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著名作家杨晓升做客福建省文学院讲述新媒体时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6日 10:38:14

东南网11月25日讯(本网记者 蔡丽洁)11月23日晚,著名作家杨晓升做客福建省文学院,讲述“新媒体时代,作家该写什么,怎么写?”

杨晓升从文学创作所面临的外部和社会情况环境、作家创作的内部因素、文学与生活的关系、文学与新闻的区别、文学与现实的距离等方面,举例梁衡、刘震云、毕飞宇、韩少功、严歌苓、米兰昆德拉、海明威等中外作家的文学创作观,阐释文学创作的意义与方式。

杨晓升认为文学创作是具有强烈个体色彩的精神劳动。全球范围内的文学创作面临着互联网技术的冲击,近年来各地纸媒不断锐减,互联网用户急剧增加。尽管如此,目前我国作家的创作环境,仍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好的黄金时期。他说道:“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变革的时代,日新月异的生活、五光十色的人生、光怪陆离的社会、多元的价值观和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为作家提供了丰富多彩、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此外,杨晓升认为我国政府对作家的扶持也优于他国。

现场,杨晓升引用《文艺报》曾发表的评论文章《余华<第七天>引发探讨:小说如何深度表现当代中国》,阐明文学如何关注和书写现实。他表示,“文学要想高于生活,必须具有文学性,要有对生活的洞见与表现”;他引用米兰昆德拉的表述“我理解并赞同布洛赫反复坚持过的观点:小说之存在的唯一理由,在于发现那些只能为小说所发现的东西。如果一部小说未能发现任何迄今未知的有关生存的点滴,它就缺乏道义。认识是小说的唯一道义。”说明文学具有审美与认识两个功能,即文学作品是及时揭示、反应现实生活的,读者可以通过另一个角度看待当下的现实。

对于时代的变迁,文学应该如何创作。杨晓升列举具体作品阐明优秀文学创作的规律。他举例铁凝成名作《哦,香雪》,表明文学的价值在于以小见大,激发读者的联想,预见并直视广阔的时代背景和社会变迁;举例《北京文学》曾经发表的作品《待嫁》,说明小说故事和情节能否发生出乎意料的反转的重要性;以小说《一壁青苔》强调小说应该揭示生活的复杂性;以汪曾祺的短篇小说《陈小手》,表明小说应该揭示人性善恶并塑造调性人物。

杨晓升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任《北京文学》社长兼执行主编。2013年,他曾持续一年在《北京文学》发起以“寻找文学的意义”为主题的大众文化问题讨论。活动结束后杨晓升归纳了自己对文学意义的认识,他认为:文学是倾诉与表达思想情感的最佳方式;文学能让你一定程度获得心灵的自由与自尊;文学创造艺术精神财富的同时能让你留下生命的文字印记;文学能最大限度延长你的事业寿命直到生命终结;优秀的文学作品能为读者提供美的享受与思想的启迪。

讲座中,杨晓升还向写作者发出“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文学?”“写作如何不断地超越自我?”等拷问。本次活动由福建省文学院主办,为“礼赞新中国,奋进新时代——当代文学70周年系列讲座”之一。现场观众聚精会神,收获良多。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