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鲁迅等文学大咖亲身实证:南京是座诗歌城 12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3日 08:27:36

    □紫金山/金陵晚报记者 殷静 整理

  在《唐诗三百首》的研究中,着墨最多的城市当属南京,并且《昭明文选》《文心雕龙》等诗文领域经典著作皆诞生于南京,在流淌千年的金陵文脉中,诗歌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劲旅。
  近日,向“文学之都”致敬·诗人雅集活动在万象书坊举办,同时香港国际诗歌之夜也登陆南京,数十位国内外顶级诗人齐聚一堂,共谈诗歌的前世今生。
  从古至今,南京这座诗歌之城吸引无数文人骚客流连吟唱,它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让无数文人竞折腰?

  一
  南京城为官十载,汤显祖作诗赞叹琉璃塔

  1584年,奔波十三年考出个功名的汤显祖,于第二年自请出任明朝廷南京太常博士。在应天府(今南京)为官十年间,汤显祖作为“资深驴友”打卡了应天府众多名胜古迹,他所创作的众多诗歌都是对应天府城市生活的描绘,诗歌之后辑入《玉茗堂集》。
  汤显祖笔下应天府的春日,暖风和煦,青山绵延,“天宫缭绕金陵麓,人家映带秦淮河”,应天府已成为他心里红尘中富贵之地。
  在应天府为官第一年,汤显祖便立即动身游览天妃宫。在天妃宫看着南京城,“表里都城如玉砌,高低道院似云屯”,如琢如磨美玉般的城市之景令他难忘,参差不齐的寺院如云雾聚集一般。
  夜游秦淮,亦是汤显祖了解应天府的保留节目。1590年,汤显祖曾与友人一起在秦淮河上泛舟,与300多年后朱自清、俞平伯在秦淮河中听到的生涩歌喉不同,明代万历年间的秦淮河上戏曲声不绝于耳,“俨佳宾其已齐,放宽波而试剧”客人皆已到场,那便放声婉转歌唱,让戏韵在秦淮河上飘荡。
  安徒生童话《天国花园》中的瓷塔指的便是明朝南京城外大报恩寺琉璃塔,1412年明成祖朱棣为纪念王母硕妃,于南京城外修建大报恩寺及大报恩寺琉璃塔。
  琉璃塔九级八面,若站在塔身的最高层,便可以俯瞰南京明城墙内外,甚至可眺望至长江对岸的盛景。
  百年后,“驴友”汤显祖游玩至此时,以“回听风穴壮,侧看飞鸟怯”表达对琉璃塔的惊叹。

  二
  南京生活一年,闻一多出版诗集《死水》

  在生命长河中,一年时间短暂,但对于闻一多而言,在南京的365天弥足珍贵。
  1926年11月,闻一多在南京租了房子,将家人从老家接来一起生活,这是自上海屡次求职碰壁后的新机会,他被国立东南大学(今南京大学、东南大学等校前身)聘为外文系主任。
  朱自清评价闻一多道:“学者的时期最长,斗士的时间最短,然而他始终不失为一个诗人。”
  南京时期闻一多诗歌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件莫过于诗集《死水》的出版,这部诗集决定了闻一多在中国诗坛的地位。
  沈从文1930年在杂志《新月》上发表文章,认为闻一多的诗集《死水》是一本理智的静观的诗。
  《红烛》与《死水》皆是闻一多的代表作,前者收录了他从清华校园到美国阶段的诗歌创作。《死水》一出,搅“活”了诗坛之气,进一步让闻一多的名气在中华大地上回响。
  南京时期,闻一多还与友人左明交流写诗的经验。
  在给左明的信中,闻一多谈到自己作诗,往往在第一时间不成诗,而在感触已过的数日后乃至数月后,才开始进行创作。“拖延症”的后果便是只记住最根本最主要的情绪轮廓,然后用想象来装成那模糊的轮廓。庆幸自己这种“坏习惯”的后果虽是其结果往往失之于空洞,但“刻露”的毛病决不会有了。

  三
  南京求学时期,开创了鲁迅的诗歌创作

  1898年5月,鲁迅揣着母亲给他的8块银元来到了南京(当时称江宁),于江南水师学堂求学。
  在南京的一段时间内,文学大师鲁迅也不由得产生诗意,先后写下《别诸弟三首》《庚子送灶即事》等诗作。
  学者王吉鹏曾在文章中写道:“青年鲁迅南京求学时期的诗歌,是他一生诗歌创作的开端。社会时代、家庭和个人生活、古代文化的熏陶,使鲁迅较早地有了诗人气质、情绪和创作的冲动。”
  离开故乡,来到南京,袭上鲁迅心头的是浓浓的乡愁。别诸弟诗鲁迅共写了6首。前往南京求学,并不仅是为了谋求未来的生路,更多的是作为长子担起家庭重任的信念,发出“我有一言应记取,文章得失不由天”的豪言之语。
  讽刺幽默是鲁迅文学作品的文学特色,青年鲁迅来到南京时,“毒舌”的功力在诗歌创作中已得心应手。
  《庚子送灶即事》中,“家中无长物,岂独少黄羊”,鲁迅以送灶这一传统习俗为着力点,辛辣地“吐槽”灶王爷不问贫富敛财,也讽刺富人奢侈求富的扭曲观念。
  历史风云变幻后,对现代南京而言,诗人的人格魅力仍在这座城市向外辐射,诗人韩东、胡弦等人以现代视角与历史诗人相呼应,共鸣谱奏一曲城市之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