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村上新作六位译者:日本畅销书读者是中国广场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9日 20:08:08

村上春树的短篇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出版,引导我们把视线投向日本当代文学。青阅读同题书面采访了村上新书的六位译者,东邻的文学风景,尚有许多值得探究之处。

1村上春树的短篇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总体水准如何?

2村上的作品在中国及西方很受欢迎,但为什么日本文坛对他比较冷淡?他近年的作品包括这部短篇集,在日本也有不成功、无趣、走进了死胡同之类的评价。

3哪些有价值的日本当代的作家作品,我们没有翻译或翻译得很不够?

4日本哪个纯文学类的奖“含金量”最高?文学奖还能对文学的发展起到真正的促进作用吗?

5如今文学普遍被边缘化,文学创作在日本当代文化中还有较大的影响力吗?

林少华:永远才华横溢的作家,哪儿都不存在

中国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大陆版村上春树作品最著名的译者。

1.(对村上这本书的)总体感觉,好像比以前郁闷了。以前的九本短篇集——这本正好是第十本——即使郁闷,闷到最后也总会多少有个小出口,会有一缕光照透进来。而这本则差不多成了老鼠笼子,只有入口没有出口,或者说到处充满凄风苦雨。如果说以前写的相对孤独,这回写的则是绝对孤独。村上在去年11月3日也就是这本书出版半年后,接受日本《每日新闻》采访,再次谈起《没有女人的男人们》,断言这本书的主题是“孤绝”。他说:“在这里‘孤绝’成为一个主题。尽管中心是男人失去女人的故事,但较之具体的女性,莫如说是由于‘对自己必不可少的东西’的缺失而深深怀有‘孤绝感’这一处境的表象。年轻时的孤独可以事后修补或挽回,但超过一定的年龄,孤独就成了近乎‘孤绝’的东西。我想描写与此相似的光景。我也已经六十多了,觉得可以一点点写这种东西了。”就是说,女人在这里只是个符号,是个例子,是个象征,是个隐喻。换句话说,你缺少什么,“女人”就是什么,可以是车子、房子、票子,也可以是工作、升迁以至自由、体面、尊严。

我猜测,村上作品中一以贯之的个人对周围环境、对于社会和体制的那种违和感、游离感,随着年龄的增加,以及感受和认识的加深,渐渐变成了一种近乎“千山鸟飞尽,万径人踪灭”的悲凉感、绝望感,所以他才要通过这本书表达不像过去那样可以抚摸和把玩的相对孤独的绝对孤独,用村上的话说就是所谓“孤绝”。

至于总体水准如何,如果是指作品的艺术性,那么恕我直言,看不出有明显的超越。莫如说让我意识到某种局限性——任何作家都有其局限性,都有潮起潮落。换个说法,永远才华横溢、永远处于巅峰状态的作家,这个世界哪儿都不存在。村上春树也概莫能外,这很正常。

2.在日本,村上是个另类作家,始终没有被主流文坛所接纳或“招安”。作为村上本人,其着眼点也始终是读者,而不把评论家放在眼里。这未尝不是评论家们“对他评论不高”的一个原因。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例如对《寻羊冒险记》、《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奇鸟行状录》和《海边的卡夫卡》总体上肯定评价高的居多,尤其对《奇鸟行状录》,几乎无不刮目相看,就连大江健三郎也不吝溢美之词。

3.相比于日本介绍中国当代文学,我们对日本当代文学的介绍,数量上不知高出多少倍。不仅一流二流,而且三流四流以至不入流的也介绍过来了。用个流行说法,较之总量扩张,是不是该进入内涵式发展阶段了?世界上任何东西——尤其文学艺术——最后都要以质胜出。

4.芥川奖和直木奖一般最受推崇。说起来,村上始终无缘于这两个奖。所以与其评估其艺术“含金量”,还是实际一些,看它的经济“含金量”更为稳妥——它有一笔不小的奖金,又能有效拉动作品销量,这对作家生计无疑是个支援,客观上起到促进文学事业发展的作用。

5.文学是关乎心灵的语言艺术,只要人心不死,文学就不会死。无论在世界哪个地方。

国际关系学院日语专业研究生导师。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的《失乐园》、谷崎润一郎的《疯癫老人日记》等。

竺家荣:获奖作品的水准较从前有所下降

1.虽是有幸初次翻译村上,但对他的文体并不太生疏,感觉一如以往的精致、凝练、伤感、悲凉。引人入胜的情节,风趣幽默的对白,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开放式结局都在诉说着村上式的人生感悟。如同许多作者一样,文学即是人生,村上这本短篇集虽是一蹴而就,亦不无多年的生活沉淀与艺术冥想的沧桑之感。这种圆熟之境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螺旋式的回归原点。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4:25:24
2019年07月12日 14:25:15
2019年07月12日 20:18:45
2019年07月30日 11:03:30
2019年07月12日 09:41:08
2019年07月11日 16:23:05
2019年07月12日 14:25:19

热门标签