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与科幻作家陈楸帆一席谈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3日 06:49:00

  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琼海12月12日消息(南海网记者 叶海声) 第四届中国文学博鳌论坛期间,记者采访了参加论坛的科幻作家陈楸帆。

与科幻作家陈楸帆一席谈

  南海网记者:刘慈欣先生带动了中国科幻文学热,您如何评价刘慈欣的作品?

  陈楸帆:在这20年中,刘慈欣先生通过两部力作:长篇小说《三体》三部曲,及由中篇小说《流浪地球》改编的院线电影,让中国科幻从边缘文类走向大众文化,甚至输出海外,辐射全球市场,走向国际化。引发了很多讨论,包括科幻究竟姓“科”还是姓“文”,科幻与现实应该保持怎么样的距离,中国科幻的“中国性”何在,以及困扰好些人的“科幻如何走向大众”的问题。

  南海网记者:经过了刘慈欣热,目前中国科幻文学的现状如何?

  陈楸帆:先看市场现状。科幻小说尽管起源于19世纪初西方工业革命的一种类型文学,诞生时也是面向最广泛青少年与大众的“通俗文学”,但经过两百年的发展,面临媒介环境竞争激烈,读者注意力资源被摊薄的外部冲击,也面临着题材同质化严重,形式创新不足,过度精英化、圈子化、内卷化的内部困境。而在中国市场,马太效应非常明显,据相关媒体报道,刘慈欣作品占据了原创科幻图书市场销量的百分之八十,这种情况既正常又不正常,说明科幻人才梯队还没有建立起来。

  南海网记者:您怎么看国外的科幻作品?

  陈楸帆:举个最为经典的例子,在2016年1月的一份统计报告显示,《星球大战》系列全球范围内创造的产值高达300亿美元,其中不仅包括来自电影票房的62.2亿,2019年最新数字已经达到82亿,还包括录像带、DVD及数字视频134.48亿、图书出版18.2亿、电子游戏34亿、玩具销售121.07亿件,特许授权商品的授权收入8.25亿等等。可以看出,比起广义的衍生品市场,电影票房收入只是很小的一块,更不用说图书出版,它们是真正面向最广泛消费者,制造文化热潮的大众商品。

  但这样的情况经历了长期的努力,经历了近百年从漫画、杂志、图书、影视、游戏、主题乐园、全产业链的漫长生长与探索。文学作为叙事的根基,作者作为创意的源泉,绝不是缺席的,而是一直深入地与各领域的从业者互动,甚至直接参与到许多大众产品的开发过程中,比如阿瑟·克拉克就与库布里克共同编剧,诞生了影史杰作《2001:太空漫游》。可以说,没有科幻文学的引领,就不会有今天称霸全球的好莱坞科幻影视文化工业。

  这对当下中国科幻文学、科幻影视走向大众有重要的启示。

  南海网记者:您认为科幻影视大有可为吗?

  陈楸帆:在《流浪地球》成功之后,中国影视圈掀起了一股科幻电影热潮,许多电影从业者纷纷拍起了科幻片,言必称“刘慈欣”、“《三体》”,却对科幻、科技了解得不多,认为只需要看几部好莱坞科幻片,花大价钱请特效团队,买大IP,用流量明星,就可以能征服市场和观众。今年夏天另一部国产科幻大片的史诗级失败便证明了这样的“大干快上”并不能换来成功。

  南海网记者:作为过来人,您认为该怎么对待科幻文学和影视的创作?

  陈楸帆:我们更需要踏实地提升科幻文学创作水平,扩大作者队伍,开拓题材与风格的多样性,寻找与中国情感、中国文化、中国精神相连接的中国科幻故事。对于创作者来说,也许有三个维度值得努力:

  1.提升作品的科学维度

  我国正处于转型期,从依靠人口红利与劳动密集型产业驱动的传统经济模式,向依靠科技创新与制度优势驱动的新型现代化社会升级。在这过程中,大力发展航天科技、量子物理、人工智能、5G通讯、生物基因、区块链等面向未来的尖端技术。如何让技术为民众所认知、理解、接受,将成为国家能否顺利转型的文化基础。

  在这一过程中,科幻创作者应该主动地接触、学习、吸收最新的科技发现与成果,提升自己的科学素养,并转化为创作素材。可通过官方或民间机构组织的科技企业采风活动、与科学家面对面活动等,深入第一线进行交流探访,建立密切联系,让科技与科幻真正做到水乳交融、相得益彰,创作出真正反映时代科学理念与精神的优秀作品。

  2.创新作品的美学维度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