛出版社出版,里面有大概15个作家,每个作家一篇短篇小说,其中包括韩少功的小说《谋杀》、张炜的《一潭清水》。我选出篇目,请人翻译,我自己也翻译了差不多四分之一。其他的一两家法国出版社也出过此类选集。喜欢中国文学的法国读者慢慢开始知道,中国当代有很多好作家。

这个全集中,也有史铁生的作品。

腾讯文化:你怎么评价史铁生?

居里安:史铁生是很好的作家,他的短篇小说也很好。他的语言很美,思考很深,内心世界强大丰富。比如他的短篇小说《我与地坛》,写主人公的散行、对周围的观察,好像是很安静的描写,实际上在人生、人与人的关系方面给人很多的启发。我还翻译过他的《命若琴弦》,陈凯歌后来把它拍成了电影《边走边唱》。史铁生去世得太早了,我们都很难过。

我也和一个中国人合作,翻译过李锐的《无风之树》。他有很高的审美水平,我也特别喜欢他。

最近我与另外一个中国朋友翻译了张炜的《古船》。小说描写山东某镇一家人三十年间(1950-1980)的生活经验,内容与叙事深且全,很独特。

腾讯文化:你还研究中国当代香港文学。你翻译过哪些香港文学作品?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